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軍顯示特朗普外交手段

180329150840-trump-ohio-speech-large-169kurd

前幾天特朗普總統宣布美國從敘利亞撤軍,美國本來就在敘利亞駐軍不多,在哪裏主要是為了要殲滅ISIS, 如今ISIS已經被打殘, 美國沒有理由繼續派駐軍於如此危險的地區. 一向在哪裏的美軍還有一個任務, 就是保護庫德人(Kurds)不被土耳其攻擊。 庫德人曾協助美國剷除ISIS, 所以很多美國人認為有責任去保護他們. 特朗普宣佈撤軍後受到民主黨猛烈攻擊, 連共和黨人包括Lindsay Graham這些自己友都反對. ABC電視台為了抹黑特朗普, 在報道新聞時說土耳其開始攻擊庫德人, 影片顯示飛彈爆炸引致一片火海, 但馬上被發現是用假影片制造Fake News,只有被迫道歉.

特朗普獨排除眾議, 堅決宣佈美國不能作為世界警察, 他也愛惜軍人的生命, 不願意他們命送異國,他的做法與他經競選諾言相符.

庫德人是一個很特別的古老民族, 是二千多年前瑪代人(Medes)的後裔, 瑪代在主前600年左右被波斯吞併, 成為瑪代波斯國, 從此他們沒有自己的國家和領土, 是一個遊牧民族. 目前富德人口約為三千萬, 分別居住在伊朗,伊拉克和敘利亞北部. 他們一向受到土耳其迫害, 1952年土耳其加入北約組織, 2005年土耳其加入歐盟, 不得不開始尊重少數民族, 於是與富德人講和, 但其實對庫得人的敵意只是稍為收斂. 許多美國人認為美國需要在中東駐軍, 以防止土耳其攻擊富德人.

果然,特朗普一宣佈從敘利亞北部撤軍, 土耳其馬上揮軍進入敘利亞北部, 反對特朗普的人馬上大罵總統錯估形勢, 助長了土耳其的野心, 背叛了親美的富德人. 其實特朗普這一招是高招, 以下為你解釋.

富德人和土耳其長期表示要坐下來談判, 但從來沒有實行, 只靠在敘利亞的美軍維持現狀. 如今美國宣布撤軍, 土耳其以為有機可乘, 揮軍進駐敘利亞, 卻受到伊朗, 敘利亞, 伊拉克和蘇俄譴責, 頓時四面受敵. 同時美國宣佈將展開對土耳實施極其嚴厲的經濟制裁(近年土耳其經濟瀕臨崩潰,Erdogan政權岌岌可危), 至此土耳其才知道情況不好, 馬上要求要與美國展開談判, 明天副總統彭斯等人將飛到土耳其, 相信短期內便會被迫與庫德人達成和平協議, 美國將不費一兵一卒為庫德人帶來和平.

特朗普不是一個政治家, 是一個商人, 他處理外交的手法出人意表別具一格, 不論對待中國或北韓或伊朗, 抑或迫使墨西哥協助解決邊境危機,或迫使歐盟增加軍費, 都不按常理出牌,卻取得一定的成果,

 

10/16/2019

特朗普給Erdogan的信,就像特朗普本人:直接,有力,不像個政治家。

trump-letter-to-erdogan-v2

美國強勢外交化解危機

昨晚我寫下: 「明天副總統彭斯等人將飛到土耳其, 相信短期內土耳其便會被迫與庫爾德人達成和平協議, 美國將不費一兵一卒為庫爾德人帶來和平.」

副總統彭斯與國務卿Pompeo剛剛宣佈, 美國和土耳其達成敘利亞停火協議,土耳其同意不對庫爾德聚居的科巴尼社區(Kobani)採取軍事行動,此外,美國和土耳其同意共同致力於和平解決和安全區的未來,在國際基礎上努力確保與敘利亞接壤的邊境地區的和平與安全。土耳其將暫停行動120個小時,以便敘利亞庫爾德武裝“人民保護聯盟”(YPG)能撤退、所有的軍事行動都將停止,撤軍完成後所有軍事行動將結束。美國已經同意在停火協議實施後撤銷對土耳其的經濟制裁。

眾議院剛剛以354票通過反對總統敘利亞撤軍放棄保護庫爾德人. 其中包括不少共和黨議員,如今特朗普強勢外交幾天已經化解了這場危機, 這班議員不知道有什麼話說。

後記:
在美國與土耳其達成和談協議的前一天, 眾議院以354對60票通過譴責總統由敘利亞撤軍, 眾議院將這個議決交給參議院希望他們也通過譴責, 但需要全體參議員同意才能表決. 參議員Rand Paul投下反對票, 因此這個譴責議案無疾而終. 其實即使參議院也通過, 只不過是表態而已, 對總統沒有任何約束力. 到今天整件事已經成功, 眾議院還要推動譴責, 端的是浪費時間. 但在這個事件當中, 有一班平時十分Pro Trump的眾議員投票譴責, 包括Doug Collins, Devin Nunes, Liz Cheney, Kevin McCarthy, Mike McCaul, John Ratcliffe, Steve Scalise, and Lee Zeldin , 令人相當費解. 我自己的結論是這些眾議員錯誤地以為撤軍會馬上為庫爾達人帶來毀滅性的災難, 全部都會死在土耳其手中, 所以怕他們的選民會歸罪於他們. 事實證明美國可以不費一兵一卒帶來和平. 今次事件發生得很快, 特朗普沒有機會預先向共和黨議員們解釋, 也可能是原因之一. 無論如何, 今次的事件看到傳統的政治解決辦法不一定行得通, 特朗普反傳統的做法反而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