歡迎您!

equifax美國有三間信用紀錄公司,其中一間名叫EQUIFAX,最近發覺電腦被入侵,有一億四千萬美國人的個人資料被盜用,這是最嚴重的資料盜用事件之一。雖然你沒有直接與EQUIFAX公司有來往,但由於你的信貸紀錄一直被銀行和信用卡機構報入EQUIFAX,你全部個人資料都在EQUIFAX的電腦裏面。 被盜用的資料包括:工卡號碼、出生日期和帳戶紀錄。

請每一位讀者都到EQUIFAX公司特定的網址(點擊以下圖像或點擊這裡 equifax1進入後放入自己的姓(Last name)和工卡號碼最後六個數字,便馬上可以知道個人資料是否被盜用。假如的確資料已經被盜用,EQUIFAX會免費給予你一個信用監察(credit monitoring)服務,由一家名為 TrustedID Premier機構提供,假如申請的人太多, Equifax可能會給你一個幾天後的日期,你到時回來便可以放入個人資料參加信用監察服務。

此外,不要忘記每一個人每年都可以獲得三個信用紀錄公司的免費信用報告    (www.annualcreditreport.com ),自己應該定時查閱信用報告,確定沒有身份被騙徒盜用。

 

查看你是否可得最高$900賠償

 

cruise comp

在8月22日的理財分半鐘節目,我提到有一個集體訴訟,假如你的電話號碼是在訴訟範圍之內,便可以填表申請,可能獲得高達九百元的賠償。請點擊這裡便可以到該網站查閱。

三言兩語

剛開始十二天地中海遊輪之旅,只作真正的三言兩語。

希拉莉新書

pjimage-22-640x480封面就像她真人—單調卻一味表現自己。其實大家對她為何落敗都心裡有數,她歸咎所有人(除了自己),是無聊與無恥之作,純粹為了吸金,希望以後都不要看到她的嘴臉。

足球員侮辱國旗

季前賽中幾十名球員在播送國歌時抗議,球季正式開始有大約十名球員抗議,原因是美國人歧視黑人,和順便支持前四九隊四分圍因抗議而導致失業。可是,這些球員大部份是黑人,年薪達數百萬,怎能說是被歧視?

Equifax事件

Equifax被人偷去一億四千多萬美國人的全部個人資料,要面對國會調查和集體訴訟賠償,聲譽受到嚴重打擊,未必能夠生存,起碼CEO要引咎辭職,高層大換血。

9/17/2017 at Rome

淺釋總統有關DACA的宣佈

DACA-infographic-copy-4-low-low-res-1024x791

這兩天你會聽到很多有關於DACA的聲音,有人用這個議題猛烈攻擊特朗普總統,說他沒有良心、是希特拉再世、是要將 這些非法移民的子弟趕盡殺絕等等,到底這是什麼一回事?

話要從奧巴馬時期容讓非法移民(特別是來自墨西哥)大量湧入開始說,奧巴馬在2014年選舉前為了爭取西裔選票,試圖特赦這些非法移民,讓他們將來都成為公民。可是,他明知道國會不會批准,因此他非法地利用總統行政指令(executive order),準備分兩批去推行特赦。第一批是特赦成年的非法移民,第二批是特赦16歲以下非法移民的孩子。前者名叫DAPA (Deferred Actionn for Parents of Americans and Lawful PR),後者就是DACA(Deferred Action for Childhood Arrivals)。說穿了,兩者都是奧巴馬違反憲法擅自使用總統行政指令去大赦數百萬非法移民。 在未解釋這兩個行政指令的命運之前,讓我先簡單解釋一下美國三權並立的制度。

美國先賢們為了防止國家出現獨裁者,憲法上清楚規定三權分立,三權就是:立法權、司法權和釋法權;立法權是屬於 國會(包括參議院和眾議院),司法權是屬於總統和整個聯邦政府,釋法權是屬於法院。這個三權分立的制度不單是聯邦憲法指定,每一個州也是按著這個原則。憲法上有關於制定移民的法例乃屬國會的權力範疇非常清楚,假如要改變移民法律,容許非法移民成為合法居民和公民,必須先由國會立法才能實施。奧巴馬總統明知道國會不會通過,自己亦曾公開承認總統沒有權去改變法例,但依然在第二任選舉前幾個月不惜越權,以行政指令方式改變法例,讓數百萬非法移民獲得大赦。

DAPA被德州告上最高法院,2016年六月判決,由於九個大法官當中 Antonio Scalia 逝世,當時只有八名大法官,結果是四對四,DAPA無法實施。可是,DACA卻沒有被告上法庭, 因此有大約80萬非法移民的子女暫時獲得居留權和工作權,並且獲得政府福利,每兩年重新申請一次。這些非法移民的子女被美其名為「尋夢者」Dreamers,但其實都是非法移民。

這兩天特朗普宣佈停止DACA,是否他要將這班年輕人全部遞解出境呢?絕對不是,他只是從現在開始停止讓非法移民子女可以留下和工作,即是要實施移民法例,但對這80萬名年輕的非法移民,他只是要求國會在以下6個月訂出處理的法則 ,我相信結果也是會讓他們留在美國。但特朗普這樣做,是尊重憲法的三權並立原則,將立法程序交回國會,在這個過程中特朗普總統敦促他們要作出合理的安排,意思就是說要讓這些年青人可以留在美國生活。但特朗普聰明之處,就是他不要像奧巴馬一樣用非法的手段來達到目的,而是將這個燙山芋交回國會,迫使兩黨議員齊心去處理這件奧巴馬遺留下來的蘇州屎。因此,責罵特朗普無良的人,是在不明白整個情況之下又中了「逢特必反」的主流傳媒的毒素。

後記:政治家都是一口兩舌,立場隨時可以改變。這幾天希拉莉出聲大力反對遣返DACA非法移民年青人,但2014年她口口聲聲說要遣返這些孩童,出爾反爾,到底要遣返抑或收留?

9/6/2017

最後一次電台節目

moneyradio

三藩市傾談八點正之「生財有道」現場理財問答節目,逢星期三晚八至十時風雨不改,一做便做了十九年半,2017年8月30日是這個節目最後的一次。這一天晚上節目,我邀請了過去曾幫我主持節目的陳操勳會計師、理財顧問譚樹桓先生和保險業專才關兆邦先生和我一同主持。還有Alice wong姊妹,他是我們開始的時候負責接聽電話。這裏收藏了當晚的錄音和兩張相片,以留為紀念。點擊即可進入收聽和閱讀。(….)

民主黨,共和黨–誰維護民權?

許多華人擁護民主黨,因為民主黨派福利,更有人以為民主黨一向為少數族裔爭取權利。請看這個短片,上一課近代美國歷史,你會大開眼界。為了你能對短片內容清楚了解,我特地將影片講述的每一句為你翻譯如下:

當你想到「種族平等」和「公民權利」時,你會想起哪個政黨?共和黨抑或民主黨?大多數人可能會說:民主黨。但是,這答案不正確!

民主黨自1829年成立以來,曾經抗拒每一項主要的民權倡議,並長期進行種族歧視行為。民主黨捍衛奴隸制、發動了內戰、反對戰後重建、創立了三K黨、實施種族隔離(segregation)政策、對黑人進行私刑,以及反對20世紀50年代和60年代的民權法案。相比之下,共和黨成立於1854年,是個反對奴隸制的政黨。共和黨的任務是停止奴隸制蔓延到新開發的西部地區,並以完全廢除奴隸制為目的。這方面的努力卻在1857年受到重大的打擊–最高法院在Dred Scott versus Sanford一案裁定奴隸是不是公民,他們只是物業。七名贊成的大法官全部都是民主黨人,其餘兩位投反對票的大法官是共和黨人。

奴隸制這個問題最終要以血腥內戰解決,戰爭的統帥是第一位共和黨的林肯總統,是他解放了奴隸!南方叛軍投降後六天,民主黨人 John Wilkes Booth刺殺林肯總統,林肯的副總統是民主黨人安德魯·約翰遜(Andrew Johnson),他就任後堅決反對林肯釋奴的計劃,拒絕將釋放的奴隸融入南方的經濟和社會秩序。約翰遜和民主黨反對第13憲法修正案(廢除奴隸制)、第14修正案(給予黑人公民權)和第15修正案(給予黑人投票權)。這三個修正案都是因為共和黨大力支持才能通過。

在戰後重建(re-construction)的年代,聯邦軍隊駐在南部幫助維護新獲得自由的奴隸們的安全和權利,結果在1900年數以百計的共和黨黑人當選為南部7個州議會議員,22名共和黨黑人在美國國會擔任議員;民主黨在1935年前沒有選出一名黑人國會議員。重建結束後,聯邦軍隊撤出,民主黨人重掌權力,馬上在南方重建白人至上主義(white supremacy),實施歧視黑人的法律措施,限制黑人擁有財產和經營企業的權利,向黑人徵收人頭稅,和用識字測驗去阻止黑人行使公民投票權。他們如何執行這些壓迫黑人的苛政呢?是通過恐怖手段,大部分由民主黨人福雷斯特(Nathan Bedford Forrest)發起的三K黨執行。正如民主黨人歷史學家埃里克·福納(Eric Foner)指出:“三K黨是服務於民主黨利益的軍事力量”。民主黨人威爾遜總統經常徵詢三K黨意見,他在許多聯邦政府機構實行種族隔離,甚至在白宮觀賞種族主義的影片“一個國家的誕生”(原名為3K黨歷史)。

1964年,國會考慮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民權法案(Civil Rights Act), 受到民主黨議員極力反對,80%共和黨議員支持法案,民主黨支持的不到70%。民主黨參議員使用fillibuster拖延手段75天之久,直到共和黨找夠選票才能打破僵局,讓民權法案獲得通過。

當民主黨奴役黑人和阻止他們投票的努力失敗後,民主黨提出了一個新的策略:既然黑人有投票權,不如用計令黑人投民主黨一票。民主黨林登·約翰遜總統談到民權法案時聲稱:我要叫這些黑鬼(Nigger)以後200年投票給民主黨。如今,民主黨穩拿從前他們迫害的黑人的選票,並謊稱共和黨才是歧視黑人的黨派。事實上,民主黨向黑人推行失敗的政策–大規模地派發政府福利,摧毀了黑人的家庭、反對給予黑人選擇校的權利,他們困在最差的的學校。在黑人社區,由於警察必須遵守政治正確的理念,令黑人聚居的社區無法防衛暴力犯罪行為。

再問,當你想種族平等和公民權利時,哪個政黨應該浮現在腦海中?

我是卡羅爾·斯溫(Carol Swain),范德堡大學(Vanderbilt University)政治學和法學教授。感謝收看。

8/29/2017

你真的要「政治正確」嗎?

左翼人士一向都非常注重「政治正確」(Political Correctness),似乎是很尊重人權和平等,避免得罪少數族裔或侮辱弱勢群體,但其實是他們扼殺言論自由的手法。一向他們只容許他們應同的言論被發表,與他們看法不同的言論便是帶著仇恨(hateful)和歧視的言論。近期這些左仔發起要摧毀一些歷史人物的銅像,便是將政治正確發揮到一個極端荒謬的地步。假如美國人民不譴責這些行為,大有一發不可收拾的趨勢。這裏有一個五分鐘的影帶,由George Will講解政治正確的荒謬。George Will文章的用辭一向都比較深,這篇講話也有些稍為艱深的辭語,但只要你細心聽,一定可以明白他的意思。

甚麼是「左派」、「右派」?

大家經常都會聽到「左派」或「右派」這兩個名詞,在我的網頁上有時會看到我鬧一些「左仔」,最近維珍尼亞州發生暴亂衝突,「極左派」和「極右派」大打出手,到底什麼是「左派」或「極左派」,什麼是「右派」或「極右派」呢?本文為你解釋。

政治上所謂「左傾」或「右傾」,乃源自18世紀法國大革命前夕,當時國會為國家的前路經常進行辯論,當時國會議員們分開革命派和保皇派,前者支持鬧革命、廢除君主政制,要翻天覆地改行民主政制;後者屬於思想保守的保皇派,他們堅持維持現狀,不想國家有重大的改變,堅決要保留君主制。這兩批政見不同的議員在國會內分別坐在講台的兩邊,支持革命的議員坐在講台的左邊,要維持現狀的保皇派坐在講台的右邊,中立的議員則坐在中間的座位,從此便開始了所謂「左派」、「右派」和「中立派」的名稱。當然,今天在美國的左右派的政見與當時法國國會很不一樣,請大家首先看以下這個簡圖:

leftandright

大部份美國選民都屬於民主黨和共和黨,以中間偏右為多數,目前共和黨控制了參眾兩院和白宮,在政治上佔了優勢。可是,美國主流傳媒絕大部份屬於左傾,去年大選亦看出許多年青人左傾至擁護社會主義,若不是民主黨總部大力偏幫希拉莉,一向公開宣揚社會主義的桑德士差一點便可以擊敗希拉莉。如今希拉莉落選,民主黨領導成為真空,其黨政綱正繼續被普露斯、Maxine Waters、E.Warren這些相當左傾的領導人牽制,偏左的情況比前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次維珍尼亞州衝突事件,是極左派發動要摧毀美國內戰南部將軍Robert Lee的銅像,有些右傾的民眾發動抗議行動, 但一般開始便被極右派(納粹主義者和法西斯主義者)佔據了會場,並與極左派(無政府主義者及共產主義者)發生武鬥。我在前一篇文章已經將極左和極右兩派的組織名稱列出。特朗普總統在事後發表演說,同時譴責雙方極端分子滋事,傳媒馬上認為總統應該更嚴厲地斥責極右派,但總統第一次講話時沒有指明是什麼組織,憎恨特朗普的人便立刻指責總統容許仇恨與暴力;總統在第二天講話中指名斥責極左和極右派的組織名稱,但傳媒卻仍指責他偏袒極右派,打擊極左派,因此他本身必定是個有偏見和充滿仇恨的白人至高主義者。這其實是個十分荒謬的指責,事實上當人大打出手的真正是極左和極右兩幫搞事分子,總統同時譴責雙方是正確的。

以下我將左右兩派的政見列出,讓你可以作一個比較:

compare8/21/2017

要閱讀先前的三言兩語請點擊這裡

sermon header

chinese history header.jpg

Lam Comments Header

first-page-header-3

first-page-header-5

first-page-header-2

first-page-header-1

first-page-header-4

first-page-header-8

first-page-header-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