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事件的出路

我這幾天在苦思香港這一場鬥爭如何收科,我想來想去都只有一個結論:彼此妥協,重新啟動。

妥協是要雙方各讓一步,示威群眾(大部份是學生和年青人)方面,你們最初最關注的是引渡法,你們已經成功令政府永久擱置,雖然林鄭堅決不肯用「撤回」這兩個字, 但他說得出「壽終正寢」其實是同等意義,他們再拿出來立法的話可以再次示威抗議,但在這個階段你們這個主要目的已經達到,其實可以鳴金收兵了。鬥爭貴於懂得收和放,如今一直再鬥落去便變成擾民,而且本身的犧牲太大,就像幾年前佔中雨傘運動,最後因為民眾支持率下降而功敗垂成。你們應該見好就收,要記得香港並不是一個真正民主的社會,今次達到撤法的結果已經是難能可貴。為了表達談判的誠意,和讓大家一個休息的機會,我建議所有示威行動應該馬上停止。

政府今次的表現強硬有餘,親和不足,由始至終都漠視1,2百萬市民上街遊行的訴求,612和721兩件事暴露了政府打壓人民的決心,並且在短時間內讓警隊多年建立的信譽一朝盡毀,現在是當權者修補社會撕裂的時候了。政府除了真正要坐下來誠懇地與示威群眾對話,更要主動地擔任醫治社會傷痕的責任,成立獨立調查小組是大多數市民(包括公僕與商家)的意願,政府是絕對沒有理由拒絕的。此外,也應當學效當年麥理浩總督解決警廉衝突的方法:頒布特赦令將所有被捕的示威者釋放,不予起訴。香港社會此刻需要仁政,否則以後必定暴力事件繼續出現,社會持續分化對抗,香港的前途會盡喪。

雙方現時持續撐到底,似乎沒有妥協的餘地,需要有雙方都敬重和信任的調停人出現。我離開香港已經多年,不知道有哪些德高望重的人物可以調停。最近看到嶺南大學校長鄭國漢博士接受學生邀請一同到元朗視察,我與鄭校長是同一時期在Berkeley大學商科就讀,對他有些微認識,我覺得他是一位親和穩重的學者,Berkeley之後他回港多年對香港貢獻良多,由他組織一個調停小組可能相當適合。另一位我認識的是周志堅博士Dr. Cyril Chow,他曾經和我在同一個機構同事,現在他是一位基督教牧者,除了有愛心和智慧之外,還相當有幽默感,他也是參與調停工作的人選。恕我認識的香港人不多,相信一定有其他德高望重之士可以加入調停小組.

香港固然對香港人重要,對中國也是重要,海外華人雖然身在外國,但心中依然熱愛香港,見到目前這個情況委實痛心,但願醫治迅速臨到香港,讓東方之珠再次燦爛。

8/6/2019

 

我寫這段話的時候,香港是8月5日中午時份。今日香港開始三罷行動,暫時不知有多少商號和工作者參加,只知道有超過100班機取消,整個香港一片混亂。

這幾天香港的警民衝突不斷升級,已經到了一個失控的恐怖情況。

我們身處海外只能感到擔憂和傷痛。

上星期我以為中國和特區政府會採取比較溫和的手段,順應民意,撤換特首和成立獨立調查小組,以平息動亂。可惜中國政府用強硬的手法,支持和讚揚警方。如今警民衝突不斷升級,已經到了互毆的情況。民眾到處包圍警局,警察則放手反擊,一個文明社會撕裂到這個程度,我實在看不到如何收拾殘局。

以下這兩段影帶讓你看到香港已經進入民眾互毆,警民對立的暴力混亂情況。明早中國國務院新聞辦開記招,不知道是否會開始動用解放軍維持秩序。

 

 

同情民眾的會覺得警察過份囂張,同情警察的則會覺得民眾是挑釁警察的暴徒,其實雙方都是受害者:警察工作養家活兒,天天疲於奔命,時刻都被民眾臭罵,其實是相當可憐的受害者。(支持民眾的見我為警察呼冤一定會咒罵,因為他們深信警察是魔鬼化身);民眾冒著被捉拿判刑的風險,天天跑出來示威抗議,政府卻對五項要求視若無睹,全無回應,他們心中的憤怒和失望是可以理解的(同情執法者見到我為民眾呼冤一定會咒罵)。這個事件對社會分化和撕裂,令人與人之間互相對立、鬥爭、謾罵,其殺傷力是深遠的。

警察在這件事當中表現如何?612事件之前,民眾對警隊都是尊重的。但612和721元朗事件之後,警隊形象如插水式下跌,之後不斷表現使用過度暴力的現象,現今發展到與民為敵的情況。當然,隨著示威行動升級,並且分區打游擊戰,令警隊疲於奔命,當然不會很好脾氣,所以我看雙方(警隊和示威民眾)都是受害者。誰應該負上今次事件主要的責任呢?我覺得是林鄭,因此她不下台事件不會平息。

這場鬥爭似乎會繼續升級,今天聽到一個傳聞,就是會有黑社會混入示威民眾中向警察投擲汽油彈,令前線警察和防暴隊有傷亡,藉此引起社會譴責示威民眾。假如這樣的事真的發生的話,香港將會進入嚴重動亂的階段,到時難保解放軍不會出動,香港從此不再一國兩制。

除了為香港禱告之外,我想不到我們能做什麼!

8/4/2019

 

7/29/2019最新消息:北京企硬,力撐林鄭與警隊,並謂:社會各界必須堅守法治的基石,支持警隊嚴正執法,並協助特區政府依法施政,穩定局勢,盡快恢復社會秩序,振興經濟,改善民生。

我看這幾天之內香港可能會有巨變, 政府AO和EO已經開始作反, 林鄭已經無法控制局面, 很可能會宣布辭職, 由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暫代, 好似當年董建華辭職由曾蔭權頂上.昨日張建宗開記招係前奏, 必定是中聯辦首肯甚至催谷, 當然得到北京同意.張建宗會以和事老的姿態出現,很可能會宣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並且宣佈撤銷<修訂逃犯條例>.. 推行與這些政策應該可以滿足示威者的要求, 讓越搞越烈的情況平靜下來.與林鄭同時下台的可能是已經被架空的警務處長盧偉聰, 改由二哥鄧炳強接替, 相信新界的警隊領導會被替換, 也會加強逮捕白衣人.

7/26/2019

Cheung

痛心疾首!!

HK3

HK2HK1

昨晚至今早我在看香港元朗恐襲事件,簡直不能相信這樣醜惡的事會發生在香港,看完之後我初步的結論是:香港警方故意縱容黑社會攻擊手無寸鐵的群眾(甚至衝入地鐵車廂見人就打)嫌疑甚大,大批穿白衣的凶徒肆無忌憚的在西鐵站內施暴長達一個小時, 警隊和防暴隊剛剛好就是一個小時後才姍姍來遲,所有暴徒施施然離去, 沒有人被警方檢查身份,更沒有人被捕,彼此必然已經有默契。這種警匪一家親的現象在一個文明和法治的社會是令人髮指和震驚的。

現在問題是背後誰是黑手?沒有上頭指令,執法人員如何會公然與黑社會凶徒同一個鼻孔出氣?社會如何還有法治?這是一個民革和法西斯恐怖主義的情況,香港將會踏入萬劫不復的境地。我正想將我心中的疑點寫出來,有人傳來香港一名消當時在消防控制中心當更的人員提出疑點,節錄如下:

1.元朗在夜晚9時左右已經有零星襲擊事件,當時還有eu車到場處理事件。網上消息由下午開始已經有白衣人聚集,亦有市民已經報警,所以警方是一早知道白衣人聚集事件(白衣人有申請不反對通知書嗎?)

2.元朗站事件最早到場的救護車治理病人時已經被白衣人圍困,要求警察增援但警方未有理會。現場aio(ambulance incident officer,可理解為大型事故救護車現場指揮)到場後多次要求警方到場,但遲遲未見蹤影。

3.有市民報案元朗站發生火警,使控制中心可調派消防車到現場 (不鼓勵大家虛報火警,但大家要知道,消防同事一接報求助就會調派車輛到現場,在無警狀態下,這或許是唯一求助方法)消防救護職責係救災扶危,而不是對抗暴徒,請警察專重自己的職業,你地有防暴裝備,我地無。同為政府體系一份子,我們已經是警方為數不多的盟友了,警方做法已經是在出賣同袍,幸好未有伙記受傷,否則警方難辭其咎。

4.上次圍警總,有同事踢爆警察拒絕使用直升機接載 “病人”,管理層已經奉勸大家恪守政治中立原則。但不平則鳴,繼續縱容警隊惡行只會令情況愈演愈烈,一旦情況失控另伙記有傷亡,管理層們過意得去嗎?

這位消防人員以這八個字結束:警黑合作,恥與為伍。

今早林鄭連同眾高官舉行記者招待會,記者們窮追不捨,這班高官竟然拂袖而去。特朗普經常與記者針鋒相對,但從未嘗walk out,香港又創另一歷史。請看記招錄影。

「焦點訪談」講香港情況

今天(七月三日)早上我在星島中文電台「焦點訪談」節目講到香港的情況,錄音已經取走廣告,歡迎收聽

我看香港反送中運動

hong kong

相信大家都留意香港反送中運動的發展. 我十分敬佩香港年青人肯為理想和公義站出來, 看到200萬人上街的畫像, 看到「摩西過紅海」般的紀律, 令我很為香港的下一代自豪. 這班不是只會咪書和打機的後生仔, 乃是關心國家大事和香港前景的理想者. 我看的時候都會默默為他們禱告和祝福.

這是繼幾年前佔中事件失敗之後捲土重來的運動, 上次佔中轟轟烈烈之後功敗垂成, 年青人心中都有一股怨憤, 今次無端端要訂立引渡條例, 他們覺得中國對香港「50年不變」的諾言已經落空, 之前答應普選的諾言早已幻滅, 加上政府今次處理事件的手法有問題, 特首林鄭兩次記者招待會中態度傲慢, 一發便不可收拾. 示威者要趁住G20會議爭取國際支持, 已經等不及7月1日再來大遊行, 昨日開始包圍政府機構辦事處, 包括警察總部, 我相信由現在到7月1號將會繼續下去, 香港有排混亂了.

其實每個國家都有引渡條例, 不然必定成為犯罪分子藏污納垢的庇護所, 故不論送中法是由中國抑或香港香港政府提出, 立法概念本身是正確的. 可是, 香港民眾普遍不信任中國, 年青一輩甚至對中國敵視, 對香港政府高官也不信任, 所以這個時候要為引渡立法在時間上是絕對不適宜的. 林鄭在這個時刻提出,乃缺乏對港人的了解. 雖然這個法例沒有中國認可是不可能進行, 但我相信是由林鄭和身邊幾個高官自動獻身,所以香港搞到這個地步林鄭是難辭其咎的.

看到警方鎮壓手無寸鐵的民眾那種殘暴法, 感到既可惡又可悲. 但我不相信他們當中有中國公安或解放軍混在其中, 香港警方有足夠的警力, 不需要上面幫忙, 兩個完全不一樣的體制, 如何能夠融合在一起而不為人所知呢?今次香港警方在全世界面前暴露了殘暴的一面, 失去了道德高地, 這件事繼續發展下去警方只有誠惶誠恐地執行任務, 委實可憐.

如今年青人提出四項要求:林鄭下台, 釋放被捕人士, 宣佈事件並非暴亂, 並永久撤銷為引渡立法.雖然這件事已經成為國際事件, 美國總統特朗普也曾數次提起, 但香港人想借外國力量去達到政治目的, 是太過天真了. 這四項要求政府目前完全不理會, 拖下去年青人能有多少耐力堅持下去? 上次佔中堅持了70多天, 結果還是後繼無力, 最甚的是假如妨礙了其他市民的生活, 失去社會的支持, 結果仍然是失敗一途. 年青人可以天天罷課上街, 其他民眾卻有生活的需要. 運動堅持下去少不免會妨礙民眾生活, 加上社會上不贊同這個運動的人亦不少.老實說, 我對這個運動的前景並不看好,只有繼續為年青人禱告.(附註: 大兒子近月搬到香港居住, 他當然也是站在年青人一邊,因此我對這件事更加關注)

6/21/2019

香港進入動亂狀態

我支持和平、理性、有秩序的遊行抗議,不支持暴力、混亂和攻擊性的行為。香港的<修訂逃犯條例>行動似乎被暴亂者騎劫,一大群示威者擊毀玻璃門,用鐵馬撞擊立會鐵閘,並用鐵枝撬開鐵閘攻佔立法會會議廳,在裡面進行破壞,是沒有任何的法理根據,也會令抗議行動失去市民的支持,情況和結果恐怕會像上次佔中行動相似,這是十分不幸的。

事到如今,香港社會已經災難性的分化,我覺得一方面真正和平爭取反送中的人士要暫時停止示威行動,並與暴亂者畫清界線;另一方面,林鄭政府已無法控制大局,更無法收復人心,中國繼續硬罉這個政府只有令社會更混亂與分化,是更換領導者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