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

記某鈣片集體訴訟事件

stock-figure-of-justice-app

十多年前,在美國有一種鈣片產品,名字是XX鈣,在華人社會中的廣告鋪天蓋地,宣傳中強調是在美國生產,擁有美國專利,並通過所有美國官方檢驗。記得他們的廣告十分聰明,有穿著白衣的老外醫務人員大力鼓勵孩童、成人和長者服用。當時這種鈣片在華人社會中十分盛行,即使每盒數十元(比一般鈣片昂貴),人們為了補鈣仍是趨之若鶩。

在這種產品愈賣愈旺、為老闆夫婦帶來大量財富之時,突然從市場上銷聲匿跡,過去十年內移民來美的朋友可能連它的名字也未聽過。為何這產品突然消失呢?這件事有何內幕?它與林修榮有何關係?這事的來龍去脈我是十分清楚的,在過去我從未公開提起,但如今是時候將這件事的前因後果寫出來,好提高大家對社會公義和法律的認識。

點擊這裡進入閱讀全文。

聖殿山(Temple Mount)衝突事件

以下是我發給十月份將與我共遊聖地的團友,乃有關耶路撒冷聖殿山(Temple Mount)最近的衝突事件:

最近你一定在報章電視看到以色列聖殿山上的衝突事件,上星期兩名以色列警察在聖殿山上被回教恐怖分子開槍打死,之後 以色列警方加強聖殿山的防守,並要求所有進入聖殿山的人都通過金屬測試器(之前回教徒無需通過檢查便可登上聖殿山)。過去幾天亦有傳統猶太教徒不理會猶太人不得在山上公開祈禱的禁令,公然上到聖殿山祈禱;回教徒亦因警方加強保安措施而引發抗議騷動,所以目前聖殿山上的情況是相當緊張和混亂的。假如我們今天旅遊以色列的話,必定會避開聖殿山,只從對面橄欖山遙望。十月份當我們到以色列的時候,會小心衡量當時的形勢,必定會以團友的安全為優先考慮,並遵守以色列旅遊局的指示。

整個耶路撒冷自從1967年六日戰爭後都是屬於以色列的領土,猶太人及遊客都可以自由上山,可是,由於聖殿山上的兩座超過一千年歷史的寺院(金頂寺和Al-Aqsa 寺)屬於回教的聖地,因此聖殿山上是由所謂Waqf(伊斯蘭基金會)去管理,以色列警察亦在聖殿山上巡邏,但只是扮演一個的被動角色,因此嚴格來說,聖殿山其實是不全在以色列的控制下。回教的警衛對猶太人當然十分仇視,除了不准猶太人站在聖殿山上公開祈禱之外,我還見過猶太人行經聖殿山的時候,會有大群回教徒在他們旁邊大聲呼喝。回教的警衛對遊客亦是持有一個不太友善的態度,很多時候都會派人監視我們,曾經我們有一個團因導遊在講解時拿出一些圖片而趕我們離開聖殿山。

聖殿山是一個充滿衝突的地方,將阿拉伯人與以色列人之間千年的矛盾顯現出來。因此即使10月時我們能夠到聖殿山旅遊,我們也要相當小心,只是安靜的參觀,不能作太多講解。但讓我再強調,假如到時聖殿山上仍然有衝突的話,我們就會避開不上去,只在對面橄欖山遙望。

7/24/2017

改組司法部勢在必行

我繼續相信特朗普總統將會改組司法部,因為如今總統完全是在挨打的狀態下,整個司法部像是左翼分子的工具(就像先前他們用國稅局留難保守機構,用司法部和CIA打擊和盜聽異己的惡行)。特朗普不是那種一味挨打的人,他那種商人的作風, 是被欺負時必定重手還擊,絕不手軟。而司法部在他整個執政架構裏面是十分重要的,對美國護維持司法公正、政治廉潔亦是十分重要,因此特朗普必定要出手重整司法部。

今早特朗普總統的推特更加增加我對這個預測的信心,他的推特提到兩件事:第一,他直接指出(警告)司法部長正在被重重圍困(beleaguered)當中,假如他再不突圍而出的話,便會被左翼洪水淹沒,站不住腳。 第二,總統再次提出要調查希拉莉和其他犯罪集團的罪行。要進對克林頓犯罪集團進行調查甚至起訴,必須在司法部有一個強而有力、公正廉明、毫不殉私枉法的團隊,不大幅度改組甚至撤換司法部長,是無法有這樣的團隊出現。我們即管拭目以待!

trump tweet July 24, 2017

7/24/2017

司法部可能面臨重大改組

Department-of-Justice-DOJ-USDOJ-seal

美國的司法情況目前出現了一個十分不健康的現象,我感到是不可能繼續下去的,因此我預料特朗普總統將會在短期內有重大的改組行動。

不健康的情況包括以下:

1。司法部長Sessions先生一上任便宣佈迴避(recuse)處理任何有關於所謂「私通蘇俄」的事件,當時特朗普總統已經表示不滿。這兩天總統向紐約時報透露,假如當時他知道Sessions先生會這樣做的話,一定不會揀他作為司法部長。總統這個講話並非無的放矢,必定事出有因。

2。那個所謂「特別顧問」(Special Counsel)慕勒先生(Robert Mueller)本身充滿利益衝突的情況,他一口氣聘用了十多位律師助手,全部都民主黨有密切關係,其中包括曾在克林頓基金工作的律師。這班助手超過九成以上的政治捐款都是捐給希拉莉,可以說由上至下都是「反特份子」,如此調查將無法司法公正。

3。通常指派特別顧問調查某些事件,必定是有清楚的和嚴重的犯法行為,起碼有充份的表面證據,然後才加以調查。現今完全沒有特朗普斯競選團隊私通蘇俄的證據,變成慕勒這班人到處試圖去找尋總統競選團隊私通蘇俄的證據,成為謂一個「釣魚行動」(fishing expedition),亦稱為捕捉女巫(witchhunt)行動,是十分不健康和不公正的。

4。擺在面前私通蘇俄證據確鑿的乃是前政府、希拉莉與民主黨競選總部,他們不被調查和起訴,反而沒有證據的特朗普私通蘇俄卻被群起而攻之,委實是顛倒黑白是非。

5。司法部長Sessions先生不單迴避私通蘇俄事件,連調查希拉里電郵和基金會藉希拉莉當國務卿謀取利益這些嚴重事件也迴避,結果是整個司法部到目前為止軟弱無力,毫無方向,可以說是一無建樹,反而成為攻擊總統的武器。

總括來說,司法部的畸形情況已經為總統和新政府帶來很大的困擾,更嚴重的是缺乏司法公正、人人在法律面前平等的這個金科玉律未見彰顯,因此,特朗普總統可能會出重手,徹底改革整個司法部,包括可能會辭退這個荒唐的特別調查顧問,Sessions先生可能被迫下台,說不定前紐約市長(本身是個經驗豐富的檢察官)Rudy Giuliani朱利安尼會被邀請成為司法部長,整個司法情況便會徹底改變,克林頓家族的犯罪行為可能首次得以制裁。但這些行動必定會產生極大的衝擊,特朗普將會受到空前的攻擊,但若不徹底地改革,繼續下去會陰乾新政府,因此,問題是:要長痛抑或短痛?

7/23/2017

健保改革失敗是件好事

正如我所料,共和黨國會搞的健保改革終於第二次功敗垂成,表面似乎是件壞事,但其實是一件好事,請聽我解釋。

正如我前文分析,美國的健保制度給奧巴馬一搞,已經不再是健康保險,而是邁向社會主義的政府健保工具。目前已經浮現的種種問題都是在計劃之內:健康的人保費越來越貴、自付金額越來越高、保險公司紛紛退出、所謂「低收入」(即使他有大筆銀行存款或多個投資物業)的人獲得免費保險(由其他納稅人負擔),再下去就是整個醫療制度由國家一班不經過投票選舉的終生官僚控制,醫療質素大幅度下降等… 共和黨搞的健保改革,只是將其中最差的幾項稍作修改,是換湯不換藥,最基本的問題依然存在,將我前文稱之為「連體」的怪物勉強分拆,只有死快啲,這樣改革是沒有什麼作用的。

如今不再改革,就像特朗普總統說的:讓奧記健保繼續爛下去,直到越來越多的納稅人感到無法忍受,到時才來一個徹底的改革,才有機會成功。換句話說,是要置諸死地而後生,只有這樣才能將奧巴馬故意放落的毒素徹底清除,這也是個釜底抽薪的策略,當然美國納稅人(不是伸手由他人付錢的人)要經過一段痛苦的時候,但由於毒素過於劇烈,不落猛藥病人是沒有辦法生存的。因此,我覺得改革失敗是件好事。

7/19/2017

為何改革奧記健保如此困難?

remove-obamacare.png共和黨國會改革奧巴馬健保,搞來搞去都沒有頭緒,下個星期似乎又要再投票,但我相信失敗的機會居多。為什麼取消和改革健保如此困難呢?以下是我個人的看法。

奧巴馬將美國的健保制度完全推翻,取而代之是一個社會主義方式的國營健保制度,分開兩步進行。第一步是過去幾年我們見到的奧巴馬健保,如今保費大幅上漲,保險公司紛紛離場,整個健保制度瀕臨崩潰,其實都在計劃之內,因為第一步崩潰了,才能引入第二步,就是所謂Single Payer制度,其實就是國有化,整個健保制度完全由政府控制,就像加拿大和英國一樣。這是奧巴馬健保最終的目的。

奧巴馬其實是在美國健保這個水井落了劇毒,現在怎樣搞也無法將毒素排掉。這個毒最厲害的是所謂 Pre-existing Condition的規定 —  所有保險必須接受任何預先存在的狀況,不得增加保費。這個規定是糖衣毒藥,吃下去的時候很甜, 但這個毒是極難化解的,原因很簡單:必須接受 pre-existing condition這個規定已經不再是保險,因為從來沒有一種保險是可以保障過去已經發生的事。有這個規定,誰還在出事(有病)之前購買保險呢?因此,奧巴馬必須迫使人民購買,方法是你不買便要罰款(大法官羅拔士稱為「抽稅 」)。因此,奧巴馬健保的「必須接受任何預先存在的狀況」和「不買便罰」是連體怪嬰,缺一不可。

如今,共和黨國會要保留「必須接受任何預先存在的狀況」規定,卻要同時取消「不買便罰」規定,即硬要將連體怪嬰分開,怎麼能不搞到一頭煙呢?人人都在有病之後才開始購買保險,保險公司必定無法生存!

要解決這個問題,要從「必須接受任何預先存在的狀況」規定入手,要將「接受任何預先存在的狀況」的社會福利(welfare –不是保險)與健康保險(不接受任何預先存在的狀況)分開,前者政府可以讓低收入和低資產的病人以領取福利的方式獲得醫療服務(甚至讓他們領取白卡),有能力的人要自己負擔,一定要維持「接受任何預先存在的狀況」健康保險的話,這種特殊的保險保費必須比一般保險的保費高很多,才不會鼓勵人人等到有病時才買保險。本身身體健康(沒有pre-existing condition)者,可以自由選擇購買沒有「必須接受任何預先存在的狀況」的健康保險,豐儉由人,買不買由你,甚至可以購買保費最低「只保大件事」的保險;這些保險的保費一定要透過讓保險公司跨州自由競爭而大幅度下降,讓人人都可以輕易購買。

 

要閱讀先前的三言兩語請點擊這裡

 

chinese history header.jpg

Lam Comments Header

first-page-header-3

first-page-header-9

first-page-header-2

first-page-header-1

first-page-header-4

first-page-header-8

first-page-header-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