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言兩語

 

Lam Comments Header

親情何在?

blue-jay-feeding-chicks-Jeffrey-Randall-570x375

最近面對幾件父母子女之間的問題,委實令人為親情不再而唏噓。

第一宗是一位八十多歲的老人家,在三藩市有一個自住物業,老伴幾年前過身後,仔女要求他委託律師將子女名字放入生前信託作為信託人。老人家照做了,之後子女運用信託人權力,將房屋產權轉給所有兄弟姊妹,老人家被迫接受,從此產權落在子女手上。最令老人家傷心的,是子女取得產權後再沒有來探望他,連老人家來電也不接不回,老人家天天流淚之餘,準備索性將自己的名字從產權上取走,全部歸給子女算了。但他這樣做的風險,就是子女可以立即將物業出售,到時老人家可能連棲身的地方都沒有。

第二宗是一個兒子給我電郵,說他將父親的名字加入自己的銀行帳戶,作為共同擁有人,怎料父親將戶口內的資金全部提出據為己有,兒子問我這是不是犯法,和有什麼方法追討?我給他的答案是:由於父親是共同帳戶擁有人,單獨有權移動帳戶內的資金,即使本來資金屬於兒子,但兒子自願加入父親名字,故不造成偷竊或欺詐。況且,兒子除了透過法律途徑追究 之外,委實沒有其他辦法了;可是兒子為了金錢將父親告入官府,總不是一件好事。

第三宗,一個兒子長期與繼父和生母不和,不單前幾年繼父離世時拒絕出席喪禮,還拒絕母親與他聯絡,連住址也不肯告訴母親。母親好不容易找到他的住處,上門去探望他,他一開門見到母親便馬上關門,之後索性搬走。母親準備將來將房產由他與妹妹繼承,但恐怕他連遺產也不要。

父母子女之間的親情其實比海深,連動物也懂得舐犢情深,倒是人可以冷酷無情,反目成仇。

7/15/2017

特朗普為美國納稅人省下20億元

maxresdefault (2)

之前特朗普總統帶領美國退出所謂巴黎氣候協議,當時我亦都拍手讚好,因為這個所謂協議並不是真的世界各國齊心環保,因為一方面根本人是沒有辦法控制大自然氣溫的,另一方面協議沒有任何約束力,即是無牙老虎,為什麼世界大部份國家(包括所有落後國家)都踴躍參加呢?

原因十分簡單 – 有錢派是也。

這個協議最終的目的,是美國要拿出一大筆錢(3 Billion,30億),去「救濟」參加協議的第三世界國家,所以每一個第三世界國家都樂意參加,因為有餅派。奧巴馬之前已經付出10憶,其中5億元還是他落台前3天送出的,可見他多麼慷慨!

現在美國退出,20億餘款見財化水,沒有了金主派錢,大家自然意氣闌珊,痛罵特朗普一番後相信會陸續退出。果然,第一個退出的是土耳其,其他那些第三世界國家在確定沒有錢派之後亦會雞飛狗走。

美國本身債臺高築,還要打腫臉充胖子,將美國納稅人的錢轉移到其他國家,幸好有特朗普上場,看穿這些社會主義全球一體化的荒謬做法,幫納稅人節省了20億元。

7/13/2017

CNN被反擊進退失據

美國文化中有一個字叫Meme,讀法像Maim(單音),中文直譯為「模因」,表面看不出是甚麼東西,其實是指有趣的圖畫或影像/短片,內容是與文化,生活,和時事有關,可以是趣味性,可以是諷刺性。這些趣圖經由互聯網傳遞,成為美國文化的一部分,調劑著人們的生活,帶來一點樂趣。

可是,最近一個模因卻引起一場小型政治風暴,令已經風雨飄搖的CNN電視台更被各界指責。事情的開始,是在網上有人放了一條短片,是十年前特朗普在電視推行摔角比賽時,他親自出馬將摔角協會會長按倒在地上。在美國這些摔角都是做戲,特朗普這個舉動亦是開玩笑,但這條短片被人將特朗普按到的人放上CNN標記,象徵特朗普向CNN進攻,並將它擊倒在地。這樣的模因只是開開玩笑而已,本身沒有政治企圖,也不是鼓吹打擊CNN。特朗普總統看到這個模因,覺得相當有趣,便將它放在自己的推特上,傳給那幾千萬的推特跟隨者觀看。CNN看到短片後十分不悅,於是派專人去搜查這個模因短片的來源,前兩天CNN宣佈,已經查出罪魁禍首是一名年青人(有傳言說只有15歲);這個年青人十分害怕CNN會將他的名字公開,引起憎恨特朗普的左翼暴徒攻擊,所以向CNN誠心道歉。而CNN亦宣布,只要年青人不再犯,便會為他的身份保密 將他的身份保密言,但假如他再犯的話,便會將祂的姓名身份公開。

CNN這個愚蠢的做法有三大問題。第一,他們追查模因來源的官方原因,是因為這條短片會導致人們襲擊CNN記者,但這個原因沒有人能夠接受,因為短片只是博人一笑而已,根本不會推動暴力,CNN小題大做,可見已經在最近受到特朗普大力反擊「假傳媒」以致進退失據。第二,CNN威脅年青人假如他再犯,便會將他的身份公開,讓他受到他人侵襲,這種做法 有非法威脅和勒索的嫌疑;Ted Cruz參議員(本身是資深律師)更直接了當地指控CNN可能已經犯了喬治亞州法例GA § 16-8-16 有關勒索盜竊(Theft by extortion)罪名。第三,這個年青人受到憲法修正案第一條言論自由的保障,抒發或諷刺CNN這些言論是受到第一修正案的保障,CNN可能已經侵犯了年青人的言論自由權,可以向CNN提出控訴。

從這件事看到,左仔的面皮特別薄,他們可以天天對特朗普作無情的攻擊,但當自己受到任何的攻擊時,便一點幽默感都沒有。這種單方面的言論自由,是左翼份子的標記。

CNN要打壓這個模因如今產生了反效果,人們紛紛在網上放出多種類似的模因,有如雨後春筍,百花盛放,相信這是CNN始料不及的。

7/8/2017

左仔對基督教信仰的態度

去年大選中與希拉里爭取民主黨出線的桑德士(Bernie Sanders)參議員,是個社會主義的左翼份子,他本身是猶太裔,但既沒有猶太教信仰(他是個無神論者),一向對基督教和對自己同胞猶太人都十分仇視和輕看。

最近他在國會預算小組聽證會中,對特朗普總統提名為管理與預算局(Office of Management and Budget)副局長的Russell Vought先生一段短短的問話中,可以看到此人仇視基督徒的醜惡嘴臉。Vought先生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他曾經在自己的部落格(blog)上寫了一篇文章,分析回教信仰與基督教的分別。他文章提到回教教義由於不接受主耶穌為救主,回教徒是不得救的。我和他的看法完全一致,因為聖經有關罪人如何能夠獲得救恩的真理是十分清楚的。桑德士在幾分鐘問話中,完全沒有查問Vought的專業經驗是否能勝任這個職位,只是一味針對他這篇文章和他的信仰,並不斷地指控他這樣看回教乃是貶低和仇視回教徒,並認為因此他不適合擔任副局長。

請看桑德士那種不耐煩和傲慢的態度,其實代表了左翼份子對基督教仇視和對回教百般逢迎的態度。在這個末世的末期,如桑德士之流的左仔將會重新掌權,基督徒將受到怎樣的對待是可想而知的。桑德士這種態度除了顯示了他的傲慢和無知之外,其實更是違反了美國憲法第6條,清楚地指明不能用信仰來釐定某人是否符合公職的資格,原文是"…no religious Test shall ever be required as a Qualification to any Office or public Trust under the United States. “

不論憲法如何要保護人民的權益,假如有一天左仔再次當政,我們基督徒將會面對何等的鄙視和逼迫!

誰神經錯亂?

去年大選特朗普爆冷贏得總統寶座之後,民主黨用盡各種方法來攻擊特朗普,意圖藉彈劾(Impeachment)去推倒他,而主要的武器是指控他私通蘇俄。經過多月擾攘,證實是毫無事實根據,但民主黨已經黔驢技窮,沒有什麼其他的武器了。可是,這幾天有了一個新的發現和新的戰略,為他們帶來新的希望,由馬里蘭州一名叫Jamie Raskin的眾議員領導,已經有25名民主黨眾議員響應,包括華人眾議員劉雲山(Ted Lieu)和趙美心(Judy Chu)。他們有甚麼新招數呢?

crazy4美國憲法第二十五項修正案,訂立當總統在神經錯亂或昏迷到一個地步無法履行總統任務時,可由全體閣員及副總統向國會提出罷免總統。這個修正案是準備萬一像第28任總統威爾遜(Woodrow Wilson)在1919年十月嚴重中風後,長期不醒人事臥在病床上無法執行總統任務,有六個月之久總統夫人其實在代任總統,她與醫師一同將事實向國人隱瞞,直到1920年二月才被揭發。當時距離他任期屆滿只有一年,憲法也沒有提到如何面對這種情況。

crazy5夢想要彈劾總統的民主黨,現在找到了這個唯一的方法,乃指控特朗普神經錯亂(但這25名議員是政客,沒有一個有醫學背景,更不是心理醫生,從何斷定總統有神經病?!)。這個彈劾的理由除了毫無證據(就像私通蘇俄的指控)之外,還有一個難題,就是沒有心理學家會認同,因為有所謂「高華德規定」(Goldwater Rule)。在60年代高華德議員競選總統,當時有一份雜誌(名為事實雜誌Fact Magazine)刊登一段報導,說有1189名心理學家認為高華德的心理狀態欠佳不適合當總統。高華德以誹謗罪名控告雜誌主編Ralph Ginzburg勝訴,美國心理學會於是訂立「高華德規定」,不准會員在未經正式的心理測驗便宣佈某公眾人物的神經有問題。

從這件事看到,神經有問題的似乎不是特朗普,而是這一班極度憎恨特朗普的自由派議員。

7/3/2017

紀念香港回歸二十週年

還有幾天便是香港回歸20週年,在這裏送給大家一個錄影,是分開兩個部份的。第一個部分是有關香港的歷史,內容簡潔,圖文並茂,而且很up-to-date,連最近特首大選也包括在內。第二個部分是過去和現在香港的比較,背景音樂是羅文的「獅子山下」。我們身處海外,在這個回歸紀念時間緬懷過去在香港的日子,也希望香港的明天會更好。

大多數從香港移民的朋友,60年代和70年代都在香港渡過,以下這5分鐘的影片會為你帶來許多回憶。

所謂私通蘇俄事件的前因後果

Crime-Scene-600-LI

多月來(由他去年11月當選後),特朗普被民主黨和左翼傳媒排山倒海地指控私通蘇俄、企圖影響大選結果,之後因他炒FBI局長魷魚被加控妨礙司法調查罪名。這些嚴重的控罪在擾攘了差不多九個月後,最近因為毫無證據而稍為靜下來,但司法部指派的調查專員Mueller依然繼續進行調查,所以事件還未完全平息。最近我細心研究整件事的前因後果,發覺裏面有重重的黑幕,以下為你抽絲剝繭地分析。

事件開始:2015年9月

這個所謂特朗普私通蘇俄事件,在2015年9月開始,當時特朗普剛宣佈競選,本來人人以為他毫無希望,怎知他甚受選民歡迎。當時共和黨內有不知名的人士或機構,僱用了一家名叫Fusion GPS的「起底公司」,去發掘特朗普的醜史,企圖在初選中作打擊特朗普之用。

民主黨接手:2016年5月

2016年5月,特朗普正式成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這個不知名的人士或團體當然不再僱用Fusion GPS。就在這時,民主黨總部決定接手僱用GPS公司,繼續發掘特朗普的醜史,用來作大選的攻擊武器。

GPS公司在2016年6月僱用了一名叫Christopher steele的老牌英國間諜,由他負責對特朗普作進一步的調查。由2016年6月至12月期間,Steele發表了多份調查報告(閱讀報告可點擊這裏),內容充滿了所謂特朗普私通蘇俄的證據,並包括一些不可思議的所謂事實,例如說特朗普和他的競選團隊,曾在捷克與蘇俄的代表秘密會面,並說在這次旅程中,特朗普住在以前奧巴馬總統住過的套房,為了侮辱奧巴馬總統,特朗普安排了兩名妓女到他的酒店房間,並授意妓女在床上撒尿。這個充滿假消息報告出來後,被民主黨總部分發到各傳媒機構,企圖中傷特朗普,怎料但由於裏面的指控太驚人,亦沒有任何證據去證明內容屬實,發表後假如是假資料便必定被特朗普以誹謗控告,因此一直都沒有傳媒機構願意刊登。

既然這個報告沒有在大選期間刊登,對大選沒有產生什麼作用。可是,報告的內容成為媒界人士茶餘飯後的談話材料,是公開的秘密,但沒有傳媒機構敢發表,因為沒有任何的證據。

大選之後:2016年11月

大選過後,民主黨開始用特朗普私通蘇俄來誣衊他,同時藉此解釋為何希拉莉慘敗。奇怪的是,FBI和CIA等聯邦調查機構開始介入,並主動地將這份報告傳出去,首先是傳給共和黨議員McCain麥凱恩,由他將報告傳給某些國會議員,因此亦流入傳媒的手中。另一方面,FBI局長Comey將這份報告向奧巴馬總統和候任總統特朗普匯報。由於FBI和CIA主動發出報告,傳媒機構於是覺得這份報告的內容必定屬實,首先由網上八卦網站Buzzfeed將報告35頁內容公開(閱讀報告可點擊這裏),接著報章和電視台也紛紛 當作真實消息報導,一時之間天天新聞都是報導所謂「特朗普私通蘇俄」的莫須有罪名,引發國會進行調查,FBI也公開地加入參加調查,整件事件從此鬧得一發不可收拾。

聯邦調查局角色可疑

gone_fishing_2928055

在這件事中FBI和Comey所扮演的角色值得深究,內中似乎有莫大的陰謀。原來FBI早在2016年10月大選前已經介入,證據顯示FBI曾付Steele5萬元去搜集報告內容的證據(先發表報告然後去找證據,這種手法之卑劣實在無以復加!),這個Steele除了是個小說作家(無中生有地製造事實),還是個騙子,袋了FBI 5萬元一點證據都找不到。雖然如此,FBI依然在大選後不斷對國會和美國人宣稱正在調查報告內有關私通蘇俄的線索,時間上與希拉莉在大選落敗後歸咎於特朗普私通蘇俄配合得恰到好處!

種種證據顯示,Comey其實一直都在陷害特朗普,包括一直對外宣稱正在努力調查私通蘇俄事件,並同時對外隱瞞特朗普沒有被調查的真相,特朗普上任後4個月後,終於看穿Comey的老狐狸真面目,所以馬上將他革職,但這更令Comey決心要陷害特朗普,故他擅自將與特朗普總統開會談話的內容,透過朋友洩露給紐約時報,迫使司法部指派調查專員Mueller 去對特朗普展開調查。

因此,整個特朗普私通蘇俄的事件,似乎是民主黨聯同左翼傳媒和聯邦調查局局長Comey共同炮製的鬧劇,過去九個月他們明知道沒有私通其事,依然不斷向外洩漏消息,繪形繪聲地指控特朗普,難怪被稱為Fake News。

最新情況

目前社會各界都已經知道沒有特朗普私通蘇俄這回事。反而因這事揭發了希拉莉和奧巴馬有私通蘇俄的嫌疑,整個調查的矛頭這幾天開始轉向民主黨、奧巴馬和希拉莉,有可能奧希兩人都要會被國會傳召作供,因此這件事好戲還在後頭,說不定害人者最終害了自己。我希望公義被彰顯,真正私通蘇俄者和散播謊話去害人者被繩之以法。

6/28/2017

我來回答總統的問題

Tweet3

今天(6月24日)早上,特朗普總統的推特提到奧巴馬政府在去年大選之前,早已經知道俄國企圖攪亂美國大選,為什麼不採取行動(總統的意思應該包括奧巴馬政府毫不作聲)?以下我以問答方式來回答總統的問題。

問:俄國有沒有企圖攪擾美國大選?
答:事實證明的確有,但絕對不是與特朗普競選集團合作私通。左翼份子用了多月時間去試圖找出私通的證據,到如今一點證據都沒有。

其實利用電子監控和駭客入侵來收集情報,是國際上常用的手法,俄國在做,美國也在做,我相信中國、北韓、歐洲各國甚至以色列都在做。

企圖騷擾其他國家選舉的事過去也曾發生,例如奧巴馬企圖阻撓以色列大選、奧巴馬企圖阻撓英國脫歐投票,都是鐵一般的事實。

因此,俄國監控和騷擾美國大選是毫不出奇的。

問:希拉莉任國務卿四年,她的電郵有沒有被外國駭客偷竊?

答:絕對有,而且是輕而易舉的事,普通駭客都能做得到,因為希拉莉四年內所有的電郵都在他家中私人的電腦收發,即所有美國的機密電郵都大開中門,任駭客瀏覽,這是希拉莉犯下的嚴重罪行,至今仍未被調查和起訴。

問:為什麼希拉莉要用私人電腦收發公務電郵?

答:因為她要利用職權為所謂克林頓基金會籌款,這是以權謀私的違法行為,為了掩人耳目必須在政府的電腦系統以外進行,因此Comey在去年5月判決她沒有犯罪意圖(intent)是絕對錯誤和荒謬的。

問:奧巴馬政府事先知不知道俄國企圖騷擾美國大選?

答:當然知道,並且證據確鑿,所以特朗普總統才會出這一個推特。

問:既然知道,為什麼毫不作聲?

答:奧巴馬政府不單默不作聲,還在大選前故意欺騙美國人,說沒有俄國企圖騷擾的跡象(請觀看以下的錄像),亦說美國大選是外國無法騷擾的。當時人人堅信希拉莉必然當選,奧巴馬政府不想揭露蘇俄駭客入侵,一方面是不想為希拉莉當選投下陰霾,另一方面是不想將希拉莉私人電腦事件曝光,因此故意對此事隱瞞和撒謊。最後一個原因,是奧巴馬政府無能,無力阻止外國駭客入侵。

問:大選爆冷,特朗普當選,奧巴馬團隊如何處理俄國干擾大選事件?

答:嫁禍特朗普,訛稱蘇俄與特朗普競選團隊私通,一方面為希拉莉落敗作解釋,一方面抹黑特朗普政府的合法性,還可以令特朗普為應付攻擊疲於奔命,說不定能透過彈劾推他落台。奧巴馬希拉莉集團的卑鄙罪行,即使不要面對起訴,也必定受到歷史的審判。

6/24/2017

果然沒有錄音!

特朗普總統終於揭曉跟Comey共進晚膳時是否有錄音這個謎,正如我之前所料(點擊這裡),根本沒有什麼錄音。特朗普的推特提到Comey「要希望當時沒有錄音」,乃是逼使他在國會作證時要講實話,這一招完全是心理戰術,因為特朗普知道Comey是老奸巨,是個會撒謊的敵人。果然Comey在國會作證時,老實地將以前一直不宣佈的事實和盤托出,包括曾三次對特朗普證實說他並不是調查的對象,連將與總統談話紀錄洩露給紐約時報也供認,因此特朗普這一招是奏效的。

trump tweet 1

特朗普用推特宣佈時,亦順便提到其他政府機構可能有不法錄音的情況,現今不少證據顯示,奧巴馬政府長期非法監控美國人(包括政敵)的電郵和電話談話,違反憲法第四修正案給予人民保留私隱的權利,這件非法事件國會已經開始進行聽證,可能連奧巴馬都要出席,好戲在後頭!

trump tweet2

trump tweet3

共和黨的最好朋友

nancy-pelosi-says-hamas-humanitarian-organization-cnn-interview-candy-crowley

共和黨最好的朋友是誰?當然是民主黨黨魁Nancy Pelosi普洛西。

普洛西在國會三十年,由2007年做眾議院多數黨黨魁,做到眾議院少數黨黨魁,在她任內民主黨全力左傾,擁抱自由放縱政綱(墮胎、同性戀、同性婚姻、男女同廁、開放邊境、大麻合法等),結果由上至下失去了超過一千多個議席,參議院多數黨變成少數黨,眾議院由多數黨變成少數黨,總統寶座也被共和黨取走。普洛西照樣霸佔民主黨黨魁的職位,怎樣也不肯放棄。只是她近年已經進入語無倫次的老態,亦照樣戀棧高位,死不放棄。

以下是一些普洛西胡言亂語的例子:

  • “We cannot have deportation without representation.”(“我們不能把沒有代表權的人驅逐出境。”)
  • “Every month that we do not have an economic recovery package 500 million Americans lose their jobs.”(“假如我們的經濟沒有復甦方案,每個月便會導致5億美國人失業。")按:美國全部人口總共才是3.3億
  • “But we have to pass the bill so that you can find out what is in it.”(“但是我們必須通過這個法案,以便你可以找出它的內容。”)
  • “Almost nothing does more as an immediate stimulus than unemployment insurance benefits.”("失業金即時刺激的效力幾乎是無與倫比"}
  • “It’s almost a false argument to say we have a spending problem.”( “說我們有一個花錢的問題幾乎是一個虛假的論據”。)
  • “Obama has never done anything for political reasons"("奧巴馬從來沒有為政治原因做任何事情”)
  • “As far as the Affordable Care Act is concerned, what the president said was completely accurate.”("“就”奧記健保“而言,總統所說的完全準確”。)
  • “ObamaCare is lowering costs and the deficit。ObamaCare will lower everyone’s rates”("奧記健保降低成本和赤字,也將降低每個人的保費”)
  • “I don’t remember saying ObamaCare would lower everyone’s premiums”("我不記得說奧記健保會降低每個人的保費”)
  • “There is nothing in the Affordable Care Act that said that your insurance company should cancel you.”("奧記健保中沒有任何規定你的保險公司必須取消你的保險”。)
  • “You know, as many of the Republicans are using Israel as an excuse, what they really want are tax cuts for the wealthy.”(“你們知道,正如許多共和黨人以以色列為藉口,他們真正想要的是為富人減稅”。)

經過昨日喬治亞州選舉中民主黨慘敗,要求普洛西下台的聲音又再次出現,且看這次她是否能繼續留任黨魁。從共和黨的角度,當然希望普洛西留下,因為她的無知與無能,奠定共和黨2018年中期選舉必定戰績彪炳。總統也同意Pelosi千萬不要辭職:

trump tweet regarding pelosi

以下讓我們回顧一下去年大選前夕普洛西的預測,結果是她每一句預測都是錯的。

6/22/2017

左翼傳媒枉作小人

g06 election

這幾天,對美國政治有興趣的朋友,都會留意在喬治亞州第六選區的一場選戰。該選區的眾議員Tom Price被特朗普總統邀請成為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部長,空缺於今天(6月20日)舉行補選,由共和黨Karen Handel女士與民主黨Jon Ossoff爭奪。

這場選戰令人矚目的原因,是民主黨在一連串選舉失利後,寄望於在這場補選中擊敗共和黨,來證明特朗普總統的政績不佳,民心思變,因此民主黨從外州籌了2千多萬元,務求Ossoff脫穎而出。

我亦有注意這場選舉,因為之前一兩個星期傳媒的民意調查都說Ossoff大幅度領先,跟先前傳媒說希拉莉大幅度領先特朗普差不多。但我覺得不可能民主黨會贏得這場補選,結果今晚Handel女士以52-48勝出,Handel女士成為喬治亞州第一位女性眾議員,跟特朗普勝出的情況相似。

左派傳媒以假民意調查推波助瀾,企圖影響選情,但似乎選民相當有主見和決心,傳媒的偏袒報導對結果毫無作用,傳媒再次枉作小人。

民主黨過去4個月已經在四場補選中落敗,應該想一想為何選民繼續唾棄它越來越左傾的政綱,和越來越激烈的手段。民主黨再不清除像Nancy Polosi和Maxine Waters這類毫無建樹的黨魁,和徹底脫離克林頓家族的陰影,將會繼續長期成為少數黨。

6/20/2017

左派奮力要拖特朗普下台

Election Protests California

左翼份子與建制派(包括兩黨的元老),繼續對特朗普總統進行多方面持續和無情的攻擊,務要推翻去年大選的結果,將特朗普總統拉落台。這種行為是對6千3百萬名投特朗普一票的選民的侮辱,亦是將美國成為世界笑柄的畸形行為。左仔亦深信,即使一時未能將特朗普拉下馬,也可以令他忙於應付接踵而至的猛烈攻擊而無暇施政,其實是要損害美國和美國人民利益的敵對行為。

他們這些仇視行為,其實在特朗普當選後馬上開始。這個所謂「私通蘇俄」(collusion)的指控,內容是特朗普和他的團隊在競選過程當中與蘇聯聯手,入侵民主黨總部和希拉里的電郵系統,將資料盜取後,特朗普團隊與蘇俄共同計劃,按時將偷來的資料透過Wikileaks逐日發表來打擊希拉莉,結果導致她大熱倒灶。這個指控荒謬之處,我已經有多篇文章分析;整件事完全是左翼份子憑空想像出來的,連民主黨內的要員都已經承認沒有任何證據。

既然指控私通蘇俄無法成立,左仔現在的策略改為指控特朗普總統本人妨礙司法公正(Obstruction of Justice),但既然沒有私通蘇俄的罪行,又何來妨礙司法公正呢?左仔只能拿著一點,就是Comey作證時說特朗普希望他們放過已經被辭退的Flynn將軍,就此便要指派特別調查員和十多名律師去調查總統妨礙司法公正?對充滿憎恨的左仔來說,根本不需要證據和邏輯,總之一味製造煙幕,加上主流傳媒助紂為虐,便造成目前這種政治迫害的恐怖現象,實在是令人痛心的。

目前的情況與危機分析如下:

  • 由於在Comey作證之後,司法部第二天便指派Mueller作為調查專員,Mueller跟Comey過去關係密切,在這幾天亦請了十多位都是擁護民主黨的律師作助手,所以無法確定Mueller是否會作出公正的調查。從最壞的角度看,這是一個最厲害的陷阱,即使無法證明特朗普本人妨礙公正,也可能會將他周圍的要員(包括女婿)拖下水,就像以前將副總統Cheney的助手Scooter Libby入罪一樣。這些調查員可以在調查過程當中,問一些很久以前發生的事,被調查者的答案與事實稍有出入,便會被指控提供假證供。
  • 這個調查會不斷有消息洩漏,讓左翼傳媒天天抹黑總統,企圖造出一個腐敗的形象,和令人以為大部份美國人都不支持總統。這種攻擊在以下數年會成為特朗普的重擔,令他施政更事倍功半。(按:根據CNN最近民意調查,7成美國人不希望調查總統所謂妨礙司法公正)
  • 這些所謂調查,已經成為政治的工具–民主黨希拉莉,Loretta Lynch做的明明是違法的行為可以逍遙法外,莫須有的罪名卻不斷進行調查,一個講求法治的國家,到了正邪不分,是非顛倒,黑白不明的情況,是相當危險和可悲的。

毫無疑問這是一場政治鬥爭和政治迫害 ,目的是要特朗普下台,但特朗普是一個非常有決心的人,不會輕易就範,因此雙方的角力會繼續,可惜特朗普雖然是共和黨的總統,而共和黨目前控制兩院,左仔本來應該無法得逞的,但似乎共和黨中不少議員對特朗普的支持度不高,變成特朗普要獨力承擔,實在是不容易的。因此我們應該為他切切禱告,除了求上帝保守他一家的人身安全之外,更賜他智慧和能力去戰勝敵人。

6/20/2017

反對特朗普的兩條陣線

gettyimages-622089650_custom-6b10c85e55da3845ca4d387f39f025c78f8b02c5-s1000-c85

從這幾天發生的事,可以看到民主黨和極左人士反抗特朗普當選,已經到了一個將美國推向內戰的瘋狂地步。

反對派第一條陣線是由前聯邦調查局局長Comey作急先鋒,他在國會作證之後我們才知道,原來在被炒魷魚前已經對特朗普相當憎恨,在當調查局局長時已經不斷洩漏消息去中傷特朗普。如今由他引出這個Mueller的特別調查員(Special Counsel)原來是Comey的死黨,本來要調查特朗普是否私通蘇俄,這條路不通行後,近日改為調查特朗普是否防礙司法。這些所謂調查很可能別有用心,目的是要打擊特朗普政府。我不明白為何希拉莉和Loretta Lynch之流明顯的罪行沒有人去調查,反而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不斷要調查特朗普。特朗普要在以後的日子應付這些調查,只有妨礙了他履行總統的職責。

第二條陣線,是慫恿極左分子襲擊特朗普和共和黨議員。他們有人手拿著像特朗普的血淋淋頭顱,有人在紐約舞台上行刺像特朗普模樣的Julius Caesar,這些不斷的鼓吹和煽動,開始影響 一些持極左思想的人,他們可能真拿起武器來進行攻擊。這兩天大家都在談維珍尼亞州極左人士James Hodgkinson 槍傷多名共和黨議員的事。以後這一類襲擊事件會陸續有來。

目前看來,這兩條陣線沒有停下來的趨勢,因此特朗普政府要面對的困難是非常重大的。這兩條反特的陣線其實是反美和反人民,現在是擁護他的民眾出來支持他的時候,我們也要為總統與家人的人身安全祈禱。

6/15/2017

再思Comey

170512125536-james-comey-super-169

我還有點關於Comey在國會作證的感想,是有關他承認將政府機密洩露給敵對總統的報章。

  • Comey是聯邦政府高官,而且聯邦政府刑事調查部門的最高主管,本身亦是律師和前檢控官,對法律當然熟悉,應該知道擅自將政府機密洩露是犯法的行為。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我希望他短期內被起訴。
  • 特朗普政府上場之後,政府內部機密不斷外洩,沒有人想到其中一個罪魁禍首是Comey。現在各方估計不少之前洩露的機密都是來自他,並且應該是在他任內已經開始。這種做法除了違法之外,更違反道德誠信。
  • 他假如不喜歡特朗普總統便應該辭職,而不是戀棧高位,同時做內鬼,吃裡扒外,這是作為僱員最起碼的忠誠。
  • 他證供中提到被前司法部長Loretta Lynch強迫他將希拉莉的刑事罪行調查(criminal investigation)降級至「事件」(matter),他也是照做,可見他並不是一個堅守原則的人。 Comey過去處心積慮要建立一個公正廉明的形象,現在才看到其實他是一個陰險卑鄙的小人,可謂知人口面不知心。有這樣的僱員或朋友在自己身邊,等於是計時炸彈。

相信特朗普總統後悔為什麼不一早炒了這個人。

6/12/2017

冷血路人見死不救令人髮指!

最近在網上流傳著一個錄影,是今年4月21號在中國河南省駐馬店市解放大道和學院路十字路口發生的一宗慘劇,一名姓馬的女子在馬路上被一輛的士撞到,的士不顧而去,女子倒在斑馬綫旁邊的地上,曾一度抬頭,但因受傷嚴重無法起來。當時馬路不少行人經過,人人視若無睹,繼續以正常的步伐走過馬路,沒有一個人伸手幫助她,結果一分鐘後她被另一部車子輾過,一條生命便這樣結束。這段影帶最近才流傳出來,已經被3千萬人看過,中央電視台也作為新聞報導,人們都對中國社會人民見死不救這種冷血行為感到震驚。這件慘劇已經被當地公安局證實,並宣佈已緝拿兩名涉事司機歸案。由於這條影帶太震撼,據說現今已經在中國大陸禁播。

我已經有多年拒絕進去中國,不論那裡景色多麼漂亮,即使免費請我旅遊我也不會去,就是不想見到這種表面經濟繁華而人心卻是日趨敗壞的情況。難道今天的中國只是人人向錢看,連起碼的道德都欠奉!?

這條影帶放在下面,膽小的讀者請不要進入觀看。

後記:有人告訴我,大陸人如此冷漠甚至冷血,是因為假如他們幫助其他人的話,隨時有可能會被對方陷害,所以人人都不肯幫助其他人。假如這是真的話,整個社會已經進入一個相當恐怖的狀態!

一位讀者提供以下資料:記得多年前有一個好心人幫手扶起被車撞倒的人去醫院,反而變成被告撞人,當地法官判好心人要賠償醫療費用和其它支出,由於法官不問事由錯判。不得上訴- 從此以後任何無証明人和事都不理,不是人民,而是社會法制不健全,怕好心變壞事。

6/11/2017

到底有沒有錄音?

studer-c37-analog-tape-recorder

在前聯邦調查局局長Comey被國會傳召作證這件事上,有一樣很耐人尋味的插曲,值得我們花點時間研究一下:國會傳召Comey作證之後,在5月12日清晨特朗普總統發出了以下推特:

tweet tape

這個推特說,Comey在向傳媒洩漏消息之前,最好希望那天談話沒有錄音。總統這個推特一出,沒有人知道他到底是指什麼,他也懶得解釋,故人人都在猜測。現在Comey作證完畢,我們可以來分析這個推特的意思,但首先我們要明白,特朗普雖然經常不按理出牌,但絕不是一個傻瓜,而是一個非常聰明和懂得策略的人,所以他的推特並非無的放矢,而是必定有深意。聽證會之後,媒體不斷問他是否真的有這個錄音;國會裡的民主黨議員也聲言要特朗普將錄音交出來。特朗普只是說:我近期會告訴你,你們等著吧。似乎這是一貫特朗普將傳媒和左仔玩弄於手中的技倆重演。

到底特朗普為什麼要提到錄音?到底是否真的有錄音?以下為你解畫。

首先,我們要明白兩件事。第一,Comey被特朗普總統炒魷,而且是用相當不客氣的手法(Comey午餐時看電視才知道,連辦公室也不能回去,是帶侮辱性的炒魷)。Comey本身是一個相當陰險的人,被特朗普如此公開羞辱,一定深深不忿,起碼在國會作證時不會是特朗普的粉絲,乃是一個所謂disgruntled ex-employee。第二,當日他們晚膳是單對單,只有他們兩個人,你講對我講,沒有證人在場,因此Comey可以順口開河,甚至說特朗普告訴他曾經殺人放火,也是無第三者對證。憎恨特朗普的傳媒,根本不會理會是否事實,只要Comey提出來就會成為CNN、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的頭條新聞。聰明如特朗普當然知道Comey其實是兩頭蛇,對特朗普毫不忠心,可以對特朗普造成重大的傷害,而令特朗普無還手之力。

明白了以上兩點,你便會知道特朗普為什麼要發出那個推特。請注意:他並沒有說談話真的被錄了音,他只是說Comey 在洩露消息給傳媒的之前要考慮當時是否有錄音。特朗普此舉顯然是迫使Comey講真話,不要以為是你講對我講便可以隨便亂噏,砌總統生豬肉,因為假如有現場錄音的話,他說的謊言馬上會被揭穿,而在宣誓下作假證供是嚴重的罪行,因此特朗普此舉是要迫使Comey在國會說實話。順便一提,這個推特顯示特朗普早已經知道Comey是向傳媒洩漏消息者,果然,Comey自己在國會也承認他就是洩密的Leaker。

在聽證會上Comey承認了兩件他以前從沒有向外確認的事實:第一,是他的確曾經三次告訴總統他並不是調查的對象,亦即是他根本完全與所謂私通蘇俄事件無關。在聽証會上,Comey亦承認了第二件從未對外承認的事實,就是:根本沒有證據特朗普和他的團隊與蘇俄私通,去影響大選的結果。我在早前「我看Comey在國會作證」一文內已經提到,這是Comey 一直在拖延時間、讓假傳媒發放假消息去打擊特朗普的卑鄙手段, 但我相信他在與特朗普共進晚饍時一定有向特朗普交代這兩件事,但他從不肯對外公開宣佈。如今他在聽證會內將這兩件事和盤托出,相信是被「可能有錄音」逼出來的。昨晚Ann Coulter這位才女在Tucker Carlson的訪問中,也有提到這點,就是特朗普這個推特,令Comey 不得不將這兩個事實說出來。須知道,這兩點是過去這七個月傳媒和左仔向特朗普攻擊的主要武器,如今這兩個武器都證實是子虛烏有。特朗普這一招,是透過Comey的口去拆毀傳媒與左仔設下的炸彈。。

到底有沒有錄音呢?現在大家都在猜測,特朗普昨日也說「短期內會話你知」,其實就是讓他們「心思思」,以為又係另一個水門事件,憑錄音便拖總統落馬。他又對左派傳媒說:「說出來你會很失望」,這些都是特朗普玩弄傳媒的招數,我估計是根本沒有甚麼錄音

6/10/2017

我看Comey在國會作證

170608101827-05-comey-testify-0608-exlarge-tease

看完了前聯邦調查局局長Comey今天在國會作證,得到以下結論:

  • 第一,Comey這個人的確是個陰險小人,做事閃閃縮縮,只為自己仕途着想,一味玩弄政治,既不忠也不義,沒有資格作調查局局長,被炒是活該,之前建立公正的形象原來是假象。
  • 第二,Comey承認所謂特朗普和其競選團隊在競選期間私通蘇俄,企圖影響大選結果,是完全沒有絲毫證據,連極左翼評論員Chris Matthew也說私通一事無事實根據。但Comey一直沒有對外作這個宣布,反而對外界說正在盡力調查這件事,讓美國人以為真的有私通蘇俄的嫌疑,明顯地其目的是要讓假傳媒繼續作假新聞報道,去打擊特朗普政府。
  • 第三,Comey證實特朗普總統從來不是調查對象,他亦曾經三次主動通知總統,但他從來沒有向外界澄清,連五月三日在國會作證時,被直接問及總統是否正被調查,他也不肯正面回答。以致外界多月來以為特朗普正被調查,明顯地其目的亦是要讓假傳媒繼續作假新聞報道,去打擊特朗普本人,這對特朗普是不公平的。Marc Rubio議員說得好:你(Comey)洩漏其他消息,卻從不肯洩漏總統並非調查對象這個消息。言下之意,是你偏袒某一方,居心叵測。
  • 第四,Comey作證中提到前任司法部長Loretta Lynch企圖阻止他調查希拉莉,要他向外界訛稱並非刑事調查(criminal investigation),而只是例行公事("a matter")。原來「妨礙司法」(obstruction of justice)的不是特朗普,而是前司法部長。我的問題是:為什麼如此清晰的違法事件都沒有人調查?
  • 第五,Comey將他與總統私人談話內容記下,然後交給在哥倫比亞大學任教的朋友,要他將資料洩露給紐約時報。這種卑鄙的行為,有可能會為Comey帶來法律上的責任。原來近期許多政府內的機密被洩露,消息的來源就是這位前聯邦調查局局長,這是我們在今天之前沒有想到的。Comey公開承認了洩漏政府文件,將會為他帶來兩個極大的麻煩:第一,他在5月3日在國會作證時,曾宣誓後對Grassley參議員說他從來沒有洩漏政府機密文件,亦沒有透過第三者洩漏,如今他承認有洩漏行為,因此可能犯了發假誓和作假證供的嫌疑。第二,這份紀錄了和總統談話的文件,是在他還是局長的時候做的,乃是調查局的內部文件,是屬於政府而不是屬於Comey私人擁有的。他在被辭退之後,在未經調查局同意下擅自將這份文件帶走,這已是嚴重的罪行,因為政府的文件私人是不能隨便帶走的。再者,將非法帶走的政府文件擅自交給其他與FBI無關的人士,這個行動本身亦是非法的(朋友接受這些文件也是犯法的)。最後,他在未得到調查局同意下,擅自要求這位朋友將資料洩漏給傳媒也是犯法的,司法部應該徹查和起訴(剛剛讀到,總統的律師已經向國會和司法部提交文件指控Comey違法)。
  • 第六,Comey在解釋為何他要將機密文件洩露的時候,說理由是他讀到總統在推特上說「他們的談話有錄音」,所以他便恐懼起來,才決定將與總統談話的紀錄透過朋友洩漏給紐約時報。可是,昨日特朗普總統的律師Kasowitz 發現Comey這個講法是謊言, 因為紐約時報刊登洩漏的談話內容是在4月11日,可是特朗普總統那個推特是4月12日才發出的。在此可以看到Comey不單是個說謊者,而且撒謊的技巧相當笨拙。

整體來說,聽證會沒有傷害到特朗普,反而澄清了好幾個不利於特朗普的謠言。聽證會最大的輸家是磨拳擦掌要彈劾總統的左仔和假傳媒,第二個輸家便是這個Comey小丑 (Comey應該改名為Comedy!!)。今天股市十分穩定,可見市場也相信特朗普不單無事,還佔了上風。

以下請你聽聽Comey在國會作證的錄音片段,看看這個困惑、軟弱、恐懼的人竟然是聯邦調查局的局長!

6/8/2017

Comey作證有何影響?

今天早上許多美國人留意前聯邦調查局局長Comey先生在國會作證,憎恨特朗普的左派人士都熱切期望Comeyt的證供能帶來彈劾(impeachment)總統證據。證據兩方面: 指控他企圖阻止聯邦調查局調查Flynn將軍有關私通蘇俄,和企圖影響聯邦調查局進行公正的調查,因為Comey私下與特朗普總統共進晚餐時,特朗普要求他效忠總統。

我相信左仔和假傳媒會大失所望,即使Comey所說的是真實,是否構成特朗普犯了應被彈劾的過錯呢?答案非常簡單:絕對不是。昨晚前聯邦檢察官Andrew McCarthy先生在Tucker Carlson的電視節目中,清楚解釋為何左仔和假傳媒對特朗普的兩項指控是完全不成立的。

第一,即使總統企圖影響聯邦調查局調查的對象,也不構成阻礙司法公正,因為阻礙司法公正必須有腐敗corruption的企圖,在總統與Comey的談話中,總統只是分析說Flynn本身 是個正直的人,而且因對副總統隱瞞事實這件事被解僱,這件事應該告一段落,無謂再對他進行調查。即使這是施加壓力,也不構成妨礙司法公正。

其次,就是特朗普總統有沒有權力要求下屬對他表明效忠呢?這一點跟聯邦調查局到底是否真正一個獨立的部門有關。聯邦調查局是司法部之下一個部門。而司法部則是政府行政部(Executive Branch)門裏面的一部分,司法部長是直接隸屬總統,總統要求下屬忠誠,沒有甚麼大不了。

請大家花幾分鐘時間看看Andrew macCarthy 在Tucker節目上的解釋,你便會明白Comey的作證完全不會影響總統,左仔和假傳媒是枉作小人。

6/8/2017

提防假新聞以假亂真

請先看以下這一段影帶,你會看到這隻黑貓被主人大力掌摑兩下,被迫從一張椅子跳到另外一張椅子。很明顯,貓是不想做的,但由於害怕被掌摑,因此被迫要順從。

這條影帶是由防止虐畜會PETA(People for the Ethical
Treatment of Animal)機構發出的,目的是要提醒人們動物經常被人虐待。假如你是貓狗的主人,看到這電影帶一定會相當憤怒。

且慢,請看以下這一段短片:

近日大家都經常聽到假新聞(Fake News)這個名詞;由於科技發達,親眼見到的東西都未必可信,尤其科技在別有用心的人手上,可以用來作欺騙人的工具。不論這個機構的目的如何高尚,使用虛假的報導來傳達理念都是不對的。這個機構拍了這短片之後,再加上發言人的講話,然後交給公關公司去廣傳,而且已經訂了日期放在 Youtube上。幸好公關公司發覺短片是虛假的,之後不單拒絕代為宣傳,更將這件事向大眾揭發。

奉勸大家在假新聞和假傳媒充斥的年代,聽到或看到任何東西都不可馬上相信。

6/8/2017

英國再被回教恐佈份子襲擊

今天英國又發生恐怖分子襲擊,是在市中心倫敦大橋上,又是用貨車撞人,然後從貨車跳出用刀刺殺行人,並一邊高叫:「這是為了真主」。目前7人死亡,48人受傷(21人目前在危險期),3個恐怖分子被警察當場擊斃。

毫無疑問,這又是伊斯蘭恐怖分子的作為,乃繼兩個星期前英國Manchester 演唱會炸彈襲擊事件,那次 23個無辜的成人和孩子死亡,一百多人受傷。之前,在3月22日已經在Westiminister大橋上發生過類似恐襲事件,導致6人死亡,50人受傷,連首相都要緊急疏散。即英國在過去3個月內已經三宗回教恐佈份子襲擊事件。

由於歐洲由英法德三國帶領,過去容許大量伊斯蘭國家移民進入,當中亦包括恐怖分子,已經是引狼入室,坐以待斃,無法收拾殘局,只等待恐怖分子下次襲擊,可憐的是隨時被恐怖份子擊殺的國民。

政府其中一個最重要的責任,就是保護國民的安全。當政府保護人民的政策,只是提醒人民有事的時候「逃跑、躲藏和叫警察」,人民的生命便沒有保障,政府也形同虛設。runhidetell歐洲無邊界的移民政策,加上全面禁止國民擁有槍械,令國民生命隨時受到危害,但Angela Merkel之類的當權者無視危機,堅持讓移民湧入,還要不斷提醒國民不要發表敵視伊斯蘭教(Islamphobia)的言論,逆來順受,其居心為何,的確令人費解。

6/3/2017

癲婆令左右派同心

kathygriffin-trumphead_IG-1-e1496344047783.jpg

CNN電視台有一位並不詼諧的諧星,名叫Kathy Griffin,亦是一個極其憎恨特朗普總統的左女,上星期做了一件自以為很詼諧的事,就是將一個很似特朗普總統血淋淋的頭顱拿在手中拍照,然後將照片發放。照片一出來,左右派人士齊聲譴責,特朗普總統11歲的小兒子Baron尤其感到震驚。這個舉動,已經超越了人性的範疇,幾天之後,在一片譴責聲中CNN將她炒魷。

今天(6月2日)這一個癲婆由律師陪同開記者招待會,會上聲淚俱下說受到特朗普家族(Older White Guys)逼害,令他失去工作,看來她還要控告特朗普的小兒子,竟敢在看到那幅照片之後感到不安,等於對她進行欺凌(Bullying)。這名顛婆真是滿身是膽,連這樣的話也說得出口。

做錯了事便應該誠懇地道歉,或許會得到人們原諒。她不好好地真心道歉之餘,還要指責他人逼害,實在沒有比這個更加愚蠢的行為。

這件事唯一的好處,是讓左右派同心譴責她。

6/2/2017

歡呼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議

特朗普總統剛剛在白宮玫瑰園宣佈,美國立即退出所謂巴黎氣候協議,兌現了他競選時的承諾。

swim記得我三四歲時,父親工作的銀行同事一同去海邊游泳,我一下水發覺水很冷,便說要拿些熱水倒入海中去令海水變暖,逗得父親的同事們哈哈大笑。其實,所謂「氣候改變」(Climate Change)是左仔無中生有的騙局,目標是到2100年時全球平均氣溫必須降低攝氏2度,真正的目的是左仔夢寐以求的全球一體化(globalism)。上帝創造天地萬物,並且維持自然界的現象,包括氣溫的升降,都不是人力可以控制的,就像你我不必擔心氧氣的成份,上帝的大能大力足夠給予適合人類生存的氧氣,(評論員Mark Steyn說得好:左仔認為我們無法控制自己國家的邊界,卻認為我們可以控制天氣和氣溫),無需人類越俎代庖,去代替上帝管理地球溫度。當然,人要好好保持環境生態不被污染,但要妄圖用人力去升高或降低氣溫是天方夜談,其實是左派用來懲罰美國,並藉此發財(前副總統戈爾賺到盤滿缽滿便是憑著販賣氣溫升高這個騙局)。請看以下有著名天氣學(Climatology)專家Cliff Harris和氣象學(Meteoroology)專家Randy Mann發表的全球5000年氣象圖,便看到地球氣溫有升有降,是自然的現象:

6703866_orig

巴黎氣候協議是2016年9月奧巴馬快落台前簽署,像之前的所謂京都協議一樣,根本不可能通過國會。這協議自願限制美國工商業的發展,並要每年繳交一千億的所謂「綠色氣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去資助發展中的國家,更可怕的是將美國的經濟政策交由外國主導。 特朗普總統說,退出巴黎氣候協議是要將美國的自主權(sovereignty)取回;美國過去一直在改善環境生態,不需要參加甚麼協議,去將國家主權和財富轉移到其他國家。

我對總統不理強大的壓力,堅持退出這個不平等的協議喝采。

6/1/2017

後記: 總統宣佈退出巴黎氣候協議後,61個美國城市的市長宣佈他們會照樣履行巴黎氣候協議內的條款,即不理會聯邦政府參加不參加,他們自願遵守巴黎氣候協議內有關削減排碳的規定。這61個城市都是民主黨的重地,包括賓夕凡尼亞州的匹茲堡(Pittsburg)市,她的市長還說:特朗普不是他們的總統,因為在大選中八成匹茲堡的市民都投票希拉莉。

Capture

我看到這個消息,第一個反應是:好嘢!你們有種,阿公唔參加你都照樣參加!但是回心一想,你的城市自願受到巴黎氣候協議的限制,將更嚴格的排碳規定加諸你城市的工業,他們會留在你的城市嗎?美國全國那麼多城市,為何要留在你的城市呢? 工業離開,就業當然有影響,你們的城市受得了嗎?

還有一樣更嚴重的,就是巴黎氣候協議規定,發達國家要每年送 100Billion(一千億)給發展中國家,這是美國退出協議的主要原因之一。這61個勇敢的城市,是不是照樣履行這個送錢的規定呢?是的話,如何計算每個城市要分攤多少?更現實的是:這些錢從哪裏來呢?你城市內的居民會同意你拿納稅人的錢去資助世界上其他發展中的國家嗎?這61個民主黨長期操控的城市,包括十分口響的匹茲堡市,都是屬於比較貧窮的城市,這61個城市中不少是所謂「庇護城市」,即是大開中門讓非法移民住在其中,並給予政府福利。這些非法移民都不是納稅人,如今納稅人除了要養非法移民外,還要送錢給發展中的國家,假如你是哪些城市的納稅人,而你可以搬走的話,你會留下來嗎?

Michael Savage曾說過,「自由(左翼)主義是一種精神病」(Liberalism is Mental Disorder),我本來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現在看到左翼分子的行為,開始明白這句話的智慧。

點擊這裡讀我對巴黎氣候協議的看法。

6/2/2017

先定罪,再到處去尋找證據!

民主黨與主流假傳媒咬著特朗普和他的團隊不放,硬要說他們在大選前私通蘇俄,即使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證據,但也停止不了他們一面堅持進行調查,一面透過「假新聞」大放煙幕,已經成為一場witch hunt鬧劇,不知道他們如何收科,但由於已經「洗濕個頭」,不找出一點證據是無法交代的。但證據是不能捏造的,因為有六千三百萬人投特朗普一票,他們不會閉起眼睛任由民主黨和假傳媒隨便冤枉總統。

到底他們有沒有證據呢,你看看下面這個錄影,聽聽他們自己說的話便知道了。錄影最後講話的是Alan Dershowitz律師,他給本身是一位左翼的律師,但他比較有正義感,他被訪問時提出:先斷定某人有罪,然後到處去找入罪的證據,是不符合美國司法和民權的制度。

如今他們不單將矛頭指向特朗普,最近幾天也將他的女婿Jared Kushner揪出來鬥爭,指恐他在特朗普當選之後與蘇俄設立「後門」互通聲氣,提出這些指控的人大概沒有想到,既然他們指控特朗普和他的競選團隊在大選前已經私通蘇俄,還有什麼需要在大選之後由女婿透過後門互通聲氣呢?不是早就已經建立了互通聲氣的渠道嗎?

這些人已經被仇恨掌控,連起碼的邏輯也失去,簡直是到了瘋狂的地步,且看他們如何在美國人面前收拾殘局,自圓其說。可惜的是,這批人阻礙了新政府施政,等於是與人民為敵。

6/1/2017

特朗普首度出國訪問表現不錯

trump in middle east

特朗普總統已經從國外回來,這是他上任之後第一次到外國訪問,他選擇第一站到沙地阿拉伯,當然有特別的戰略原因。他在哪裏與50位伊斯蘭教國家元首在一起,發表了一篇相當重要的演說,要求這些國家積極參加反恐,不讓他們的國家成為恐怖分子的基地。他這篇演講既得體亦一矢中的,似乎也被這些國家接納。許多人注意到回教國家領袖對特朗普的歡迎和尊重程度,比對待奧巴馬更為隆重,對特朗普的講話更受落。要明白箇中原因,則必須了解阿拉伯國家尊重強勢的政治家。奧巴馬到訪沙地阿拉伯時鞠躬作揖,並為美國過去的行為道歉,他以為持謙卑的態度便能獲得阿拉伯國家的尊重,是對阿拉伯國家尊敬強者這一個觀念毫不了解。 奧巴馬打恭作揖,只是令人家看不了美國。特朗普以一個強者姿態出現,反而備受尊重。

這個演講在美國有一個小插曲,美國老牌新聞界前輩Bob Schieffer 接受CNN訪問時表示讚賞特朗普的演講,說特朗普表現得很總統化(presidential)。他似乎忘記了CNN是逢Trump必反的假傳媒機構,因此訪問者馬上提醒他,他這樣讚賞特朗普等於將他「正常化」,原來在CNN這班假傳媒人士的眼中,特朗普是「不正常」的,這樣詆毀自己國家元首,也只有「不正常」的假傳媒才說得出口。Bob Schieffer 回答說:我不是要將總統「正常化」,我只是要盡新聞報導員的職責而已。

特朗普總統第二站是到以色列訪問,亦順道到伯利恆與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會面,特朗普一方面清楚地表示美國絕對支持以色列,另一方面卻要進行斡旋外交幫助以色列與巴勒斯坦達成和平相處。以巴雙方都表示願意參與和平討論,特朗普此行可能會為以巴悶局開展一個新局面。以前奧巴馬無法做和事老,因為以色列對他不信任。

特朗普接著到梵蒂岡與教皇會面,在特朗普競選的時候教皇曾經講過一些對特朗普不利的說話,特朗普到訪表示與教皇盡釋前嫌。這個教皇其實是個社會主義左仔,我對他是否得救也有懷疑,因此我對特朗普到梵蒂岡訪問只當是一個政治秀,對美國前途與世界和平毫無作用,這個教皇不會支持特朗普的政策,見了等於沒見。

之後特朗普對歐洲與NATO國家開會,非常直接地告訴他們若要美國繼續提供防禦, 必須按協議付出保護費,因為要美國納稅人掏荷包去保護歐洲是不公平的。特朗普在歐洲的講話更看出他直言的性格。

特朗普此行是相當成功的,如今他回來要馬上將注意力集中在國內許多的難題,包括要通過聯邦預算和健保修改,都不是容易的事。

5/28/2017

希拉莉智慧超低

172605-hillary-clinton-wellesley-video-tease-405p

中國人有一句話:「敬酒不吃吃罰酒」,俗一點就叫做「自己攞來衰」和「唔識做人」。希拉莉就是這樣缺乏智慧的笨人。自她競選落敗之後,特朗普總統沒有對她進行任何刑事調查(雖然Lock Her Up的聲音不絕),看來是想放她一馬,不想秋後算帳。假如她有一點自知之明,知道犯下的罪案極其嚴重,便應該靜靜地退居幕後,蹈光養晦。怎知此人不知好歹,面皮特厚,智慧特低,經常出來向特朗普放冷箭,還公開宣佈參加所謂「反特朗普陣營」。昨天她在 Wellesley大學畢業禮演講,竟然公開攻擊特朗普,妄想兩院都是少數黨的民主黨彈劾(Impeach)他,並公然說特朗普政府將會羞愧地收場。此人腦筋之笨實在無與倫比,她這樣做等於是公開請求特朗普開始對她進行刑事調查,可能她有自虐狂(我希望她如願以償)。其實我一直希望新政府開始調查克林頓家族的嚴重罪行,並將其繩之以法,以大快人心。

最近有消息說希拉莉2020還要捲土重來競選總統,奉勸這位婆婆, 為了你自己,為了國家,退休吧!

5/26/2017

後補:5月30日,希拉莉接受電視台訪問,談到她競選失敗。她先說,會對自己做的決定負全責,跟著她說,競選失敗並不是因為她自己的決定錯誤,而是有許多外來的因素令她失敗,接著她數出十多二十種因素。這個沒有自知之明的笨婆娘還是那一套,所有失敗都是別人的錯,與她政綱不明朗、傲慢、腐敗等無關。連左派報章Washington Post和網站Vox也忍不住譏笑她,左翼參議員Al Franken也公開建議希婆收皮(move on)。Fox News做了一個表,列出所有她歸咎的人和機構

clintonblamegraphic

左仔的猙獰面目

以下就是美國的左翼份子(自由放縱派人士)支持的政見, 這就是他們心中的理想城市:

  • 重罪犯放出來,非法入境者則自由進入,並讓他們在「庇護城市」(sanctuary city)內享受政府福利。
  • 讓男孩自由進入女孩的浴室更衣室,鼓勵兒童自由選擇自己性別,甚至進行變性手術,由政府(即納稅人)負擔手術費用。
  • 鼓吹同性婚姻,以同性戀行為為榮,迫害不贊成同性婚姻的人士。
  • 警員執行公務時開槍,不論誰對誰錯,必定錯在警察,尤其是開槍對象是黑人,因為Black Lives Matter。
  • 透過政府機構(例如國稅局IRS)迫害基督教團體和基督徒,禁止學生在學校祈禱或查經,阻止和威脅牧師的發言權。
  • 無視退伍軍人的需要(因為覺得他們是戰爭罪犯)。
  • 全面推行大麻合法化,無視大麻對身體的損害,和對年青人身心的壞影響。
  • 殺死未出生和即將出生的胎兒,容許未成年少女墮胎而無需家長同意或知道,迫害勸告女性考慮不要墮胎的機構或團體。
  • 燃燒和踐踏美國國旗,以自己的國家為恥。
  • 接受伊斯蘭恐怖主義的野蠻行徑,拒絕提到「伊斯蘭恐怖份子」這個名稱,致力容納更多從回教國家來的難民.
  • 透過傳煤天天發放假新聞去打擊總統和持保守思想的國民。呼籲暗殺總統,或高舉中指去侮辱總統,鼓吹彈劾(impeach)總統。
  • 鼓勵透過煽動騷亂去推翻政府,鼓勵遊行示威兼燒毀小商業,攻擊無辜的旁觀者,摧毀城市財產。
  • 鼓勵言論自由–但只限與自己意見相同的言論,迫害意見不同者(特別是保守派人士或基督徒),提倡所謂政治正確。

假如左仔統治美國,美國會變成怎樣的國家?你看看那些長期被左仔管治的大城市(芝加哥、底特律、聖路易斯、屋崙、巴爾的摩、費城、紐約市等)便知道了。特朗普擊敗希拉莉當選總統,就是因為大多數美國人都不願意接受和跟隨左派這一套。

5/23/2017

左翼份子瘋狂搗亂

這兩天左翼假傳媒和逢Trump必反的搗亂者,已經到了瘋狂的地步,天天在策劃和夢想彈劾(Impeach)總統,或期望總統自己退位讓賢,或期待總統被他們逼瘋了要入瘋人院;連有些共和黨議員也開始搖擺不定,整個美國被這些本地恐怖份子(domestic terrorists)搞得雞犬不寧,昨日股市跌了370點,就是多得這班搗亂份子的傑作。所有持有股票的朋友都應該譴責這些搗亂分子。華盛頓郵報等假傳媒天天放假新聞,以為謊言說多幾次便成為事實。他們忘記了特朗普是6千3百萬美國選民合法選出的總統,並且沒有任何證據證明特朗普犯了要被彈劾的罪名,這一切都是搗亂份子打亂政治運作,和要分化社會。假如在極權國家,這些搗亂分子老早已經拉出去槍斃了!

搗亂份子趁著Comey被炒,利用他來大做文章, 說Comey 指特朗普企圖阻撓他調查私通蘇俄事件。可是, Comey在5月3日在國會宣誓作證時說,白宮從未有阻止他調查,請看他當日在國會作證時的錄影:

 不論真實的情況如何,也阻礙不了左翼傳媒加上叛亂分子無中生有、天天造謠、唯恐天下不亂!

昨天司法部宣布委派前聯邦調查局局長作 Special Counsel(特別顧問),去負責調查所謂「通蘇俄事件」,我贊成這種做法, 雖然特別顧問不比 special prosecutor, 他沒有權力去起訴。即使是特別顧問,也可以將這個荒唐的私通蘇俄指責徹查之後水落石出,整件事就過去了。

我這幾天一直盼望司法部不單止調查所謂「特朗普競選團隊私通俄羅斯」這個無煙大砲,更重要的是指派 Special Prosecutor去徹查克林頓家族私通蘇俄、洩露國家機密去為自己圖利這件重大事件,這才是真正徹查的對象。

左仔這幾天的瘋狂行動,令到俄羅斯這個共產極權國家前特務頭子現任總統普京覺得既好笑又大惑不解,不知道這班搗亂分子到底在搞什麼,所以他作天發表了以下講話,經路透社報導:

  • 普京講笑地說:大使得到秘密資料都不同我們分享,我們就快要處罰他了。(“I spoke to him (Lavrov) today," a smiling Putin said,"I’ll be forced to issue him (Lavrov) with a reprimand because he did not share these secrets with us. Not with me, nor with representatives of Russia’s intelligence services. It was very bad of him.")
  • 我很難想像這些人會炮製這些荒謬和垃圾,我覺得驚奇的是他們用反俄口號來搖動國家的政治情況,他們一是不明白他們這樣做對自己國家的損害,這就顯示了他們是蠢材;另一個可能性就是他們明白一切,是這樣的話他們就是危險和腐敗。("It’s hard to imagine what else these people who generate such nonsense and rubbish can dream up next. What surprises me is that they are shaking up the domestic political situation using anti-Russian slogans. Either they don’t understand the damage they’re doing to their own country, in which case they are simply stupid, or they understand everything, in which case they are dangerous and corrupt.")

普京談話中清楚地顯示,特朗普沒有將任何秘密告訴俄羅斯,並說願意將談話的內容紀錄公開。假如要這樣做來證明特朗普沒有洩露國家機密,真的太可笑了!

絕對應該徹查私通蘇俄!

(但調查私通的對象並非特朗普,而是利用公職

私通蘇俄去賺大錢的克林頓家族犯罪集團!)

左翼傳媒繼續對特朗普進行無情的攻擊,硬要將私通蘇俄的罪名加在他身上,即使到目前為止並無任何證據,但這並不阻止左仔拿著莫須有罪名繼續發揮其逢Trump必反的本性。

明天華盛頓郵報將會有頭條新聞報道,標題是Trump revealed highly classified information to Russian diplomats(特朗普向蘇俄外長和大使洩露國家高度機密),驟眼看好像特朗普變為蘇俄的間諜,我看了整篇文章之後,除了覺得可笑之外,更覺得可悲 — 左翼傳媒的確已經黔驢技窮,你想知道這份垃圾報章指控特朗普洩露犯的是什麼國家高度機密嗎?

wp

特朗普炒了Comey的第二日,他和一班官員接見蘇俄外長和大使,彼此就共同反恐交換了意見,這是非常正常的,在反恐一事上美國和蘇俄是盟友,這對整個世界來說也是好事。華盛頓郵報引用一些官員透露的消息:It was during that meeting, officials said, that Trump went off script and began describing details of an Islamic State terrorist threat related to the use of laptop computers on aircraft.(官員們說,在那次會議上,特朗普離開了預定的談話版本,開始描述伊斯蘭國家在飛機上使用筆記本電腦進行恐怖威脅的細節)。

ban原來所謂特朗普洩露高度國家機密,就是提到IS利用手提電腦在飛機上進行恐怖活動,這是高度機密嗎?我幾個禮拜前在以色列旅遊時,收到太太給我的電郵,說看到報章報導,英國和美國規定由8個伊斯蘭國家出發來英美的飛機乘客不准攜帶手提電腦上飛機,只能將手提電腦放在寄艙行李內,原因是有消息說IS恐怖分子會利用手提電腦進行恐怖活動。太太問我,這個新措施對我們是否會有影響?我回答太太說,只有幾個伊斯蘭國家出發的旅客會受到影響,我們回程是從以色列飛回美國的,所以不受這個新規則影響。這個消息在報紙上已經廣泛地報導,所以我們這些市民才會知道,請問華盛頓郵報這算是什麼國家高度機密?這簡直是揸住雞毛當令箭,為了抹黑總統不擇手段。有數位當時在場的高官已經公開否認他們談話中有涉及任何國家機密,華盛頓郵報也不得不將這些否認寫在文章內,但華盛頓郵報照樣在文章標題上定了特朗普總統的罪名,是十分卑鄙的手法。

這種一味抹黑不講事實的報導手法,已經是Fake News傳媒的標誌,這樣的垃圾報導,只有讓人對主流傳媒更加鄙視,對特朗普是沒有影響的。這幾天許多左翼人士連同一些所謂共和黨的元老,都繼續要求總統就私通蘇俄這件事指派「特別調查員」,特朗普總統一直都抗拒,原因是他明知道他和他的團隊從來沒有私通蘇俄,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去指派特別調查員,便是開了用特別調查員去進行政治迫害的風氣。可是,在這件事上,我希望總統能夠回心轉意,真的指派獨立特別調查員去徹查私通蘇俄的指控,但真正調查的對象不是特朗普和他的競選團隊,而是希拉莉和整個克林頓基金會犯罪集團。這幫不法分子長期私通蘇俄,罪行是非常清楚的,包括以下已經被報導的行為:

  • 希拉莉當國務卿的時候,將美國20%的Uranium(鈾)賣給俄國機構;
  • 克林頓到莫斯科20分鐘演講便賺取50萬美元演講費,比他平常的演講費高出很多,
  • 賣出 20% Uranium之後,與蘇俄有關係的九個加拿大公司總共捐了一億四千五百萬(145 Million)給克林頓基金。

以上這些是特別調查員需要徹查的對象,我希望特朗普總統盡快指派調查員去徹查,順便也要徹查甚至起訴希拉莉長期用私人電腦系統去洩漏國家機密,為什麼希拉莉要使用私人電腦系統?當然是要隱瞞她的電郵。為什麼要隱瞞?因為內容見不得光。為什麼見不得光?因為她藉國務卿職權在進行私通外國(包括蘇俄)搵錢的非法勾當!請看以下Comey在去年7月5日記者會上清楚指出希拉莉的罪狀(卻當起法官奇妙地宣佈不會起訴她):

這幾天曼加拉的總統證實希拉莉當國務卿的時候,曾向孟加拉施加壓力,要他們「幫助」捐款給克林頓基金會的私人和機構,這不是以權謀私是甚麼?

bangel

5/15/2017

Comey突然成為民主黨英雄

wpost

我叫大家留意左翼份子和主流傳媒對Comey炒魷事件的反應, 果然精彩萬分。

之前,民主黨人人咬牙切齒聲討Comey,因為將希拉莉競選落敗入了Comey數,民主黨議員紛紛公開要求Comey辭職,如今特朗普炒了Comey,這班左翼份子為了打擊特朗普,便跳出來為Comey喊冤。華盛頓郵報還報導說,是因為特朗普不喜歡Comey,所以公報私仇,要將他置於死地。真實的情況是:司法部長與副部長(Comey的上司)認為Comey不稱職,建議特朗普洗牌換人,副司法部長將Comey越權瀆職的事實詳細以書面向總統報告,令特朗普不得不換人。這些原因左翼傳媒一概不予報導,這就是我們最近經常聽到的所謂Fake News。

左翼份子攻擊特朗普的另外一件武器,是說他是因為Comey進行私通蘇俄的調查,特朗普為了停止這項調查所以炒Comey,言下之意就是說特朗普團隊要隱瞞私通蘇俄的事實。其實,到目前為止民主黨完全拿不出絲毫證據證明特朗普團隊私通蘇俄。假如他們有證據的話,拿出來就是了,何必借Comey被炒大做文章呢?

我建議特朗普總統應將調查功夫由聯邦調查局轉移到獨立的「特別調查專員」(Special Prosecutor),但徹查的內容不應該只是有關所謂私通蘇俄事件,更應該一併徹查希拉莉長期洩露國家機密電郵事件,希拉莉助手Huma Abedin長期將國家機密文件傳送給前夫Anthony Weiner(Comey在本月國會聽證會中親口揭露此事),和克林頓基金會利益衝突問題,這才是司法公正。

因此,我建議特朗普總統向全國人民作出以下宣佈:

我親愛的美國國民(My Fellow Americans):

trump前天我宣佈辭退聯邦調查局局長Comey先生,理由已經在副司法部長Rosentein先生的信件上清楚解釋,我建議所有關心這事的美國人細讀這份文件。總的來說,我辭退Comey先生的主要原因,是因為他在處理調查事件上越權及瀆職。聯邦調查局在進行重要的調查時,必須仔細、公正和有透明度,我考慮新的局長人選時也會著重這幾方面。

這幾天,許多民主黨的領袖們(包括參議院少數黨領袖叉燒燒賣Chuck Schumer先生)都建議指派獨立調查專員(Special Prosecutor)去調查蘇俄影響美國選舉這件事,我對他們的建議十分贊同,雖然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證據證明蘇俄曾成功地影響美國的選舉結果,但我同意應由獨立調查專員盡快完成及公開調查結果,以正視聽。因此,我現今正式指派 xxx先生作為這項調查的獨立專員,他將直接向國會匯報調查結果。

同樣地,我認為民主黨這項非常好的建議,應該用作獨立調查其他重要的事件,因此,我亦指派xxx先生為獨立調查員,就希拉莉女士當國務卿時處理機密電郵這件事上,作出獨立的、公正的和詳細的調查,調查結果將會盡快向國會及全國人民公開。我要求調查專員在調查電郵事件時,包括是否有機密電郵流入沒有經過安全檢測的人士手中,與及克林頓基金會有沒有與國務卿辦公室串同出賣國家機密圖利和違反防止利益衝突法規的嫌疑。我亦同時下令司法部要就調查結果作出適當的法律處理,包括起訴甚至逮捕所有觸犯國家法律的人士。

美國的司法制度著重人人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我向美國人的承諾是:假如調查結果證實有抵觸美國法律的行為,司法部必須作出適當的處理。我深信這兩位獨立調查專員必會利用聯邦調查局過去調查的資料,再加上本身獨立的調查,會盡快向國民作出清楚的交代,讓美國公正的司法制度繼續成為全球的榜樣。

謝謝,願上帝祝福你們,亦祝福美國。

5/10/2017

企圖左右逢源的Comey玩完!

170320100449-01-comey-hearing-0320-screengrab-exlarge-169

今日下午(五月九日)特朗普總統辭退聯邦調查局局長Comey,這場Comey鬧劇終於落幕了。It is about time!Drain the swarm!!!

記得去年五月Comey負責調查希拉莉電郵事件,結果弄出一個大頭佛,在記者招待會上Comey列舉了希拉莉各項嚴重的罪行,但在最後時刻竟然宣佈不予起訴,令人覺得他是在玩政治遊戲。當時希拉莉是下屆總統的大熱,Comey既要證明FBI調查得力,另一方面卻要放希拉莉一馬,來為自己仕途舖路。執法人員一旦把玩政治,一定會亂曬大籠。Comey是負責調查,不是負責決定誰對誰錯的法官或陪審團。之後我寫了一篇文章題為「司法公正蕩然無存」,其中有三段是關於Comey處理手法不當, 節錄如下:

1。Comey被稱為政府中少有的正直無私的官員之一,假如這是真的話,整個司法制度的確已經進入一個是非不分,指鹿為馬的可悲境界。記得這位所謂公正的Comey先生,之前負責調查IRS故意刁難保守派機構的非法行為後也沒有採取任何行動。

如今整個美國的三權獨立系統已經被奧巴馬希拉莉之流拆毀,因此才會出現首席高等法官羅拔士訂立新法去讓奧記健保過關,如今Comey先生亦是訂立新法(見下文)讓希拉莉過關,我們已經不能依靠保守的法官或政府官員去執行憲法或法律,因為美國基本上已經進入無法無天的情況,先賢訂下三權並立,互相牽制的系統已經被攻陷。

2。聯邦法例793(f)條針對不當處理機密文件的懲罰,條例完全沒有需要任何故意違法的企圖,Comey先生擅自改變法例,硬將「意圖」(intent)放入法例,這是國會作為立法機構的職責,並非司法部作為執法機構的職責。Comey的行為與羅拔士大法官所為不相伯仲。Comey先生不單立法,亦同時自己擔任法官去裁定希拉莉沒有意圖。

3。Comey先生聲稱「沒有檢察官會在這種情況下提出起訴」,又稱找不到這類起訴的前例,這兩點都是相當荒謬的。前者,Comey先生有否徵詢美國所有的檢察官?他怎麼知道必定沒有檢察官會提出起訴?後者,過去曾有因不當處理機密文件而被起訴判罪的事件,其中有亞裔Bryan Nishimura 一案,因此Comey說沒有前例並不正確。

相信決定要炒Comey是這幾天司法部才決定的事,一位新的副司法部長Rod Rosenstein兩個禮拜之前才獲得國會以94對6票通過就任司法部副部長,他是一位30年的資深司法人員,沒有黨派背景,一向聲譽甚高,受到兩黨議員擁戴。他寫了一封長信,信內詳細列出Comey的罪狀,成為Comey被炒的主要動力。他在信中引用了多名前司法部要員,包括前司法部長Eric Holder,都一致認為Comey失職。這份文件可點擊這裏閱讀

這幾天大家要留意民主黨和主流傳媒的反應,希拉莉最近還說是Comey令她喪失總統寶座。Comey玩的左右逢迎政治遊戲 ,結果是兩面不討好,主流傳媒和民主黨一方面對Comey恨之入骨,另一方面卻必須逢Trump必反,特朗普炒Comey這件事,他們一方面必須大力反對(甚至搬出尼克森水門事件來描黑特朗普,可見多麼黔驢技窮),而另一方面卻是明知Comey誠信已經徹底破產,非炒不可,這是傳媒與民主黨面對最大的難題。

5/9/2017

新的最高法院法官?

選特朗普成為總統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他承諾提名保守和尊重憲法的最高法院大法官。他在競選時已經列出二十位法官,並應承將來提名的法官一定在這20位以內。果然,他第一位提名的法官Gorsuch是20位內。

這幾天有消息傳出,說今年80歲甘迺迪法官將會在6月宣佈退休,他一向都是中間傾左,假如他退休而由保守的法官頂上,最高法院馬上以保守的法官為大多數,對美國以後有非常深重的影響。因此我渴望這個消息是真的。

經過上次選Gorsuch法官,由於民主黨進行filibuster,共和黨議員已經用了原子彈武器改制,只需要51票便可以通過,所以民主黨是沒有辦法去阻撓的。

5/8/2017

宗教自由受到保護

29906170001_5421799756001_5421768543001-vs

5月4日,特朗普總統簽署了一個行政指令,對美國維護宗教自由踏了重要的一步。

奧巴馬執政8年中,對基督教和天主教十分不友善(對回教卻是呵護備至),除了使用國稅局去阻撓保守團體獲得免稅資格之外,在推行奧記健保時,規定所有宗教機構要為僱員提供墮胎保障,即使天主教是反對墮胎的。有兩個機構還被奧巴馬政府控告和罰款,因為他們拒絕為員工提供墮胎保障,其中一個機構是 Little Sisters of the Poor,另一個機構是 Hobby Lobby公司,他們的主要股東是虔誠的基督徒,因此反對為公司員工提供墮胎保險。訴訟最終達到最高法院,都是判兩個機構得直,奧巴馬政府逼害宗教團體和信徒的行動沒有成功。

美國一向有一個叫做Johnson Amendment的修正法案,乃威脅教會牧師假如在講台上談論政治,便可能會被國稅局取消免稅資格。在過去幾十年這個修正案造成教會內不敢談論政治,直接影響宗教和言論的自由。特朗普在競選時答應會取消Johnson Amendment,如今他實行了這個諾言。他簽署這行政指令時,Little Sisters of the Poor 的代表也在場觀禮。特朗普總統對他們說,從此政府不會對你們進行逼害。

有些基督教人士對特朗普總統的行政指令有所保留,認為未能真正完全取消Johnson Amendment,只是強調美國尊重信仰自由,並指令執法機構和政府機關在執法時對宗教團體要忍讓,並要求他們將現行法例作清楚的解釋。我覺得總統能做的已經做了,須知道總統的行政指令是不能直接取消法律的, 因此這個行政指令是很好的第一步,接著總統會在預算法案中提出完全取消Johnson Amendment。

順便一提,最近成為最高法院法官的 Gorsuch法官,一向都 大力支持宗教自由,上述兩個訴訟都在Gorsuch法官的上訴法庭進行訴訟,Gorsuch法官都在判決時強調宗教應該完全自由,並受到法例的保護。

我對總統簽署這個行政指令是十分贊成的。

5/6/2017

我回來了!

Jpeg

我從聖地(約旦、以色列)回來已經一個星期,其實我最近去了兩次約旦和以色列,第一次是3月下旬,當時帶領48位首次到以色列的團友,回來之後十天再帶領26位以前跟過我去聖地的團友重遊舊地,但今次參觀的景點大部分是之前未到過的。這一團中有多位團友在旅程中病倒,可能我感染了他們的病菌, 因此回家後亦感到不適,現在已經差不多痊癒了。

我在這兩個旅程當中一直將照片和報道放在Facebook,請你點擊這裏去閱讀。

今次我們去的地方大部份與聖經舊約(耶穌基督降生前)有關,晚上聚會時我們研讀一些重要的聖經人物,都是與日間 參觀的地點有關的,其中包括:雅各、掃羅、大衛、施洗約翰等人物。我們一邊觀看景點、一面思想這些人物的生平,有甚麼值得我們學習或警惕的地方。

在旅程結束之前,我鼓勵團友們接受三個挑戰,都是與「愛」有關的。第一,願聖地旅遊增加我們愛讀神話語的心志;第二,願我們能更愛以色列和神的選民;第三,是更愛慕主耶穌的再來。

假如你想和我一起去旅遊聖地的話,今年十月份的旅遊團已經額滿,現在我們正在接受明年3月旅遊團報名,詳情請 點擊這裡閱讀。

無煙大炮照放可也

之前我多次提過,左翼分子和主流傳媒指控特朗普團隊私通蘇俄斯的指責是全無根據,如今左翼集團已經開始承認的確是全屬虛構。

3月16日 ,左翼專欄作家Glenn Greenwald刊登了一篇文章,題為「民主黨要員警告支持者不要期望特朗普私通蘇俄的證據」(Key Democratic Officials Now Warning Base Not to Expect Evidence of Trump/Russia Collusion),文章直接指出,這些指控是沒有事實根據的陰謀(fact-free conspiracies),以下是文章的其中一段:

主要的民主黨官員顯然擔心故意挑高人們的期望,現在正試圖壓低這些期望,他們當中許多人試圖表明,這些支持者所持信念沒有理性和證據的依據。(Key Democratic officials are clearly worried about the expectations that have been purposely stoked and are now trying to tamp them down. Many of them have tried to signal that the beliefs the base has been led to adopt have no basis in reason or evidence.)

文章亦引用前CIA主腦和希拉莉的強力支持者Michael Morrell如此形容這些指控:“有關對特朗普競選團隊私通俄羅斯的指控,它沒有一點營火,沒有一點蠟燭,連一點火花都沒有;卻還有很多人仍在尋找這些不存在的證據。““There’s no little campfire, there’s no little candle, there’s no spark. And there’s a lot of people looking for it.”

此外,極左翼Buzzfeed (就是之前訛傳說特朗普在蘇俄僱用娼妓的傳媒機構)亦發表以下的評論: 一個官員稱之為「狂熱的期待」,就是人們盼望該小組剛起步的調查有甚麼發現,在還找不到證據的情況下,這些搞手開始面對實際的沮喪…幾個調查委員會都勉強地說:假如參議院還是無法找到將特朗普和俄羅斯情報部隊連接起來的有力證據,調查工作將被視為虛假的。(Buzzfeed observed, “There’s a tangible frustration over what one official called ‘wildly inflated’ expectations surrounding the panel’s fledgling investigation… Several committee sources grudgingly say, it feels as though the investigation will be seen as a sham if the Senate doesn’t find a silver bullet connecting Trump and Russian intelligence operatives.”)

雖然左翼陣營已經開始公開承認無法證明特朗普私通蘇俄,大部分左翼分子和傳媒仍然繼續報道特朗普正被調查,事實上參議院的調查依然繼續,可是,明知道調查沒有發現任何證據,卻依然繼續大事報導,其目的已經十分明顯,我覺得他們是浪費公眾的時間和侮辱公眾的智慧。

明知指控是虛假還是堅持下去,就像十多年前那位Dan Rather抹黑小布殊的個案一般,在被揭發虛報事實之後,還無恥地辯稱他堅信他報導的是事實。

3/26/2017

人體精妙構造來自智慧創造

今天(星期六)是中國信徒佈道會董事會開會,早上董事們共進早餐,有幸與陳振威醫生和李立人博士談到人體奇妙的構造,獲益良多,謹以我有限的醫學和科學知識記下幾點。

陳醫生告訴我,猴子的DNA結構與人體的DNA結構有90%相同,但其餘的10%要從猴子DNA進化到人類DNA所需的時間為五百億年,無神論科學家估計地球年紀有四十五到五十億年。就算假說地球存在的第一天便有𤠣子,根據進化論,今天還不會有人的存在,更何況根據進化論,地球存在第一天絕對不會就有猴子。所以這個推算已否定了進化論,但無神論科學家未仍然不肯放棄進化論的胡說。

李博士補充說,人體的DNA全部是資訊(information),資訊是需要編碼(coding)和解碼(decoding)處理才有意義的,而進化論從來沒有辦法解釋這些資訊從何而來,更談不上在進化的過程中如何能將這些資訊進行編碼和解碼。他們又告訴我,DNA在人的一生中分50轉續漸消滅,每一轉會令其儲備降低50份之一,而上帝給予人的DNA是應該可以活120年的。

陳醫生又說,女人有XX染色體,男人有XY染色體(Y染色體作用不多),最近哈佛大學科學家發現發現在X染色體中有一段DNA的編碼是讓身體有病能自癒。既然女人有兩一個X染色體,男人只有一個X染色體,男人自癒能力一定沒有女人那麼好,病重也會較多。原因是他們的DNA內比男性多一個Y Chromosome染色體, 這也許是為何女人比男人長壽。我感嘆說,上帝對男人似乎不公平。

他們告訴我,人體的正常的腦細胞彼此是四通八達的,可是,腦癌細胞卻只是與其他癌細胞互相傳達,與其他健康的腦細胞是沒有來往的,現今最新的治癌方法,是一早發現這些自我孤立的癌細胞,然後阻止他們從血管中獲得養料。

我問他們,既然醫生和科學家深深明瞭到人體構造的精妙,怎麼還有醫生和科學家不相信上帝智慧的創造,反而相信機緣巧合,誤打誤撞的進化論?他們都說,人的心假如不相信上帝,便連這些顯然易見的證據也看不到,這是心靈的眼睛被撒旦蒙蔽了。正如羅馬書第一章形容的:他們雖然知道 神,卻不當作 神榮耀他,也不感謝他。他們的思念變為虛妄,無知的心就昏暗了。自稱為聰明,反成了愚拙…

耶和華啊,你所造的何其多!都是你用智慧造成的;遍地滿了你的豐富。(詩篇 104:24)

3/25/2017

健保改革功敗垂成

共和黨修改健保搞到一鑊泡,第一回合功敗垂成,無論怎樣看都是件醜事;我老早說Paul Ryan這個人做事獨斷獨行,估計錯誤,特朗普錯在太信任Ryan,他提出來的健保被稱為奧記健保的翻版,選民投票特朗普是希望他將健保徹底改革,他競選時也信誓旦旦地說要取消健保重新來過, Ryan 的方案是換湯不換藥,在某情度下比奧記健保還不如,這樣改革實在令人失望,不能獲得通過是正常的。也是可喜的,因為證明了共和黨議員們有骨氣,不是應聲蟲。如今健保改革失敗,唯一的好處就是讓特朗普看清楚人民的意願,和Ryan此人的不可靠,以這次失敗經驗作為下次修改健保的借鑒。

其實一個既簡單又有效的修改辦法,便是完全除去每個人都要有健保的規定,即回到奧記健保之前的情況,然後將目前保險公司不能越州競爭的荒謬規例除掉,讓眾多保險公司自由競爭,並容許他們提供各類不同的健保計劃,包括所謂「保大唔保細」的基本保險,讓美國人自由選擇,豐儉由人,買不買由你。然後擴大現有的HSA健保儲蓄計劃,讓美國人用延稅方式支付健保和醫療費用。這正是一個人自由社會應有的模式,硬要人人購買健保,然後由納稅人補貼不納稅的人,是社會主義。

但以上並不能解決奧記健下的低收入白卡,這個實在是很頭痛的問題,因為奧巴馬硬要用其他納稅人的錢,去支付眾多領取低收入白卡產生的醫藥費。他們當中有真正是無法自己負擔的。但亦有許多人是扮窮。去取得低收入白卡。可能他們擁有很多資產。但目前的規例只看收入是不公平的,我提議除了要看收入之外也要考慮資產。

3/24/2017

明天竊聽證據將公諸於世

最近美國政治上的角力主要圍繞著兩件事:民主黨左翼分子加上主流傳媒一致認定特朗普團隊在競選時私通蘇俄,借著蘇俄力量影響大選結果。這個指控有兩個主要目的,第一,是為希拉莉慘敗解畫脫窘;第二,是要抹黑特朗普政府是一個靠外國勢力而當選的不合法政府,可是,到目前為止未有拿出絲毫證據,但這不妨礙民主黨與主流傳媒繼續用這個作為打擊特朗普的工具,似乎懷疑指控就等於事實,這些人若不是IQ超低,便是道德破產。
.
另一方面,特朗普公開指責奧巴馬政府在競選期間對特朗普團隊進行非法竊聽,民主黨左派分子和傳媒當然否認,還說特朗普無中生有,胡亂指責,甚至說要以此作為彈劾(impeachment)的理由。之前我曾經說特朗普能夠這樣公開指責,必定已經掌握證據,只是他不馬上將證據拿出來。我繼續持這個看法。

讓我們用常理分析一下這兩件事的可能性。特朗普私通蘇俄有可能嗎?這要看什麼是私通的定義,與蘇俄官員包括大使保持聯絡,絕不算是私通;但串通蘇俄去影響大選結果便大有問題。但大家按常理想一下,蘇俄憑什麼可以直接影響大選的結果呢?就算蘇俄是Wikileaks得到民主黨內部電郵的供應者,這只是將民主黨內部的惡行公諸於世,談不上直接影響大選結果。目前沒有任何證據證明蘇俄或任何外國國家,可以將美國選民的選票改變。因此,民主黨絕對沒有辦法提供任何證據,只能夠繼續製造煙幕,然後便大聲說有煙就必有火,這種自欺欺人的做法,傳媒還是全力支持,實在將傳媒僅有的公信力更進一步摧毀。

前政府非法竊聽特朗普團隊有可能嗎?我看可能性幾乎是100%,因為之前已經有許多實例,奧巴馬政府連盟國首長的電話也竊聽,已經是公開的事實了。他們洩漏了Michael Flynn將軍與俄國大使的談話,若不是從竊聽中得來從何而來?他們洩漏司法部長Sessions曾與蘇俄大使談話,若不是竊聽從何而來?

本星期三國會情報小組頭頭Nunes公開宣佈,的確有竊聽特朗普團隊的行為,他宣布之後馬上被左翼份子及主流傳媒猛烈攻擊,但明天(星期五)國家安全局(NSA)將會向國會提供前政府竊聽的證據,因此這件事明天便會有重大發展,大家要拭目以待。

左翼份子在連串選舉大敗之後,現在能夠做的只是無中生有、散播謠言、抹黑中傷,已經到了黔驢技窮的地步了。

3/23/2017

目空一切的巴比倫王

Nebuchadnezzar

昨天我在三藩市華人浸信會英文堂講道,主題是但以理書第四章,內容是當時的世界霸主巴比倫(今日的伊拉克)王尼布甲尼撒(King Nebuchadnezzar)被上帝折服,終於認識到上帝是唯一的真神。但以理書第四章是一篇十分特別的經文,內容大部分是這位世界霸王的見證,自白了他如何從王位上被拉下來。有七年之久精神有問題,得了一種稱為Lycantropy的精神病,以為自己是一隻野獸。這件事在歷史上也有記載,但在但以理書中解釋了這件事的起因,原來是因為尼布甲尼撒王為人太狂傲自大、目空一切,上帝要他謙卑下來,終於他明白世上的君主王都是上帝給予權力去統治人民,上帝能立也能廢。

由於英文堂的會眾大部分是年青人,我亦趁機用這章經文去評論年青人對總統大選的失望和抗拒,我要讓他們知道,不論他們對特朗普總統的看法如何,他能夠當選是上帝的旨意,換句話說,他是上帝放在總統的職位上,即使他在道德上並非完全人。事實上,上帝在歷史中不斷使用品德有缺欠的人,我勸勉年青人要將不滿的情緒放下,為總統與他的閣員們祈禱,求上帝賜給他們治國的智慧。

尼布甲尼撒王在經過7年的災難之後,精神病被治癒,他終於明白到上帝是天地萬物之間唯一的真神。他見證的尾段更看到他整個宗教觀的改變:

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為虛無;在天上的萬軍和世上的居民中,他都憑自己的意旨行事。無人能攔住他手,或問他說,你做甚麼呢?

那時,我的聰明復歸於我,為我國的榮耀、威嚴,和光耀也都復歸於我;並且我的謀士和大臣也來朝見我。我又得堅立在國位上,至大的權柄加增於我。

現在我─尼布甲尼撒讚美、尊崇、恭敬天上的王;因為他所做的全都誠實,他所行的也都公平。那行動驕傲的,他能降為卑。

主日講道錄影

sunset sermon

我每個星期日都被不同的教會邀請講道,你可能沒有機會聽我主日講道。三月五日我在三藩市逸樂浸信會粵語講道,主題是約翰福音第四章當中主耶穌與一個撒媽利亞婦人在水丼旁談道的事件。你點擊這裡便可以觀看錄影。

特朗普第一個預算案

今早起來,看見特朗普總統的第一個預算案,內中大刀闊斧地切割了大批浪費納稅人資源的機構,包括以下:

Budget cuts
今天許多左翼份子一定會抗議特朗普政府不重視藝術、環保等。這些機構要做什麼都可以,但沒有理由用納稅人的錢,去發揮自己的興趣。這些機構中許多冗員,多年在舒適的環境裡無所事事,做出來的東西對國民沒有任何好處。納稅人辛苦賺回來的錢,應該是用在國防與國家安全方面,特朗普政府在這方面大量增加了預算,可以看得出現在政府的方向。

我對政府的做法是完全贊同的,這些興趣機構要繼續麼?大可向私人籌款,再說,你喜歡做什麼都可以。但請不要用納稅人的錢。

3/16/2017

修改奧記健保實不容易

國會現正商討如何去處理奧記健保,要取消容易,但要訂立一個新的健保制度便不容易,因為奧巴馬已經將健保變成一項政府福利,過去幾年大部份新加入的都是拿免費白卡,福利一旦發出便很難收回。但奧記健保最慘的改變,是多了許多免費白卡的醫療費用負擔,需要由其他健康的和付費的參加者支付,保費當然會大幅度上升。假如不取消或減少65歲以下所謂「低收入白卡」,是無法達到收支平衡的。奧班馬這一招表面上讓窮人得到健保的計劃,已經徹底地動搖了美國的健保制度,如今Gennie妖精已經出了瓶子,要再將它收回瓶子去是不可能的。這也叫做燙山竽,說俗些是叫留下「蘇州屎」給你們嘆。

目前國會的修改議案經過CBO作預算估計後,發覺赤字龐大,明天(星期四)相信不能通過國會,需要重新討論,左翼份子當然會歡呼雀躍,但這個問題叢生的健保是不改不得的。希望特朗普總統組織一個精英小組去更詳細地考慮如何修改,不需要急就章,也不應該給Paul Ryan控制,此君我越看越不喜歡,他做事一意孤行,自以為是。今次搞出一鑊泡,他應該引咎辭職。

目前最急的是減稅方案,去刺激經濟,市場人士都在引頸等待,再拖下去恐怕人們對經濟的樂觀態度會失去,這個股票市場便會有危機可能。

3/15/2017

美國人對經濟比前樂觀

今早政府發表全國就業報告,這個報告特別重要,是因為這是特朗普新政府第一個月的成績,結果數字相當亮麗:全國非農業新職位數字達到235,000,超出19萬預期,時薪亦增加了2.8%,各行各業當中就業情況特別理想的是:建築業、製造業、商業服務、教育及健保。此外,勞工參與率亦升至近期新高的63%,雖然全國仍然有9千4百萬人在就業市場之外,但數字比1月份增加了17萬6千人。整體來說,全國就業的情況的確有相當驕人的增長。

這是特朗普政府執政的第一個月。其實他未有什麼新的振興經濟政策出籠,減稅和修改健保都在商討之中,經濟政策未有任何改變。為什麼就業的情況會這麼快便有改善呢?明顯的並不因為實質經濟政策改變,相信純粹是心理作用:各行各業老闆對經濟前途信心增加,在這種樂觀的心理情況下減少裁員和增添僱員是毫不出奇的,因為訓練新員工需要時間,不能等到經濟真正振興時才採取行動;近期股市節節上升,亦是因為投資者樂觀的心理因素。

另一項令人鼓舞的經濟指標,是一月份聯邦赤字降低了60 billion。奧巴馬政府對抑制赤字一向束手無策,即使近年聯邦稅收屢破紀錄。這班左翼份子只懂得用錢,對控制支出根本不放在心內。

明顯地特朗普政府已為美國帶來新的希望,不單在經濟上,在外交上也開始恢復生氣,這些新景氣是極端左翼分子阻撓不了的。但我們亦不應該忽略特朗普政府面對的重重困難,因為奧巴馬之流的左仔在背後不斷搗亂,但特朗普內閣都是身經百戰的精英,讓我們繼續為他們祝福和鼓勵,因為特朗普政府的成功就是美國和國人的成功。

3/10/2017

玩火自焚

avatar-user-163132

如今整件「私通蘇俄」和「非法竊聽」事件的來龍去脈已經漸露端倪,讓我簡述如下:

奧巴馬屬下的極端左翼份子,由於急急要打擊特朗普,並掩飾過去非法的行為,在特朗普當選之後馬上使用「私通蘇俄」的嚴重莫須有罪名,透過情報機關內的極端左翼份子洩漏特朗普要員與俄國大使的談話,以發動猛烈攻擊,一方面希望能阻止特朗普上台,另一方面去壓制任何對過去政府非法行為的調查。怎知特朗普來一招回馬槍:你認為我們在私通蘇俄嗎?你怎麼知道呢?必定是透過非法竊聽!於是特朗普便公開指控奧巴馬進行非法竊聽,這一招令左翼分子進退兩難,這幾天大家基本上已經聽不到「私通蘇俄」這種論調,取也而代之是窮追猛打「非法竊聽」的指控和調查–這是特朗普連消帶打、以毒攻毒的高招。

用個比喻:有滋事份子在你家前用煙花砲對你進行騷擾,你在屋內拿出噴火器走出來將火噴到他身上,滋事份子不單身上的煙花砲點著,並且連衣服也着火,狼狽不堪,這叫做「吃不了兜著走」。

還有值得注意的,是維基解碼(Wikileaks)又再出擊,它已開始將美國中央情報局竊聽的證據發表,即證明了真有非法竊聽這回事。大家會記得在大選末期Wikileaks天天發表內幕文件,將民主黨搞至焦頭爛額,到目前為止發表的內幕文件都是準確的。

3/7/2017

竊聽事件早已被主流傳媒報導

今日(星期一)特朗普總統沒有發表任何有關被竊聽事件的言論,也沒有拿出任何的證據,但這並不等於這件事已經平息,反而我覺得這件事會被升級到極高的級數。假如特朗普星期六發出的指控是事實的話,奧巴馬政府內的要員可能要面對刑事起訴,因為美國對保護私隱是非常嚴格的,即使政府懷疑市民有犯罪行為,也必須向法庭申請手令,才能進行竊聽。而竊聽選舉對手絕對是犯法的行為,國會已經宣佈要調查這件事。司法部現今是由特朗普政府控制,雖然當中仍然有許多左翼的分子任要職,但始終最高控制權已在特朗普手中,這場好戲必定會繼續。

今天知道為何特朗普突然會發出這項指控,原本一位資深的政治評論員Mark Levin在上星期四發表了相當震撼的報道,他將過去主流傳媒有關奧巴馬政府竊聽特朗普競選團隊的消息串連起來,發覺其實主流傳媒早已知道竊聽在進行中,這幅相當令人震驚的圖畫,就是奧巴馬政府似乎長期進行對異己竊聽和打擊,與之前國稅局和司法部對保守派機構和人士進行迫害手法同出一轍。

假如奧巴馬政府進行了這些非法的行動,將在短期內被公諸於世,也應該面對法律的制裁。為何奧巴馬政權敢如此猖狂呢?相信是他們深信希拉莉必勝;當然,希拉莉做總統這一切不法的事都會被掩蓋。怎知特朗普爆冷勝出,奧巴馬政府馬上開始一連串對特朗普的嚴厲攻擊,包括指控他私通蘇俄,企圖阻撓特朗普就任總統。這個計劃失敗之後,他們繼續爆出各樣從竊聽得來的「秘密私通蘇俄」資料,成功將特朗普的國家安全部部長Flynn將軍拖下馬,接著矛頭指向司法部長Session,最終目的是要壓制特朗普,讓他不能對奧巴馬政府所做的非法手段採取行動,怎料Levin這位Ted Cruz 的支持者,從主流傳媒報道中揭露了長期對特朗普非法竊聽的資料,令特朗普馬上強力出擊。

我希望國會嚴肅和有力地處理這件事,千萬不要得過且過,敷衍了事。

3/6/2017

奧巴馬政府非法竊聽?

看來特朗普總統對奧巴馬竊聽的指控有事實根據,相信已經掌握了充足的證據,這其實一點不稀奇,因為特朗普現今掌控所有聯邦政府機構,前政府的所為都一目了然。奧巴馬以懷疑特朗普私通蘇俄為名竊聽,實際上是在競選前為希拉莉助選,企圖竊聽競選對手電話對話,是犯法的行為。這件事比任何民主黨的指控都嚴重得多,相信特朗普政府會窮追猛打。

tweet1tweet2

這件事對奧巴馬的聲譽和民主黨的前途都會有沉重的打擊,特朗普在1月20日就任,照理應該一個多月前已經知道內情(報導說情報機構頭頭們早已經向特朗普和盤托出),可是他似乎故意不作聲,都現今才拿出來作反擊,在時間(timing)上是高招,可看到特朗普的智慧。的確,就任初期他與奧巴馬還是表面上維持禮貌的關係,當時將事件曝光沒有什麼意思;現今奧巴馬下台後不斷在背後搞鬼,進行顛覆活動,特朗普政府到他們招數差不多出盡時,來一招強而有力的乾坤大轉移反擊,在他最新的推特中指名道姓,控訴奧巴馬竊聽競選對手是犯法的行為,下一步是甚麼,我們很快便會知曉。

3/5/2017

特朗普出推特怪招

特朗普總統今早出怪招,用推特宣佈去年10月奧巴馬總統向法庭申請,在特朗普大廈內設置偷聽器。當時是在競選末期,特朗普選情上漲。今晚主流傳媒為奧巴馬護航。聲稱特朗普沒有任何證據。到底這事是真是假?特朗普怪招的用意何在?

我想特朗普的怪招並非完全虛構,因他現在身為總統兼三軍司令,內部資料應該垂手可得;他能作出這樣的公開指控,未必全無根據。但這個竊聽行動是否真的出自奧巴馬,我是抱有懷疑的。說不定是司法部裏面的左翼分子,為了打擊特朗普競選 ,以特朗普可能私通蘇俄為名,向法庭申請偷聽令,這個並不出奇。假如真的有這事,雖然只是司法部裏面的人員所為,但他們屬於奧巴馬政府內部,故特朗普說是奧巴馬採取偷聽行動 ,從廣義上也站得住腳的。

特朗普出此怪招,當然是要報復左翼份子對司法部長的偷襲,既然你洩漏情報去打擊對手,特朗普也來一招回馬槍,並且擒賊先擒王,讓國民知道偷取情報的不單是俄羅斯,奧巴馬政府一樣使用這個手法去打擊對手。

特朗普假如手上有證據的話,下星期初便可能會公諸於世,到時又有好戲看了。

3/4/2017

蘇俄牌好戲在後頭

這些散播謠言去抹黑對手的技倆,在過去是行得通的,因為通常共和黨都是很「順德人」,凡事逆來順受。但對著針鋒相對的特朗普,他毫不介意與對手徒手搏鬥,民主黨要在溝渠裏面搏鬥也奉陪,總之陪你玩到盡。民主黨從來未見過共和黨會用這種「你爛我更爛」的爛仔作風,這場好戲還在後頭,我們只管慢慢欣賞特朗普如何見招拆招,將民主黨逼埋牆角。

3/3/2017

民主黨猛打蘇俄牌

大選之後,似乎民主黨很喜歡用蘇俄來打擊共和黨與特朗普政府,一會兒說特朗普與俄羅斯眉來眼去,一陣又說特朗普閣員與蘇俄互通聲氣,轉過頭來又說蘇俄駭客侵入美國政府電腦,影響了大選的結果。講來講去。都是想透過美國人對蘇俄懷疑與敵對的心態來打擊新政府;奧巴馬下台之前甚至匆匆地推出抵制蘇俄計劃,現今總是想指控共和黨出賣美國利益。這種憑空的指控,並無任何實際的證據。

民主黨絕對不提上一任政府將美國20%的(Uranium)賣給蘇俄,是是希拉莉與克林頓基金的傑作之一,而且希拉莉與奧巴馬一向極力討好俄國,但由於外交無能,俄國一直在國際後面扯線。兩年前,已經因為敘利亞情況混亂,俄羅斯大軍進入中東。特朗普政府是否會以強硬手段對待蘇俄,還是未知之數 ,但特朗普與普京的確彼此惺惺相惜。相信兩國將進行高層談判,希望能達成雙贏局面。外交談判必須從強勢出發,像奧巴馬一般到處低頭道歉、笑臉迎人、這樣軟弱的外交當然越搞越糟。

3/2/2017

看特朗普演講

170228212727-09-trump-joint-address-congress-exlarge-169

昨晚看特朗普總統首次在國會演說,覺得我們終於有一位實實在在為人民做事的總統。他提出來的政綱不一定全部成功,但起碼他會一步步的實幹。在做事的過程當中,他亦會不斷的作出調整,這就是生意人的本色。

看民主黨議員們的反應,覺得他們一樣不會與他合作,但他只要有少數民主黨議員支持,便足夠推行他的政綱。當然這是假定絕大部分共和黨議員都站在他那一邊,這也未必是必然的,因為有些好像麥蓋因(John McCain)之類的頑固分子,總是與他抬槓。

今早看見有些左翼傳媒都表示讚賞特朗普的演說,起碼他有總統的風格和氣勢,而且他的開場白是佳作,應該是手下大將Steve Miller的傑作,聽說他女兒也幫忙起草幾段比較溫馨的講話。

今早股市大升,是投資者對他演講的良好反應。整體來說,特朗普號火車已經啟動,還不肯上車的快追不上了。

3/1/2017

分心成大錯

Jimmy Kimmel, Warren Beatty

星期日晚,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中,出現了世紀大烏龍,在最後壓軸時刻宣佈最佳影片時,老牌影星華倫比提和拍檔菲丹娜蕙讀錯了最佳影片名稱,吃炸糊的影片編導歡天喜地到台上來接受頒獎,並且發表勝利演說,演講進行中台上產生大混亂,原來獲勝影片是另外一部。在全球數千萬人觀看下,要將獎牌轉給真正獲勝影片的編導,情況極其尷尬。

事後,各方調查出事原因,原來全是歸咎一個人,就是會計師樓的一名高層代表,他負責將信封交給華倫比提。此人當時在後台拼命自拍和推特,心不在焉地交出錯誤的信封,引發了有史以來最尷尬的烏龍事件。會計師樓除公開道歉之外,拒絕透露如何處置此人,他即使不被炒魷,相信也不會再出現在奧斯卡頒獎典禮。

奧斯卡頒獎典禮收視率不斷下跌,今次事件可能因禍得福。

Target目標錯誤

afatargetboycott-660x330

今早Target商店由於業績不佳、盈利倒退,股價大跌14%。 這間商店本來是消費者和投資者的寵兒,兩年前宣佈支持奧巴馬政府男女共用廁所政策,將商店內厠及更衣室任由男女自由選擇,政策一出,社會反對聲音不絕,商店不加理會, 結果被許多思想保守的消費者(包括本人)抵制,過去兩年業績和股價節節下跌。

一家公司公開地推行極富爭議性的政策,是極其不智的做法。Target的總裁是個左翼自由放縱派,他個人的思想理念沒有所謂,但上市公司要對股東和顧客負責,這兩年這家公司的市場價值已經跌了100億元,請問董事會為何不採取行動撤換總裁,修改政策?再不採取行動,公司會繼續流血不止,股東訴訟必定排山倒海地湧現。

特朗普總統重要演講

特朗普總統今晚將首度在國會發表演說,相信他會清楚地列出他的經濟、軍事、外交、醫保等政策。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講話,但還有些民主黨的死硬派,堅持要與總統對抗,其中包括加州眾議員Maxine Waters,她宣佈將不會出席。眾議院少數黨領袖 Nancy Pelosi 則準備好聯同其他女議員一同穿著白衣,表示支持女權(時至今天還要推廣女權,真是莫名其妙)。這些舉動,其實是幼稚和沒有真正意義的。最近民意調查顯示,大部分美國人(包括民主黨員)都希望民主黨能與總統合作,共同振興美國經濟及軍事。

民主黨是國會少數黨,作不了決定,只能夠搗亂和拖延時間,但這些行為只有令人對民主黨更加摒棄。這些所謂抗議行動,亦顯示了前總統奧巴馬仍在背後牽線,處處要為特朗普政府帶來麻煩,這是十分不得體的做法。
2/28/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