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

intro  email   program schedule tours  facebook

 請點擊進入

block 2   block 5   block 3   block 4   block 1

block 6   block 8   block 7   block 9 health

六月二十八日星島中文電台訪問

我們談到加息止通脹是否有效,也討論了最高法院最近三個石破天驚的判決。

我在六月七日時事縱橫的錄影

拜登政府對通脹用錯藥

Inflation

聯邦儲備局拼命加息, 企圖去控制通脹, 是完全沒有作用的. 要明白這個道理必須明白兩種不同的通脹成因.
 
第一種通脹叫做Demand Pull — 消費者需求太強, 貨品供應不足, 導致價錢上升, 因為大家都在搶購. 增加利率可以減低消費需求, 藉此控制通脹.
 
第二種通脹叫做Supply Push — 物料供應不足, 以致工資與貨品製造成本上升, 貨品價錢也跟著上升. 加息對這種通脹不單止沒有作用, 反而令貨品成本和價錢進一步上升,結果經濟倒退。
 
美國目前面對的通脹並非第一種, 而是第二種, 主要是因為原油和天然氣供應不足, 令能源價錢飆升, 汽油價錢快要達到$7/加侖的歷史高峰(有專家估計會達到$10/加侖), 各行各業的營運成本隨著大幅度增加, 導致百物昂貴. 加息是火上加油, 令貨品成本更貴.
 
明白以上, 就知道為何拜登政府根本不知自己在做什麼. 如今通脹的起因是他一做了總統便馬上透過行政指令改變川普時代的能源政策, 包括停止開採頁岩油(shale oil), 停止Keystone Pipeline… , 全部都是以氣候變化作為理由,其實是荒謬的左翼謬論. 川普總統時代美國能源不單止自給自足, 還可以成為世界最大石油出口國家, 當時失業率下降,經濟強勁物價卻沒有上升, 汽油價錢每加侖$2.5, 利率超低, 各行各業欣欣向榮, 是因為政策正確.
 
一日拜登政府不改變能源政策, 一日美國的通脹率會繼續上升. 聯儲局可以將利率加到卡達總統時代的18%也是於事無補. 要對症下藥, 修改能源政策, 參考川普時代的成功實例. 可惜拜登姓賴 — 賴疫情, 賴俄烏戰爭, 並認為控制通脹的方法是make sure the wealthiest corporations pay their fair share, 連Jeff Bezos都要出嚟恥笑他.
 
6/16/2022

特朗普總統發表生日感言

10 Things You Didn't Know About Donald Trump | National News | US News

特朗普總統是美國最偉大的總統之一,他四年任內全心全意使美國強大,使人民生活更好。他不是一個完美的人(除了主耶穌世上沒有完美的人),但他竭盡所能為美國帶來繁榮安定。我懷念他,祝福他,渴望他或像他的愛國者再次領導美國,帶領我們走出現今嚴峻的困境。

以下是他在2022年六月十三日發表的生日感言中文翻譯,敬請細讀。

我們的國家正在遭受苦難。我們的經濟在陰溝裡。通貨膨脹猖獗。汽油價格已經達到了歷史最高點。船隻無法卸貨。家庭無法獲得所需的嬰兒配方奶粉。我們在全世界顏面盡失。我們從阿富汗撤軍是一場災難,讓我們付出了寶貴的美國人的鮮血,並將價值850億美元的地球上最好的軍事裝備送給了我們的敵人。

數以百萬計的非法移民正在向邊境進發,入侵我們的國家。我們的白宮一片狼藉,而民主黨人就在本周宣布拜登不適合競選連任。而民主黨國會的重點是什麼?一個袋鼠法庭(kangharoo court),希望能夠轉移美國人民對他們正在經歷的巨大痛苦的注意力。

1月6日的事件已經發生17個月了,民主黨人依然無法提供解決方案。他們急於改變一個失敗的國家的敘事,甚至不提幾個月前由激進左翼造成的破壞和死亡。請不要搞錯,他們控制著政府,他們是這場災難的主人,他們希望這些聽証會能以某種方式改變他們失敗的前景。

某位民主黨人曾經說過:“問題是經濟,笨蛋!” 那麼,民主黨人現在似乎認為美國人是 “笨蛋”。他們不是。美國正在崩潰,而民主黨人沒有解決方案。在民主黨的領導下,我們的國家沒有希望向好的方向轉變。人們已經絕望了。民主黨人不是在解決問題,而是在重提歷史,希望能夠改變敘事。在我執政期間,我們的國家正在蓬勃發展,我們的經濟很強大,並且汽油價格非常低。最重要的是,我們受到尊重,也許是前所未有的。在川普政府的領導下,美國繁榮昌盛。

虛假的調查

非經選民投票選出來的「1月6日委員會」正在玷污我們認為神聖的憲法的一切。如果他們有任何真正的証據,他們會以平等的代表權舉行真正的聽証會。他們沒有,所以他們利用非法成立的委員會,為美國人民上演了一場極其醜惡的表演,再次,以可憐的最後努力來欺騙美國公眾。

我們的憲法保護與指控者對質的權利,尊重公平審判的權利,並且,在我們的司法系統中,獲得法律代表的權利是最重要的。平等的代表權和提供反駁証據的機會是我們法律程序的基礎。該委員會抹殺了這些權利,是對正義的嘲弄。他們拒絕讓他們的政治對手參與這一過程,並排除了所有可証明自己無罪的証人,以及任何輕易指出他們故事中的缺陷的人。

支持 “使美國再次偉大”(MAGA) 運動的証人被關起門來審問,並被命令不得記錄自己的証詞。我的工作人員、我的朋友、支持者、志願者、捐贈者,受到了數小時的審訊 – 很多時候與1月6日無關。由於明顯的原因,他們的生活被攪得天翻地覆。他們被告知這是一項正在進行的調查,任何對審訊的復制都會被視為試圖干涉調查。他們被堵住了嘴,受到了威脅,在某些情況下還被毀掉了。

然而,這個未經選民投票的偽委員會與他們的媒體傀儡協調,在沒有任何反對意見、盤問或反駁証據的情況下在國家電視台播放他們的 証人証詞。美國公眾有權了解真相,看到每一個証人証詞,但這些腐敗的官員們卻試圖用他們政治上合適的旁門左道來強行灌輸給公眾。

這個叛國的 “委員會” 的成員在害怕什麼?為什麼他們不能讓人們聽到反面的意見?為什麼他們對公眾隱瞞証據,只展示有利於民主黨人的高談闊論的信息?他們害怕失去話語權。因為他們的政治對手可以很輕易地表明這個委員會是如何對國家撒謊的,並且剝奪了美國人的合法權力。

民主黨人創造了1月6日的敘事,以轉移對2020年的選舉被操縱和偷竊這個更大和更重要的事實的關注。兩黨的政客們,但主要是民主黨人,與企業精英合作,剝奪了美國人選舉我們自己的領導人的權利。為了做到這一點,腐敗的官員違反了他們自己州的法律。

三權分立的目的是將制定法律的權力授予立法機構,將執行法律的權力授予行政部門,以確保沒有官員成為獨裁者。沒有一個分支應該擁有完全的權力。它必須在不同的分支之間分開。在2020年,三權分立被拋到了腦后。州行政部門,無論是紅州還是藍州,都決定完全無視州法律,制定自己的規則,並執行它們。換句話說,他們成了我們憲法旨在防止的小獨裁者。

他們非法擴大選民名單,非法允許選票收割和填塞票箱,濫用郵寄選票,將共和黨人從計票場所中趕走,虐待養老院的老人,用捐款賄賂選舉官員,在選舉之夜停止計票,給民主黨人額外三天時間來收割選票,並要求美國人民相信這是合法的。

這個非經選民投票的委員會的整個騙局是一個厚顏無恥的試圖轉移公眾對真相的注意力的嘗試。事實是,美國人在2021年1月6日大量出現在華盛頓特區(但很少被媒體披露),要求他們的當選官員們對整個選舉中明顯的犯罪活動跡象負起責任。那些本應是公僕的人卻正在利用政府的權力來對付委托給他們權力的人。我們已經被出賣了。

由於這個非經選民投票的委員會拒絕讓他們的政治對手參加聽証會,公眾很可能不會聽到許多愛國者反駁廣播中的這些謊言 – 至少在這些聽証會上不會。這都是一個荒謬的、叛國的企圖,以掩蓋民主黨人操縱選舉,並為自己的利益抽走美國人的自由和權力這一事實。

在這個袋鼠法庭上,如果沒有來自保守派的政治、法律或証人代表,就隻能靠美國愛國者用信息武裝自己。這次聽証會不是關於1月6日,而是關於11月3日。這裡才是究竟發生了什麼:

停止點票

在選舉之夜,美國人看到我對喬·拜登的領先優勢越來越大,因為我將再次取得勝利。到11月4日上午,即選舉后的第二天,我在賓夕法尼亞州領先70萬票(1),在密歇根州領先30萬票(2),在佐治亞州、亞利桑那州和威斯康辛州領先幾十萬票(3)。然後,那些破壞三權分立的 “小獨裁者” 們做出了停止點票(4)的叛國決定。同樣是這些州,他們在一天之內計算了數百萬張選票,但為了在接下來的四天內計算幾十萬張選票,以便在11月7日宣布競選結果,他們不得不停止點票(5)。

他們在一天內計算了數百萬張選票,為什麼還要花4天時間來計算幾十萬張選票呢?他們需要時間來販運選票並操縱選舉結果。沼澤地決心保持他們對權力的控制,他們推遲了宣布選舉結果,以便在知道他們需要多少選票來擊敗我之後,可以找到、制造或生產更多的選票。他們作弊了!沒有任何合理的解釋,為什麼剩下的幾張選票比選舉日的幾百萬張選票多花了這麼多時間 – 除非他們需要販運更多的選票,而且花了4天的時間來生產選票和做這件事。如果沒有精心設計的選票販運計劃,他們不可能做到這一點。

販運選票

備受尊敬的 “真實投票”(True the Vote)組織的凱瑟琳·恩格爾布雷希特(Catherine Engelbrecht)和格雷格·菲利普斯(Gregg Phillips)向全國人民展示了民主黨非法販賣選票的計劃的確切情況。他們花了多年時間調查選舉犯罪,他們的辛勤工作為美國提供了許多人一直在等待的無可爭議的証據。“真實投票” 組織與迪尼斯·德索扎(Dinesh D’Souza)合作制作了大型紀錄片《2000頭騾子》,該片提供了民主黨人制造的選票販賣計劃的視頻証據。

恩格爾布雷希特和菲利普斯利用他們購買的地理圍欄數據來隔離和識別潛在的騾子。與毒販一樣,在這種情況下,騾子就是那些受雇從非營利組織非法販運選票並將其投入投票箱的人。他們使用的搜索標准是隔離曾去過10個或更多投票箱的手機數據,同時在兩周內至少訪問5個確定的非營利組織(6)。

任何個人都沒有合法的理由訪問10個或更多的投票箱。為什麼有人需要投票10次?再加上在同一時間段內,同樣的人也在訪問自由派非營利組織的辦公室。

至少有一名在尤馬(Yuma)的非營利組織的舉報人站出來証實,這些組織作為販運中心,讓騾子去取選票,然后把選票投到投票箱(7)。亞利桑那州的一名婦女已經承認了參與這種選票販賣計劃的六級重罪(8)。而民主黨人的這種行為還得到了稅收減免!

“真實投票” 組織和當地執法部門持有顯示騾子將許多選票投入投遞箱的監控錄像,這証實了恩格爾布雷希特和菲利普斯收集的地理圍欄數據。聯邦調查局也是用相同的監控証據來識別1月6日抗議者的(9)。事實上,聯邦調查局在45起針對1月6日抗議者的刑事案件中使用了相同類型的証據(10)。

然而,不誠實的媒體把專家放在前面和中心,告訴美國,“真實投票” 的証據不可靠(11)。而這種証據正是聯邦調查局用來對付1月6日抗議者的証據!怎麼可能這樣的証據對於識別1月6日抗議者的不可或缺的工具,當應用於選票販子時,科學就成了不可靠的,不精確的了呢?這種虛偽令人窒息!沼澤地為了保持對權力的附加鎖定,已經把他們欺騙美國公眾的程度吹到了底部。值得慶幸的是,美國人正在為他們所相信的東西負責,而且根本不再相信這種說法。

事實是,照喬·拜登的說法,沼澤地創建了 “美國政治史上最廣泛和最全面的選民欺詐組織”(12)。其中心就是販運選票。

數學

非法收割選票的行為是對民主進程的侮辱,但更重要的是,媒體向我們提供了虛假的說法,說這是美國歷史上最安全的選舉。這簡直是胡說八道!數據告訴我們,這個系統是如何被破壞的。數學顯示,它改變了選舉的結果。

僅看恩格爾布雷希特和菲利普斯確定的已知販運者,即2000頭騾子,我們就知道,他們每人平均訪問了38個投遞箱,平均每箱5張選票(13)。這意味著共有38萬張非法選票通過投票箱被投入到選舉中。我們還知道,他們以特定的郡為目標,以影響選舉的結果。這些郡中的許多隻相差幾千票。

根據這些數據,佐治亞州有250頭騾子,24個投遞箱,平均每個投遞箱投進5張選票,非法選票的總數就達到了3萬張(14)。而佐治亞州的獲勝票數只有11,779張,這意味著僅靠販賣選票就能改變選舉結果。佐治亞州還有很多其他可疑的活動,但販運選票本身就足以改變選舉結果。佐治亞州的16名選舉人票本不應該投給拜登。

在亞利桑那州也發生了類似的情況。200名被識別的騾子平均有20個投遞箱和5張選票(15)。這意味著至少有2萬張非法選票。而亞利桑那州的選票差距只有10,457張,這意味著僅販運選票就足以使該州翻盤。亞利桑那州的11張選舉人票本不應該投給拜登。

“真實投票” 組織僅在費城就發現了1100頭騾子,每個騾子平均有50個投票箱,每個投票箱投入5張選票。這就有27萬5千張非法選票。賓夕法尼亞州的選票差距隻有80,555張,這意味著,僅費城的選票販運計劃就足以使整個賓夕法尼亞州翻盤。該州的20張選舉人票不應該給拜登。

這三個州表明,僅非法販運選票計劃就足以改變選舉的結果。但其他州的情況如何呢?

密歇根州發現了500頭騾子,平均訪問投遞箱50次,按每次訪問投入5張選票算,總共收獲了12.5萬張選票。拜登在密歇根僅以154,188票獲勝,這意味著,選票收集計劃至少縮小了差距,使投票站的工作人員隻需要在全州范圍內制造29,000多張選票。我們都看到,底特律市民在 TCF 中心外進行抗議(17), 因為共和黨人被排除在選舉過程之外,這是最重要的一次(18)。他們在裡面做了什麼?他們是否丟棄了共和黨人的選票?他們是否打印了新的拜登選票?沒有人被允許在密歇根州進行調查。

恩格爾布雷希特和菲利普斯在威斯康辛州發現了100頭騾子,這些騾子平均有28個投放箱,每箱按投入5張選票算(19)。這就是14,000張非法選票,而領先的票數是20,682。這樣一來,民主黨人隻需要通過增加拜登的選票或放棄川普的選票來彌補6,000張票。我們知道,民主黨人虐待養老院裡的老人,很容易產生超過6,000張非法票(20),或可能更多。他們不得不以多種方式作弊竊取威斯康辛州,但犯規的証據數量超過了威斯康辛州的勝出的票數達數千票之多。

僅憑佐治亞州、亞利桑那州和賓夕法尼亞州(還有其他州),選舉團的票數就會是川普279票對拜登259票。但他們作弊了。看看我們這個國家的成了什麼樣子!

但如果有更多呢?

如果 “真實投票” 組織識別騾子的標准過於保守,而不是用識別那些去了至少10個投遞箱,並且去了自由派非營利組織5次或更多次的人為標准呢?定在每個人訪問投票箱5次怎麼樣?任何人都極不可能在同一時間跨度內,在訪問非營利組織的同時,還需要去五個投票箱。這個數據是驚人的!與其說是2000頭騾子,不如說是54,000頭騾子(21)!如果他們把搜索范圍擴大到更多呢?這個數字就會變成天文數字,其結果將是對川普的壓倒性勝利。這一切都在政府制作的現場錄像裡。

繼續保守估計,每頭騾子隻投三張選票,有54,000頭騾子,數字就會大幅飆升。在威斯康辛州,有83,565張非法選票被販運,是領先數的四倍多(22)。在佐治亞州,有92,670張非法選票被販運,是領先數的8倍多(23)。在賓夕法尼亞州,有209,505張選票被販運,超過了領先數的2倍(24)。在密歇根州,有226,590張選票被販運,比領先數高出數萬張(25)。在亞利桑那州,有207,435張選票被販賣,幾乎是領先數的20倍(26)。採用這種略顯保守的計算方法,再加上執法部門使用的地理追蹤數據,我確定地贏得了所有有爭議的州。最后的選舉人數應該是川普305票對拜登233票(27)。

此外,”真實投票” 很可能沒有發現100%的騾子,從而使數字遠遠大於壓倒性的范圍,而且還有更多的騾子在那裡,對選舉的影響比我們意識到的更多。這根本不是一場接近的選舉。

超越常軌

自1980年以來,美國有19個郡投票給獲勝的總統候選人,它們被稱為風向標郡(28)。在19個一貫投票給獲勝候選人的郡中,有18個郡投票給了我,難道我們應該相信喬·拜登贏得了選舉嗎?

喬·拜登,一個從未離開過自己的地下室、沒有提詞器就不能說話的候選人,在兩次高調的選舉中表現得比奧巴馬和希拉裡·克林頓還要好(30)。拜登在黑人社區的表現甚至超過了奧巴馬,但隻是在重要的搖擺州。這不是很神奇嗎?這是不可能的。

地下室裡的拜登在佐治亞州富爾頓郡(Fulton County, 亞特蘭大)和密歇根州的韋恩郡(Wayne County, 底特律)獲得的選票分別比奧巴馬多131,733張(53%)和1,917張(0.3%)(31),這兩個地方是美國黑人人口最多的地方(32)。拜登在佐治亞州的科布郡(Cobb County)比奧巴馬多贏得了89,321張(52%)(33),在密歇根州奧克蘭郡(Oakland County)比奧巴馬多贏得了85,093張(24.4%)(34 )。要麼是美國有很多黑人選民比認同奧巴馬更認同喬·拜登,要麼是民主黨人在竊取黑人的選票 – 我們都知道這個答案。

顯然,喬·拜登在亞利桑那州的受歡迎程度是巴拉克·奧巴馬的兩倍,即使在黑人和西班牙裔選民中也是如此。“瞌睡喬” 在亞利桑那州馬裡科帕郡(Maricopa County, 鳳凰城)總共贏得了1,040,774張選票。這比奧巴馬在2012年獲得的票數(532,284張)多出508,490張,幾乎是奧巴馬2012年在這個關鍵搖擺州表現的兩倍。拜登在內華達州拉斯維加斯(35)、威斯康辛州麥迪遜(Madison)(36)、威斯康辛州綠灣(Green Bay)(37)以及全國其他一些城市繼續取得超越奧巴馬的令人難以置信的成功。這根本不存在。

在賓夕法尼亞州的六個最大的郡中,拜登的表現據稱超過了奧巴馬2012年在費城創下的紀錄。在費城,拜登創下了46,766票(8.3%)的記錄﹔在阿勒格尼郡(Allegheny County, 匹茲堡),拜登創下了80,914票(23.2%)的記錄﹔在蒙哥馬利郡(Montgomery County),拜登創下了91,950票(40.4%)的記錄﹔在巴克斯郡(in Bucks County),拜登創下了45,114票(28.2%)的記錄﹔在特拉華郡(Delaware County),拜登創下了41,618票(25.2%)的記錄﹔在蘭卡斯特郡(Lancaster County),拜登創下了28,739票(32.99%)的記錄。這一趨勢在賓夕法尼亞州的許多小郡繼續存在(38)。在整個聯邦范圍內,拜登在2012年比奧巴馬多獲得550,781張選票(39)。

扎克伯格的金錢

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為全國各地的選舉活動捐款4.19億美元(40)。據稱,由於中國病毒(COVID-19)的影響,這筆錢被用來使選舉更加安全。然而,這筆錢並不主要用於對中國病毒的防護,盡管有些確實用於這一目的。例如,在威斯康辛州,這筆錢的條件是五個最大的郡採用僅有民主黨人的倡議的《威斯康辛州安全投票計劃》(Wisconsin Safe Voting Plan, WSVP)(41)。這五個關鍵郡是密爾沃基(Milwaukee)、基諾沙(Kenosha)、麥迪遜(Madison)、拉辛(Racine)和綠灣(Green Bay),被稱為 “扎克伯格五郡”(42)。

扎克伯格通過設在伊利諾伊州的自由派非營利組織 “技術與公民生活中心”(Center for Tech and Civic Life, CTCL)注入資金,該中心獲得了大部分資金,至少有3.5億美元(43)。CTCL 是一個激進的左派組織,由奧巴馬基金會的研究員和奧巴馬任命的人員組成(44)。幾乎所有的錢都流向了民主黨管理和控制的地區 ,隻有很少的錢流向了共和黨的地區,這只是為了裝點門面。他們給我們扔了一塊骨頭。

根據威斯康辛州特別顧問的報告(45):

從特別顧問獲得的文件中可以看出,另一個選舉目的是存在的。這另一個選舉目的是將 CTCL 和他們的盟友私人公司、扎克伯格5郡、以及880萬美元的私人資金融合在一起,在這組城市開展聯合行動。其重點將是促進增加親自投票和缺席投票,特別是在他們的 ”有色人種的社區“。見,例如,App. 7-27(WSVP)。從一開始, WSVP 合同及其私人資金的目的是讓扎克伯格5郡使用 CTCL 的私人資金來促進更多的親自投票和更多的缺席投票,尤其是在目標社區。

根據這份特別顧問的報告,由扎克伯格資助的自由派非營利組織 —— 扎克伯格還試圖在其社交媒體平台上控制選舉敘事 —— 就其資金的真正用途向公眾撒謊。如果他們沒有做錯任何事情,為什麼要撒謊呢?正因為他們在做錯事,而且他們知道這一點。他們知道這些錢是以他們控制選舉過程的能力為條件的。特別顧問進一步在他的調查結果中指出:

任何城市的選舉官員接受 CTCL 或其他人的私人資金以促進城市內的親自投票和缺席投票的協議,表面上違反了《威斯康辛規程》第12.11條關於禁止選舉賄賂的規定。

CTCL 協議從表面上看違反了《威斯康辛州規程》第12.11條的選舉賄賂禁令,因為參與的城市和公職人員收到了私人的錢財,以促進該城市的親自投票或缺席投票。在2022年和2024年的選舉周期中,任何類似的協議也將是被禁止的選舉賄賂。

根據威斯康辛州特別顧問的說法,這筆錢的目的是影響親自投票和缺席投票,這將直接影響選舉結果(47)。另外,根據威斯康辛州特別律師的說法 – 這就是賄賂。

扎克伯格應該受到刑事起訴。選舉法禁止個人每年捐贈超過5000美元,但扎克伯格卻捐贈了4.19億美元。

而且,這不僅僅是威斯康辛州。根據 CTCL 向美國國稅局提交的990稅表,CTCL 向50個州中的47個州以及華盛頓特區提供了資金(49)。例如,在2020年大選前,該組織向佐治亞州提供了4500萬美元,向德克薩斯州提供了3860萬美元,向賓夕法尼亞州提供了2500萬美元,向紐約州提供了2500萬美元,向俄亥俄州提供了750萬美元,向新澤西州提供了2100萬美元。向密歇根州提供了1,680萬美元,向加利福尼亞州提供了2,100萬美元,向亞利桑那州提供了500萬美元(50)。所有給各州的撥款都有附加條件嗎?還是還是隻有威斯康辛州有附加條件?

這有多不公平和不合法?在這種情況下,你如何贏得選舉?但我們做到了,獲得了近7500萬張選票,是歷史上在任總統獲得選票最多的一次。

疫情的不公正

從11月3日晚上開始,美國人就知道事情不對勁了。幾乎立刻,全國各地的公民開始提起訴訟,尋求有關選舉的信息和澄清。

選舉前的一年是全國各地城市發生自由主義者暴力襲擊的一年。民主黨人公開表示,他們寧願將城市夷為平地,也不允許文明的政治進程。他們知道自己的政策正在失敗,民眾不買他們的賬,他們正在失去影響力。所以,他們花了一年的時間來營造一種恐懼的氛圍,這就是那種憂心忡忡的公民被迫提起訴訟的環境。

法官,包括美國最高法院的大法官,都很害怕。有些人是拒絕在如此重大的政治問題上擔任單獨仲裁者政治上的小人物。這是自由派的危言聳聽。有傳言說,法官們在如何處理 “德州訴賓夕法尼亞州” 一案的問題上大吼大叫,激烈辯論(51)。最終,大法官們屈服於民主黨人多年來使用的制造恐懼的策略。他們暫時擱置了這個案子。在他們的帶領下,每一個下級法院都將案件駁回,而且通常連看都不看一眼。

有些案件已經有了充分的理由,其中一個甚至已經公開訴訟了10個月,直到法院推翻了自己的決定,才將其駁回。具體來說,這種情況發生在佐治亞州,那裡的一家法院裁定,原告在獲得文件訪問權后,有權查看原始選票圖像。然後,被告拖延了幾個月。在最初的申請10個月後,法院決定原告不再有資格了。什麼? !

2020年11月4日,密歇根州安特裡姆郡(Antrim County)宣布已經投出了16047張選票,喬·拜登獲得了7769張選票,我獲得了4509張選票(53)。2016年,我在安特裡姆郡獲得了62%的選票,這讓2020年的結果格外令人驚訝。貝利(Bailey)先生是安特裡姆縣的選民,他打了幾個電話,安特裡姆郡的書記官再次檢查了結果,並公布了新的結果。

仔細觀察發現,安特裡姆郡有18059張選票(54)。喬·拜登獲得了7289張選票,我獲得了9783張選票,這意味著我贏得了54%的選票,這與2016年的結果相比仍然很奇怪。這也沒有考慮到投票數量的差異。為什麼會出現短少,新選票又從何而來?

安特裡姆郡第三次檢查,發現有16044張選票,喬·拜登獲得5960張選票,而我獲得9748張選票,得票率為60.75%(55)。密歇根州州務卿喬斯林·本森(Jocelyn Benson)聲稱,這個錯誤隻是一個筆誤,因為在選舉之夜之前,由於選票數量不足,文書沒有更新馬塞羅納鎮(Mancelona Township)的計票表,而正確的點票結果總是在計票表的磁帶上。她堅持認為,安特裡姆郡書記官隻是犯了一個錯誤,這不應該導致仔細研究密歇根州的每個郡的計票情況。本森停止了討論,但貝利繼續在法庭上爭辯(56)。

貝利的律師馬特·德佩諾(Matt DePerno)在案件中積極尋求線索,並成功贏得了一項審查安特裡姆郡選舉機器的動議。2021年4月9日,德佩諾公布了貝利案的証據,以及專家檢查証據的額外發現,發現投票機的確是連接到互聯網的,盡管批評人士不這麼認為,但官員們知道它們是連接到互聯網的。該展示的証據顯示,選舉當晚的電子郵件通訊中討論了糟糕的網絡連接問題(58)。這也凸顯了選舉后立即開展的奇怪的造謠運動,以消除機器與互聯網連接的信念,盡管這是事實(59)。

投票機通過互聯網發送計票結果,以加快計票速度。將它們連接到互聯網確實會產生一些漏洞,但並不意味著實際上發生了任何惡意活動。那麼,為什麼要上演這些鬧劇呢?為什麼全國各地的選舉官員都大肆宣傳,試圖讓公眾相信,這些機器沒有聯網,但他們知道它們聯網了?如果這是真的,為什麼不直接說這些機器連接了互聯網,但沒有發生安全漏洞呢?這是真的嗎?

德佩諾繼續發布一個又一個的証據,詳細說明了2020年選舉中的技術細節(60)。腐敗的媒體繼續忽視和掩蓋此事,並對德佩諾和他的案件進行侮辱。法院最終駁回了此案,但不是基於德佩諾所積累的任何証據。駁回此案的理由是程序性的:原告要求對選舉進行審計,而民主黨州務卿告訴法院,她已經進行了審計。因此,法院裁定,該案件沒有實際意義(61)。沒有提出証據,沒有証人作証。隻是,案件被駁回。像往常一樣,被法院挽救了。

全國各地的案件都得到了同樣的處理。法院不想成為這樣一個大規模政治問題的唯一仲裁者,但他們也不應該害怕做他們的工作。州議員、國會議員、參議員、州長、州務卿以及許多其他州和聯邦官員應該做好他們的工作,保護他們公民的投票權。但是,沼澤很深。我想,那種翻轉選舉的行為已經越界了。

隨著中期選舉的臨近,我們看到沼澤地的生物在不斷流失,因為真正的美國人站出來,用愛國者取代腐敗的當權者。將為我們的自由而戰。

當權者眼睜睜地看著權力從他們手中溜走時,他們正盡可能地緊緊抓住他們的權力。我們的國家正處於低迷狀態。美國人正在努力填滿他們的油箱、喂養他們的嬰兒、教育他們的孩子、雇用員工、訂購物資、保護我們的邊境不受入侵、以及其他一系列悲劇,這些悲劇百分之百是由通過操縱選舉獲得權力的民主黨人造成的,而我們國家的人民既憤怒又悲傷。

美國人對生活的基本必需品有著非常現實的迫切關注。國會對此做了什麼?他們正在盡一切努力忽視和轉移對他們給這個國家帶來的非常真實的痛苦的注意力。他們想談論任何事情,而不是2020年的選舉結果,以及他們是我們國家問題的根源這一事實。

沒有人提起這一點,但作為總統,我遭受了多年的惡毒謊言、醜聞和關於俄羅斯、俄羅斯、俄羅斯的虛假和捏造的敘述的暗示。整個俄羅斯騙局是希拉裡·克林頓和民主黨人編造的謊言。它被用作她失利的借口,但在我的整個政府中一直存在。這是一個假的和欺詐性的敘述,現在他們又想這麼做了。

2020年期間,許多其他形式的作弊行為浮出水面。共和黨的挑戰者被排除在進程之外,受到欺負和責罵。腐敗的官員將計票工作集中在遠離選區的地方,使作弊變得更加容易。據報道,一些地區票數多於選民,這引起了一些問題。這些隻是發生在我稱之為 ”世紀之罪“ 的多種作弊形式中的一小部分,並且它被美國媒體掩蓋了。

這只是試圖阻止一個在每次民調中都以很大的優勢領先於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的人再次競選總統。我之所以在民調中領先,是因為民主黨人造成了創紀錄的通貨膨脹、天價的汽油、對我們對手的能源依賴、教育系統處於危機之中、非法移民正在入侵我們的邊境、供應鏈已經使我們的生活方式陷入癱瘓、父母無法得到嬰兒配方奶粉、強制疫苗規定使企業陷入癱瘓。我們的生活方式已經被政府的法規壓垮,美國正在被摧毀。

民主黨人知道我會糾正這一切,而他們正竭盡全力阻止我 – 但我們不能被阻止。我們必須拯救美國。 

英語原文

6/15/2022

為何你不再發聲?

shutterstock_353224256

收到一位網友以下電郵:

林先生,您好!

自從總統大選後,我們再也沒有在談天說地看到您的文章,那篇關於贏了官司的文章之後,至今未見過您的新文章。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您有新網頁發表文章嗎?可否請告訴我們如何及時收看到您的文章及近況時論?您還在【號角月報】登文章嗎?很遺憾好久未能閱讀到您的文章了。

祝您和家人有一個愉快的[感恩節]。

我的回答:

今年一月之後我沒有發表任何政治評論,因為我認為整件大選是惡夢般的悲劇,不單是誰勝誰負,而是明顯地沒有公義。基於過去多月發生的大事(包括美國大選,新冠病毒等)我深感到美國和中國目前是在撒旦牢牢的掌控中,它是這些事情的幕後黑手。大衛在詩篇39:9這樣寫道:因我所遭遇的是出於你(上帝),我就默然不語。這是大衛在極度的困難中採取的態度,因此,我覺得我應該暫時默然不語,靜觀上帝為何讓美國和中國落在這個慘況中。

我確信大選中特朗普以大比數獲勝(這個講法是主流傳媒和左翼網站要封殺的想法),但即使有許多大規模投票欺詐的證據,最高法院、國會和主流媒體卻視若無睹。這些人為了要阻止特朗普繼續「使美國強大」,寧可摧毀美國的選舉和法治精神。但他們如此猖獗和努力,正正證實特朗普一定做了一些正確的事情,令左派、假右派RINO和他們背後的撒旦那麼努力阻止特朗普繼續振興美國、幫助基督徒和以色列。

biden

 

貪腐與無能的拜登主政不到一年,現在每個人都可以看到左派如何摧毀美國。每次我們入$6汽油時都應該提醒自己:一年多前每加侖汽油不到$3,當年美國不單石油自給自足,還成為全球最大的石油輸出國,如今在拜登政府的倒行逆施以下重新依賴人家輸入石油。邊境方面,在特朗普建造了400多英哩圍牆後,邊界再次出現巨大漏洞,非法移民再度湧入。通貨膨脹將繼續猖獗,美國道德持續滑落,群體搶劫事件持續發生。我找不到拜登政府的任何政績。也許唯一的好處是現在每個人都可以看到他們真正的面目。不幸的是,如果這些人不被取代,舊金山/奧克蘭那種罪案充斥、 滿街滿巷 無家可歸者的情況可能是美國的未來。

adb8354c-2bfd-46db-96ac-6f52b58153bf_image

5de94530fd9db269585cb2c4

我亦確信目前美國的苦況根源是民主黨傾向社會主義/共產思想, 這是一個無神論的暴力執政方式,扼殺了民主和自由,完全沒有道德底線,不論在中國抑或在美國,由推動這種主義的政黨執政,國民當然蒙受災難。不論特朗普過去如何,他執政的時候按著聖經辦事,那幾年美國情況越來越好,與現在情況相比,令人更加對他懷念。

hitler雖然美中目前是在撒旦的掌控中,但我深信上帝依然掌管一切,時候到了祂會申張公義,停止魔鬼的作為,在過去世界遭遇巨大災難(如希特拉時代)最終都沒有讓魔鬼得勝(否則今天是希魔或日本軍國主義掌權)。我們即管拭目以待,不必過度悲觀,留心細看上帝的作為。

11/24/2021

il_1588xN

holy-land-header

請點擊圖像進入

 

ktsf

請點擊圖像進入觀看錄影

 

header current event(點擊標題即可進入閱讀其他文章)

 

 

header religion(點擊標題即可進入閱讀其他文章)

三個有關耶穌的身份問題解答

問:耶穌二千年前降生人間,祂是否自有永有?答:上帝是自有永有,上帝也是三位一體的,所以聖父聖子(主耶穌)和聖靈也是自有永有的。以下是部份經文證明(….

信仰十問(英文)

兩位尋道的朋友問了我十個與信仰有關的問題,我試圖為他們提供一點答案。希望我的答案對你(基督徒或非基督徒)都有幫助。問和答都是英文。 (….

Thought of the Day

Between 2000 and 2003, a couple times a year I wrote a short daily “Thought of The Day” message for a whole week for the ProMinistry website organized by Elder Y.M. Chu (屈越銘長老). This website catered to people who worked in the Silicon Valley. It is a real pity that the website was closed after 2003. (….)

first page small header1(點擊標題即可進入閱讀其他文章)

死亡經濟學

大多數人想及死亡,便有強烈的情緒反應——對未知的恐懼;想到可能要受上帝審判;想到平日的生活方式或會帶來什麼後果等等。但是死亡對於基督徒再無權勢,於是,對死亡的絕望,便轉變成平安的盼望;而死亡的代價,只是花點金錢而已。(….)

G先生的故事

我在1992年認識G先生。當時剛被任命為三藩市聯合儲蓄銀行總裁滿一年。三藩市有一間小銀行與我們競爭,我想把它收購下來。不久,接到銀行監理處來電,詢問我們可有意把它收購下來。他們說:「這銀行的股份擁有權有一些問題,我們認為唯一的解決方法,是找一間規模較大及較有實力的銀行把它買下來。」(….

header living(點擊標題即可進入閱讀其他文章)

與沈哲翰律師閒聊

2018年底好友沈哲翰律師開始網上電視節目「愛在灣區」,,邀請我接受訪問,我欣然答應,談了一個多小時,談到我的過去和政治理念,無所不談,分三集播出,都收錄在這裡。(….)

無人駕駛小飛機

我閒來喜歡玩「無人駕駛小飛機」(drones),點擊這裡可以觀看我一些影片,都是用4K超級清晰影像拍攝的,因此最好觀看時使用1080HD (….)

「利益衝突」與人性軟弱

當一個人要同時為兩個或以上的人或機構服務,就可能會產生「利益衝突」(Conflict of Interest)。這其實是個古舊的問題,連聖經也提醒說,「一個人不能服事兩個主人;他若不是恨這個愛那個,就是忠於這個輕視那個。」私心是人性其中一個弱點。(….)

您睡得好嗎?

您晚上睡得好嗎?如果您能回答「通常都睡得不錯」,那我可要恭喜您。可是,統計指出美國有八千萬人(大約四成青年和成年人)經常失眠,包括不容易入睡,或不能持續熟睡。(….)

「炫耀消費」非理財之道

舊約聖經中一件歷史事實,有一個名叫希西家的皇帝,國家非常興盛。有一次,鄰國巴比倫(即今日之伊拉克)王子到訪,希西家為了炫耀自己的財富,打開國庫讓訪客欣賞其中金銀財寶,和一切武器設備。皇帝的一位老師知道了,便警告皇帝說(….)

小天使Jackie Evancho美麗的歌聲

Jackie Evancho是一位聲音甜美的年青的歌手,今年只有16歲,10歲開始已經公開演唱,1月20日在特朗普總統就職典禮上將演唱美國國歌。不久之前,朋友送來Jackie Evancho唱的To Believe,作為新的一年的祝願。(….)

first page small header2.jpg(點擊標題即可進入閱讀其他文章)

2019年三月聖地遊講座錄音

樂助會在2019年三月舉行聖地遊,林修榮是講員,講了六篇信息,都收錄在這裡。(….

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

今天(12月5日星期二)特朗普總統宣佈,美國明天將宣佈將美國領事館由特拉維夫搬到耶路撒冷,即等於正式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的首都。此舉不但兌現他競選時的諾言,亦成為世界第一個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的國家。(….

 
 

World Events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