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組司法部勢在必行

我繼續相信特朗普總統將會改組司法部,因為如今總統完全是在挨打的狀態下,整個司法部像是左翼分子的工具(就像先前他們用國稅局留難保守機構,用司法部和CIA打擊和盜聽異己的惡行)。特朗普不是那種一味挨打的人,他那種商人的作風, 是被欺負時必定重手還擊,絕不手軟。而司法部在他整個執政架構裏面是十分重要的,對美國護維持司法公正、政治廉潔亦是十分重要,因此特朗普必定要出手重整司法部。

今早特朗普總統的推特更加增加我對這個預測的信心,他的推特提到兩件事:第一,他直接指出(警告)司法部長正在被重重圍困(beleaguered)當中,假如他再不突圍而出的話,便會被左翼洪水淹沒,站不住腳。 第二,總統再次提出要調查希拉莉和其他犯罪集團的罪行。要進對克林頓犯罪集團進行調查甚至起訴,必須在司法部有一個強而有力、公正廉明、毫不殉私枉法的團隊,不大幅度改組甚至撤換司法部長,是無法有這樣的團隊出現。我們即管拭目以待!

trump tweet July 24, 2017

7/24/2017

司法部可能面臨重大改組

Department-of-Justice-DOJ-USDOJ-seal

美國的司法情況目前出現了一個十分不健康的現象,我感到是不可能繼續下去的,因此我預料特朗普總統將會在短期內有重大的改組行動。

不健康的情況包括以下:

1。司法部長Sessions先生一上任便宣佈迴避(recuse)處理任何有關於所謂「私通蘇俄」的事件,當時特朗普總統已經表示不滿。這兩天總統向紐約時報透露,假如當時他知道Sessions先生會這樣做的話,一定不會揀他作為司法部長。總統這個講話並非無的放矢,必定事出有因。

2。那個所謂「特別顧問」(Special Counsel)慕勒先生(Robert Mueller)本身充滿利益衝突的情況,他一口氣聘用了十多位律師助手,全部都民主黨有密切關係,其中包括曾在克林頓基金工作的律師。這班助手超過九成以上的政治捐款都是捐給希拉莉,可以說由上至下都是「反特份子」,如此調查將無法司法公正。

3。通常指派特別顧問調查某些事件,必定是有清楚的和嚴重的犯法行為,起碼有充份的表面證據,然後才加以調查。現今完全沒有特朗普斯競選團隊私通蘇俄的證據,變成慕勒這班人到處試圖去找尋總統競選團隊私通蘇俄的證據,成為謂一個「釣魚行動」(fishing expedition),亦稱為捕捉女巫(witchhunt)行動,是十分不健康和不公正的。

4。擺在面前私通蘇俄證據確鑿的乃是前政府、希拉莉與民主黨競選總部,他們不被調查和起訴,反而沒有證據的特朗普私通蘇俄卻被群起而攻之,委實是顛倒黑白是非。

5。司法部長Sessions先生不單迴避私通蘇俄事件,連調查希拉里電郵和基金會藉希拉莉當國務卿謀取利益這些嚴重事件也迴避,結果是整個司法部到目前為止軟弱無力,毫無方向,可以說是一無建樹,反而成為攻擊總統的武器。

總括來說,司法部的畸形情況已經為總統和新政府帶來很大的困擾,更嚴重的是缺乏司法公正、人人在法律面前平等的這個金科玉律未見彰顯,因此,特朗普總統可能會出重手,徹底改革整個司法部,包括可能會辭退這個荒唐的特別調查顧問,Sessions先生可能被迫下台,說不定前紐約市長(本身是個經驗豐富的檢察官)Rudy Giuliani朱利安尼會被邀請成為司法部長,整個司法情況便會徹底改變,克林頓家族的犯罪行為可能首次得以制裁。但這些行動必定會產生極大的衝擊,特朗普將會受到空前的攻擊,但若不徹底地改革,繼續下去會陰乾新政府,因此,問題是:要長痛抑或短痛?

7/23/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