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

記某鈣片集體訴訟事件

stock-figure-of-justice-app

十多年前,在美國有一種鈣片產品,名字是XX鈣,在華人社會中的廣告鋪天蓋地,宣傳中強調是在美國生產,擁有美國專利,並通過所有美國官方檢驗。記得他們的廣告十分聰明,有穿著白衣的老外醫務人員大力鼓勵孩童、成人和長者服用。當時這種鈣片在華人社會中十分盛行,即使每盒數十元(比一般鈣片昂貴),人們為了補鈣仍是趨之若鶩。

在這種產品愈賣愈旺、為老闆夫婦帶來大量財富之時,突然從市場上銷聲匿跡,過去十年內移民來美的朋友可能連它的名字也未聽過。為何這產品突然消失呢?這件事有何內幕?它與林修榮有何關係?這事的來龍去脈我是十分清楚的,在過去我從未公開提起,但如今是時候將這件事的前因後果寫出來,好提高大家對社會公義和法律的認識。

點擊這裡進入閱讀全文。

健保改革失敗是件好事

正如我所料,共和黨國會搞的健保改革終於第二次功敗垂成,表面似乎是件壞事,但其實是一件好事,請聽我解釋。

正如我前文分析,美國的健保制度給奧巴馬一搞,已經不再是健康保險,而是邁向社會主義的政府健保工具。目前已經浮現的種種問題都是在計劃之內:健康的人保費越來越貴、自付金額越來越高、保險公司紛紛退出、所謂「低收入」(即使他有大筆銀行存款或多個投資物業)的人獲得免費保險(由其他納稅人負擔),再下去就是整個醫療制度由國家一班不經過投票選舉的終生官僚控制,醫療質素大幅度下降等… 共和黨搞的健保改革,只是將其中最差的幾項稍作修改,是換湯不換藥,最基本的問題依然存在,將我前文稱之為「連體」的怪物勉強分拆,只有死快啲,這樣改革是沒有什麼作用的。

如今不再改革,就像特朗普總統說的:讓奧記健保繼續爛下去,直到越來越多的納稅人感到無法忍受,到時才來一個徹底的改革,才有機會成功。換句話說,是要置諸死地而後生,只有這樣才能將奧巴馬故意放落的毒素徹底清除,這也是個釜底抽薪的策略,當然美國納稅人(不是伸手由他人付錢的人)要經過一段痛苦的時候,但由於毒素過於劇烈,不落猛藥病人是沒有辦法生存的。因此,我覺得改革失敗是件好事。

7/19/2017

為何改革奧記健保如此困難?

remove-obamacare.png共和黨國會改革奧巴馬健保,搞來搞去都沒有頭緒,下個星期似乎又要再投票,但我相信失敗的機會居多。為什麼取消和改革健保如此困難呢?以下是我個人的看法。

奧巴馬將美國的健保制度完全推翻,取而代之是一個社會主義方式的國營健保制度,分開兩步進行。第一步是過去幾年我們見到的奧巴馬健保,如今保費大幅上漲,保險公司紛紛離場,整個健保制度瀕臨崩潰,其實都在計劃之內,因為第一步崩潰了,才能引入第二步,就是所謂Single Payer制度,其實就是國有化,整個健保制度完全由政府控制,就像加拿大和英國一樣。這是奧巴馬健保最終的目的。

奧巴馬其實是在美國健保這個水井落了劇毒,現在怎樣搞也無法將毒素排掉。這個毒最厲害的是所謂 Pre-existing Condition的規定 —  所有保險必須接受任何預先存在的狀況,不得增加保費。這個規定是糖衣毒藥,吃下去的時候很甜, 但這個毒是極難化解的,原因很簡單:必須接受 pre-existing condition這個規定已經不再是保險,因為從來沒有一種保險是可以保障過去已經發生的事。有這個規定,誰還在出事(有病)之前購買保險呢?因此,奧巴馬必須迫使人民購買,方法是你不買便要罰款(大法官羅拔士稱為「抽稅 」)。因此,奧巴馬健保的「必須接受任何預先存在的狀況」和「不買便罰」是連體怪嬰,缺一不可。

如今,共和黨國會要保留「必須接受任何預先存在的狀況」規定,卻要同時取消「不買便罰」規定,即硬要將連體怪嬰分開,怎麼能不搞到一頭煙呢?人人都在有病之後才開始購買保險,保險公司必定無法生存!

要解決這個問題,要從「必須接受任何預先存在的狀況」規定入手,要將「接受任何預先存在的狀況」的社會福利(welfare –不是保險)與健康保險(不接受任何預先存在的狀況)分開,前者政府可以讓低收入和低資產的病人以領取福利的方式獲得醫療服務(甚至讓他們領取白卡),有能力的人要自己負擔,一定要維持「接受任何預先存在的狀況」健康保險的話,這種特殊的保險保費必須比一般保險的保費高很多,才不會鼓勵人人等到有病時才買保險。本身身體健康(沒有pre-existing condition)者,可以自由選擇購買沒有「必須接受任何預先存在的狀況」的健康保險,豐儉由人,買不買由你,甚至可以購買保費最低「只保大件事」的保險;這些保險的保費一定要透過讓保險公司跨州自由競爭而大幅度下降,讓人人都可以輕易購買。

親情何在?

blue-jay-feeding-chicks-Jeffrey-Randall-570x375

最近面對幾件父母子女之間的問題,委實令人為親情不再而唏噓。

第一宗是一位八十多歲的老人家,在三藩市有一個自住物業,老伴幾年前過身後,仔女要求他委託律師將子女名字放入生前信託作為信託人。老人家照做了,之後子女運用信託人權力,將房屋產權轉給所有兄弟姊妹,老人家被迫接受,從此產權落在子女手上。最令老人家傷心的,是子女取得產權後再沒有來探望他,連老人家來電也不接不回,老人家天天流淚之餘,準備索性將自己的名字從產權上取走,全部歸給子女算了。但他這樣做的風險,就是子女可以立即將物業出售,到時老人家可能連棲身的地方都沒有。

第二宗是一個兒子給我電郵,說他將父親的名字加入自己的銀行帳戶,作為共同擁有人,怎料父親將戶口內的資金全部提出據為己有,兒子問我這是不是犯法,和有什麼方法追討?我給他的答案是:由於父親是共同帳戶擁有人,單獨有權移動帳戶內的資金,即使本來資金屬於兒子,但兒子自願加入父親名字,故不造成偷竊或欺詐。況且,兒子除了透過法律途徑追究 之外,委實沒有其他辦法了;可是兒子為了金錢將父親告入官府,總不是一件好事。

第三宗,一個兒子長期與繼父和生母不和,不單前幾年繼父離世時拒絕出席喪禮,還拒絕母親與他聯絡,連住址也不肯告訴母親。母親好不容易找到他的住處,上門去探望他,他一開門見到母親便馬上關門,之後索性搬走。母親準備將來將房產由他與妹妹繼承,但恐怕他連遺產也不要。

父母子女之間的親情其實比海深,連動物也懂得舐犢情深,倒是人可以冷酷無情,反目成仇。

7/15/2017

特朗普為美國納稅人省下20億元

maxresdefault (2)

之前特朗普總統帶領美國退出所謂巴黎氣候協議,當時我亦都拍手讚好,因為這個所謂協議並不是真的世界各國齊心環保,因為一方面根本人是沒有辦法控制大自然氣溫的,另一方面協議沒有任何約束力,即是無牙老虎,為什麼世界大部份國家(包括所有落後國家)都踴躍參加呢?

原因十分簡單 – 有錢派是也。

這個協議最終的目的,是美國要拿出一大筆錢(3 Billion,30億),去「救濟」參加協議的第三世界國家,所以每一個第三世界國家都樂意參加,因為有餅派。奧巴馬之前已經付出10憶,其中5億元還是他落台前3天送出的,可見他多麼慷慨!

現在美國退出,20億餘款見財化水,沒有了金主派錢,大家自然意氣闌珊,痛罵特朗普一番後相信會陸續退出。果然,第一個退出的是土耳其,其他那些第三世界國家在確定沒有錢派之後亦會雞飛狗走。

美國本身債臺高築,還要打腫臉充胖子,將美國納稅人的錢轉移到其他國家,幸好有特朗普上場,看穿這些社會主義全球一體化的荒謬做法,幫納稅人節省了20億元。

7/13/2017

CNN被反擊進退失據

美國文化中有一個字叫Meme,讀法像Maim(單音),中文直譯為「模因」,表面看不出是甚麼東西,其實是指有趣的圖畫或影像/短片,內容是與文化,生活,和時事有關,可以是趣味性,可以是諷刺性。這些趣圖經由互聯網傳遞,成為美國文化的一部分,調劑著人們的生活,帶來一點樂趣。

可是,最近一個模因卻引起一場小型政治風暴,令已經風雨飄搖的CNN電視台更被各界指責。事情的開始,是在網上有人放了一條短片,是十年前特朗普在電視推行摔角比賽時,他親自出馬將摔角協會會長按倒在地上。在美國這些摔角都是做戲,特朗普這個舉動亦是開玩笑,但這條短片被人將特朗普按到的人放上CNN標記,象徵特朗普向CNN進攻,並將它擊倒在地。這樣的模因只是開開玩笑而已,本身沒有政治企圖,也不是鼓吹打擊CNN。特朗普總統看到這個模因,覺得相當有趣,便將它放在自己的推特上,傳給那幾千萬的推特跟隨者觀看。CNN看到短片後十分不悅,於是派專人去搜查這個模因短片的來源,前兩天CNN宣佈,已經查出罪魁禍首是一名年青人(有傳言說只有15歲);這個年青人十分害怕CNN會將他的名字公開,引起憎恨特朗普的左翼暴徒攻擊,所以向CNN誠心道歉。而CNN亦宣布,只要年青人不再犯,便會為他的身份保密 將他的身份保密言,但假如他再犯的話,便會將祂的姓名身份公開。

CNN這個愚蠢的做法有三大問題。第一,他們追查模因來源的官方原因,是因為這條短片會導致人們襲擊CNN記者,但這個原因沒有人能夠接受,因為短片只是博人一笑而已,根本不會推動暴力,CNN小題大做,可見已經在最近受到特朗普大力反擊「假傳媒」以致進退失據。第二,CNN威脅年青人假如他再犯,便會將他的身份公開,讓他受到他人侵襲,這種做法 有非法威脅和勒索的嫌疑;Ted Cruz參議員(本身是資深律師)更直接了當地指控CNN可能已經犯了喬治亞州法例GA § 16-8-16 有關勒索盜竊(Theft by extortion)罪名。第三,這個年青人受到憲法修正案第一條言論自由的保障,抒發或諷刺CNN這些言論是受到第一修正案的保障,CNN可能已經侵犯了年青人的言論自由權,可以向CNN提出控訴。

從這件事看到,左仔的面皮特別薄,他們可以天天對特朗普作無情的攻擊,但當自己受到任何的攻擊時,便一點幽默感都沒有。這種單方面的言論自由,是左翼份子的標記。

CNN要打壓這個模因如今產生了反效果,人們紛紛在網上放出多種類似的模因,有如雨後春筍,百花盛放,相信這是CNN始料不及的。

7/8/2017

左仔對基督教信仰的態度

去年大選中與希拉里爭取民主黨出線的桑德士(Bernie Sanders)參議員,是個社會主義的左翼份子,他本身是猶太裔,但既沒有猶太教信仰(他是個無神論者),一向對基督教和對自己同胞猶太人都十分仇視和輕看。

最近他在國會預算小組聽證會中,對特朗普總統提名為管理與預算局(Office of Management and Budget)副局長的Russell Vought先生一段短短的問話中,可以看到此人仇視基督徒的醜惡嘴臉。Vought先生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他曾經在自己的部落格(blog)上寫了一篇文章,分析回教信仰與基督教的分別。他文章提到回教教義由於不接受主耶穌為救主,回教徒是不得救的。我和他的看法完全一致,因為聖經有關罪人如何能夠獲得救恩的真理是十分清楚的。桑德士在幾分鐘問話中,完全沒有查問Vought的專業經驗是否能勝任這個職位,只是一味針對他這篇文章和他的信仰,並不斷地指控他這樣看回教乃是貶低和仇視回教徒,並認為因此他不適合擔任副局長。

請看桑德士那種不耐煩和傲慢的態度,其實代表了左翼份子對基督教仇視和對回教百般逢迎的態度。在這個末世的末期,如桑德士之流的左仔將會重新掌權,基督徒將受到怎樣的對待是可想而知的。桑德士這種態度除了顯示了他的傲慢和無知之外,其實更是違反了美國憲法第6條,清楚地指明不能用信仰來釐定某人是否符合公職的資格,原文是"…no religious Test shall ever be required as a Qualification to any Office or public Trust under the United States. “

不論憲法如何要保護人民的權益,假如有一天左仔再次當政,我們基督徒將會面對何等的鄙視和逼迫!

誰神經錯亂?

去年大選特朗普爆冷贏得總統寶座之後,民主黨用盡各種方法來攻擊特朗普,意圖藉彈劾(Impeachment)去推倒他,而主要的武器是指控他私通蘇俄。經過多月擾攘,證實是毫無事實根據,但民主黨已經黔驢技窮,沒有什麼其他的武器了。可是,這幾天有了一個新的發現和新的戰略,為他們帶來新的希望,由馬里蘭州一名叫Jamie Raskin的眾議員領導,已經有25名民主黨眾議員響應,包括華人眾議員劉雲山(Ted Lieu)和趙美心(Judy Chu)。他們有甚麼新招數呢?

crazy4美國憲法第二十五項修正案,訂立當總統在神經錯亂或昏迷到一個地步無法履行總統任務時,可由全體閣員及副總統向國會提出罷免總統。這個修正案是準備萬一像第28任總統威爾遜(Woodrow Wilson)在1919年十月嚴重中風後,長期不醒人事臥在病床上無法執行總統任務,有六個月之久總統夫人其實在代任總統,她與醫師一同將事實向國人隱瞞,直到1920年二月才被揭發。當時距離他任期屆滿只有一年,憲法也沒有提到如何面對這種情況。

crazy5夢想要彈劾總統的民主黨,現在找到了這個唯一的方法,乃指控特朗普神經錯亂(但這25名議員是政客,沒有一個有醫學背景,更不是心理醫生,從何斷定總統有神經病?!)。這個彈劾的理由除了毫無證據(就像私通蘇俄的指控)之外,還有一個難題,就是沒有心理學家會認同,因為有所謂「高華德規定」(Goldwater Rule)。在60年代高華德議員競選總統,當時有一份雜誌(名為事實雜誌Fact Magazine)刊登一段報導,說有1189名心理學家認為高華德的心理狀態欠佳不適合當總統。高華德以誹謗罪名控告雜誌主編Ralph Ginzburg勝訴,美國心理學會於是訂立「高華德規定」,不准會員在未經正式的心理測驗便宣佈某公眾人物的神經有問題。

從這件事看到,神經有問題的似乎不是特朗普,而是這一班極度憎恨特朗普的自由派議員。

7/3/2017

 

要閱讀先前的三言兩語請點擊這裡

 

chinese history header.jpg

Lam Comments Header

first-page-header-3

first-page-header-9

first-page-header-2

first-page-header-1

first-page-header-4

first-page-header-8

first-page-header-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