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私通蘇俄事件的前因後果

調查特朗普團隊擾攘了兩年多時間​, 終於特別調查員不得不承認完全沒有特朗普團隊通過的證據, 這場其實是徹頭徹尾的政治迫害, 我一直有作報道, 這裏收集了我所有有關這方面的文章.

Crime-Scene-600-LI

多月來(由他去年11月當選後),特朗普被民主黨和左翼傳媒排山倒海地指控私通蘇俄、企圖影響大選結果,之後因他炒FBI局長魷魚被加控妨礙司法調查罪名。這些嚴重的控罪在擾攘了差不多九個月後,最近因為毫無證據而稍為靜下來,但司法部指派的調查專員Mueller依然繼續進行調查,所以事件還未完全平息。最近我細心研究整件事的前因後果,發覺裏面有重重的黑幕,以下為你抽絲剝繭地分析。

事件開始:2015年9月

這個所謂特朗普私通蘇俄事件,在2015年9月開始,當時特朗普剛宣佈競選,本來人人以為他毫無希望,怎知他甚受選民歡迎。當時共和黨內有不知名的人士或機構,僱用了一家名叫Fusion GPS的「起底公司」,去發掘特朗普的醜史,企圖在初選中作打擊特朗普之用。

民主黨接手:2016年5月

2016年5月,特朗普正式成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這個不知名的人士或團體當然不再僱用Fusion GPS。就在這時,民主黨總部決定接手僱用GPS公司,繼續發掘特朗普的醜史,用來作大選的攻擊武器。

GPS公司在2016年6月僱用了一名叫Christopher steele的老牌英國間諜,由他負責對特朗普作進一步的調查。由2016年6月至12月期間,Steele發表了多份調查報告(閱讀報告可點擊這裏),內容充滿了所謂特朗普私通蘇俄的證據,並包括一些不可思議的所謂事實,例如說特朗普和他的競選團隊,曾在捷克與蘇俄的代表秘密會面,並說在這次旅程中,特朗普住在以前奧巴馬總統住過的套房,為了侮辱奧巴馬總統,特朗普安排了兩名妓女到他的酒店房間,並授意妓女在床上撒尿。這個充滿假消息報告出來後,被民主黨總部分發到各傳媒機構,企圖中傷特朗普,怎料但由於裏面的指控太驚人,亦沒有任何證據去證明內容屬實,發表後假如是假資料便必定被特朗普以誹謗控告,因此一直都沒有傳媒機構願意刊登。

既然這個報告沒有在大選期間刊登,對大選沒有產生什麼作用。可是,報告的內容成為媒界人士茶餘飯後的談話材料,是公開的秘密,但沒有傳媒機構敢發表,因為沒有任何的證據。

大選之後:2016年11月

大選過後,民主黨開始用特朗普私通蘇俄來誣衊他,同時藉此解釋為何希拉莉慘敗。奇怪的是,FBI和CIA等聯邦調查機構開始介入,並主動地將這份報告傳出去,首先是傳給共和黨議員McCain麥凱恩,由他將報告傳給某些國會議員,因此亦流入傳媒的手中。另一方面,FBI局長Comey將這份報告向奧巴馬總統和候任總統特朗普匯報。由於FBI和CIA主動發出報告,傳媒機構於是覺得這份報告的內容必定屬實,首先由網上八卦網站Buzzfeed將報告35頁內容公開(閱讀報告可點擊這裏),接著報章和電視台也紛紛 當作真實消息報導,一時之間天天新聞都是報導所謂「特朗普私通蘇俄」的莫須有罪名,引發國會進行調查,FBI也公開地加入參加調查,整件事件從此鬧得一發不可收拾。

聯邦調查局角色可疑

gone_fishing_2928055

在這件事中FBI和Comey所扮演的角色值得深究,內中似乎有莫大的陰謀。原來FBI早在2016年10月大選前已經介入,證據顯示FBI曾付Steele5萬元去搜集報告內容的證據(先發表報告然後去找證據,這種手法之卑劣實在無以復加!),這個Steele除了是個小說作家(無中生有地製造事實),還是個騙子,袋了FBI 5萬元一點證據都找不到。雖然如此,FBI依然在大選後不斷對國會和美國人宣稱正在調查報告內有關私通蘇俄的線索,時間上與希拉莉在大選落敗後歸咎於特朗普私通蘇俄配合得恰到好處!

種種證據顯示,Comey其實一直都在陷害特朗普,包括一直對外宣稱正在努力調查私通蘇俄事件,並同時對外隱瞞特朗普沒有被調查的真相,特朗普上任後4個月後,終於看穿Comey的老狐狸真面目,所以馬上將他革職,但這更令Comey決心要陷害特朗普,故他擅自將與特朗普總統開會談話的內容,透過朋友洩露給紐約時報,迫使司法部指派調查專員Mueller 去對特朗普展開調查。

因此,整個特朗普私通蘇俄的事件,似乎是民主黨聯同左翼傳媒和聯邦調查局局長Comey共同炮製的鬧劇,過去九個月他們明知道沒有私通其事,依然不斷向外洩漏消息,繪形繪聲地指控特朗普,難怪被稱為Fake News。

最新情況

目前社會各界都已經知道沒有特朗普私通蘇俄這回事。反而因這事揭發了希拉莉和奧巴馬有私通蘇俄的嫌疑,整個調查的矛頭這幾天開始轉向民主黨、奧巴馬和希拉莉,有可能奧希兩人都要會被國會傳召作供,因此這件事好戲還在後頭,說不定害人者最終害了自己。我希望公義被彰顯,真正私通蘇俄者和散播謊話去害人者被繩之以法。

6/28/2017

我來回答總統的問題

Tweet3

今天(6月24日)早上,特朗普總統的推特提到奧巴馬政府在去年大選之前,早已經知道俄國企圖攪亂美國大選,為什麼不採取行動(總統的意思應該包括奧巴馬政府毫不作聲)?以下我以問答方式來回答總統的問題。

問:俄國有沒有企圖攪擾美國大選?
答:事實證明的確有,但絕對不是與特朗普競選集團合作私通。左翼份子用了多月時間去試圖找出私通的證據,到如今一點證據都沒有。

其實利用電子監控和駭客入侵來收集情報,是國際上常用的手法,俄國在做,美國也在做,我相信中國、北韓、歐洲各國甚至以色列都在做。

企圖騷擾其他國家選舉的事過去也曾發生,例如奧巴馬企圖阻撓以色列大選、奧巴馬企圖阻撓英國脫歐投票,都是鐵一般的事實。

因此,俄國監控和騷擾美國大選是毫不出奇的。

問:希拉莉任國務卿四年,她的電郵有沒有被外國駭客偷竊?

答:絕對有,而且是輕而易舉的事,普通駭客都能做得到,因為希拉莉四年內所有的電郵都在他家中私人的電腦收發,即所有美國的機密電郵都大開中門,任駭客瀏覽,這是希拉莉犯下的嚴重罪行,至今仍未被調查和起訴。

問:為什麼希拉莉要用私人電腦收發公務電郵?

答:因為她要利用職權為所謂克林頓基金會籌款,這是以權謀私的違法行為,為了掩人耳目必須在政府的電腦系統以外進行,因此Comey在去年5月判決她沒有犯罪意圖(intent)是絕對錯誤和荒謬的。

問:奧巴馬政府事先知不知道俄國企圖騷擾美國大選?

答:當然知道,並且證據確鑿,所以特朗普總統才會出這一個推特。

問:既然知道,為什麼毫不作聲?

答:奧巴馬政府不單默不作聲,還在大選前故意欺騙美國人,說沒有俄國企圖騷擾的跡象(請觀看以下的錄像),亦說美國大選是外國無法騷擾的。當時人人堅信希拉莉必然當選,奧巴馬政府不想揭露蘇俄駭客入侵,一方面是不想為希拉莉當選投下陰霾,另一方面是不想將希拉莉私人電腦事件曝光,因此故意對此事隱瞞和撒謊。最後一個原因,是奧巴馬政府無能,無力阻止外國駭客入侵。

問:大選爆冷,特朗普當選,奧巴馬團隊如何處理俄國干擾大選事件?

答:嫁禍特朗普,訛稱蘇俄與特朗普競選團隊私通,一方面為希拉莉落敗作解釋,一方面抹黑特朗普政府的合法性,還可以令特朗普為應付攻擊疲於奔命,說不定能透過彈劾推他落台。奧巴馬希拉莉集團的卑鄙罪行,即使不要面對起訴,也必定受到歷史的審判。

6/24/2017

我對兩件大事的看法

目前美國兩項最重要的事件,就是所謂「私通蘇俄」的調查, 和美國與北韓的罵戰,以下是我的看法。

慕勒調查是政治迫害

特別調查員慕勒(Robert Mueller)正靜靜地擴大調查網,還開始啟動大陪審團機制,律師團隊muller清一式是民主黨和希拉莉的擁護者,擺明車馬要推翻特朗普,查不出私通蘇俄證據不要緊,因為已經擴大了他調查的範圍,包括特朗普在未做總統之前十年內的商業來往,總之要找到犯罪行為為止。這是甚麼調查?明顯是政治迫害,慕勒是民主黨推翻大選結果的最後武器,慕勒怎能不全力以赴?

特朗普總統本來有權辭退慕勒,他沒有下手是要避免一場政治風暴,所以前一陣他對司法部長Sessions大發脾氣,因為假如Sessions沒有自動離場,便應該由他去將慕勒整個邪惡團隊解散,但現在慕勒可以肆無忌大地作無止境的調查,直到找到罪行為止,反而希拉莉犯罪集團明顯的罪行視若無睹,包括:私通蘇俄,將美國20%鈾(Uranium)賣給蘇俄,以換取大筆克林頓基金會捐款,克林頓收50萬演講20分鐘,此外,希拉莉長期將機密電郵大開中門,三萬多個電郵至今不知所蹤,這些賣國的行為除了國會提過需要調查之外,沒有任何司法行動,難怪特朗普如斯勞氣。

我希望司法部正在調查希拉莉等人,盡快交由大陪審團Grand Jury決定是否應該起訴。不這樣做,美國的司法公正的精神必死。

先定罪,再到處去尋找證據!

民主黨與主流假傳媒咬著特朗普和他的團隊不放,硬要說他們在大選前私通蘇俄,即使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證據,但也停止不了他們一面堅持進行調查,一面透過「假新聞」大放煙幕,已經成為一場witch hunt鬧劇,不知道他們如何收科,但由於已經「洗濕個頭」,不找出一點證據是無法交代的。但證據是不能捏造的,因為有六千三百萬人投特朗普一票,他們不會閉起眼睛任由民主黨和假傳媒隨便冤枉總統。

到底他們有沒有證據呢,你看看下面這個錄影,聽聽他們自己說的話便知道了。錄影最後講話的是Alan Dershowitz律師,他給本身是一位左翼的律師,但他比較有正義感,他被訪問時提出:先斷定某人有罪,然後到處去找入罪的證據,是不符合美國司法和民權的制度。

如今他們不單將矛頭指向特朗普,最近幾天也將他的女婿Jared Kushner揪出來鬥爭,指恐他在特朗普當選之後與蘇俄設立「後門」互通聲氣,提出這些指控的人大概沒有想到,既然他們指控特朗普和他的競選團隊在大選前已經私通蘇俄,還有什麼需要在大選之後由女婿透過後門互通聲氣呢?不是早就已經建立了互通聲氣的渠道嗎?

這些人已經被仇恨掌控,連起碼的邏輯也失去,簡直是到了瘋狂的地步,且看他們如何在美國人面前收拾殘局,自圓其說。可惜的是,這批人阻礙了新政府施政,等於是與人民為敵。

6/1/2017

絕對應該徹查私通蘇俄!

(但調查私通的對象並非特朗普,而是利用公職

私通蘇俄去賺大錢的克林頓家族犯罪集團!)

左翼傳媒繼續對特朗普進行無情的攻擊,硬要將私通蘇俄的罪名加在他身上,即使到目前為止並無任何證據,但這並不阻止左仔拿著莫須有罪名繼續發揮其逢Trump必反的本性。

明天華盛頓郵報將會有頭條新聞報道,標題是Trump revealed highly classified information to Russian diplomats(特朗普向蘇俄外長和大使洩露國家高度機密),驟眼看好像特朗普變為蘇俄的間諜,我看了整篇文章之後,除了覺得可笑之外,更覺得可悲 — 左翼傳媒的確已經黔驢技窮,你想知道這份垃圾報章指控特朗普洩露犯的是什麼國家高度機密嗎?

wp

特朗普炒了Comey的第二日,他和一班官員接見蘇俄外長和大使,彼此就共同反恐交換了意見,這是非常正常的,在反恐一事上美國和蘇俄是盟友,這對整個世界來說也是好事。華盛頓郵報引用一些官員透露的消息:It was during that meeting, officials said, that Trump went off script and began describing details of an Islamic State terrorist threat related to the use of laptop computers on aircraft.(官員們說,在那次會議上,特朗普離開了預定的談話版本,開始描述伊斯蘭國家在飛機上使用筆記本電腦進行恐怖威脅的細節)。

ban原來所謂特朗普洩露高度國家機密,就是提到IS利用手提電腦在飛機上進行恐怖活動,這是高度機密嗎?我幾個禮拜前在以色列旅遊時,收到太太給我的電郵,說看到報章報導,英國和美國規定由8個伊斯蘭國家出發來英美的飛機乘客不准攜帶手提電腦上飛機,只能將手提電腦放在寄艙行李內,原因是有消息說IS恐怖分子會利用手提電腦進行恐怖活動。太太問我,這個新措施對我們是否會有影響?我回答太太說,只有幾個伊斯蘭國家出發的旅客會受到影響,我們回程是從以色列飛回美國的,所以不受這個新規則影響。這個消息在報紙上已經廣泛地報導,所以我們這些市民才會知道,請問華盛頓郵報這算是什麼國家高度機密?這簡直是揸住雞毛當令箭,為了抹黑總統不擇手段。有數位當時在場的高官已經公開否認他們談話中有涉及任何國家機密,華盛頓郵報也不得不將這些否認寫在文章內,但華盛頓郵報照樣在文章標題上定了特朗普總統的罪名,是十分卑鄙的手法。

這種一味抹黑不講事實的報導手法,已經是Fake News傳媒的標誌,這樣的垃圾報導,只有讓人對主流傳媒更加鄙視,對特朗普是沒有影響的。這幾天許多左翼人士連同一些所謂共和黨的元老,都繼續要求總統就私通蘇俄這件事指派「特別調查員」,特朗普總統一直都抗拒,原因是他明知道他和他的團隊從來沒有私通蘇俄,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去指派特別調查員,便是開了用特別調查員去進行政治迫害的風氣。可是,在這件事上,我希望總統能夠回心轉意,真的指派獨立特別調查員去徹查私通蘇俄的指控,但真正調查的對象不是特朗普和他的競選團隊,而是希拉莉和整個克林頓基金會犯罪集團。這幫不法分子長期私通蘇俄,罪行是非常清楚的,包括以下已經被報導的行為:

  • 希拉莉當國務卿的時候,將美國20%的Uranium(鈾)賣給俄國機構;
  • 克林頓到莫斯科20分鐘演講便賺取50萬美元演講費,比他平常的演講費高出很多,
  • 賣出 20% Uranium之後,與蘇俄有關係的九個加拿大公司總共捐了一億四千五百萬(145 Million)給克林頓基金。

以上這些是特別調查員需要徹查的對象,我希望特朗普總統盡快指派調查員去徹查,順便也要徹查甚至起訴希拉莉長期用私人電腦系統去洩漏國家機密,為什麼希拉莉要使用私人電腦系統?當然是要隱瞞她的電郵。為什麼要隱瞞?因為內容見不得光。為什麼見不得光?因為她藉國務卿職權在進行私通外國(包括蘇俄)搵錢的非法勾當!請看以下Comey在去年7月5日記者會上清楚指出希拉莉的罪狀(卻當起法官奇妙地宣佈不會起訴她):

這幾天曼加拉的總統證實希拉莉當國務卿的時候,曾向孟加拉施加壓力,要他們「幫助」捐款給克林頓基金會的私人和機構,這不是以權謀私是甚麼?

bangel

5/15/2017

無煙大炮照放可也

之前我多次提過,左翼分子和主流傳媒指控特朗普團隊私通蘇俄斯的指責是全無根據,如今左翼集團已經開始承認的確是全屬虛構。

3月16日 ,左翼專欄作家Glenn Greenwald刊登了一篇文章,題為「民主黨要員警告支持者不要期望特朗普私通蘇俄的證據」(Key Democratic Officials Now Warning Base Not to Expect Evidence of Trump/Russia Collusion),文章直接指出,這些指控是沒有事實根據的陰謀(fact-free conspiracies),以下是文章的其中一段:

主要的民主黨官員顯然擔心故意挑高人們的期望,現在正試圖壓低這些期望,他們當中許多人試圖表明,這些支持者所持信念沒有理性和證據的依據。(Key Democratic officials are clearly worried about the expectations that have been purposely stoked and are now trying to tamp them down. Many of them have tried to signal that the beliefs the base has been led to adopt have no basis in reason or evidence.)

文章亦引用前CIA主腦和希拉莉的強力支持者Michael Morrell如此形容這些指控:“有關對特朗普競選團隊私通俄羅斯的指控,它沒有一點營火,沒有一點蠟燭,連一點火花都沒有;卻還有很多人仍在尋找這些不存在的證據。““There’s no little campfire, there’s no little candle, there’s no spark. And there’s a lot of people looking for it.”

此外,極左翼Buzzfeed (就是之前訛傳說特朗普在蘇俄僱用娼妓的傳媒機構)亦發表以下的評論: 一個官員稱之為「狂熱的期待」,就是人們盼望該小組剛起步的調查有甚麼發現,在還找不到證據的情況下,這些搞手開始面對實際的沮喪…幾個調查委員會都勉強地說:假如參議院還是無法找到將特朗普和俄羅斯情報部隊連接起來的有力證據,調查工作將被視為虛假的。(Buzzfeed observed, “There’s a tangible frustration over what one official called ‘wildly inflated’ expectations surrounding the panel’s fledgling investigation… Several committee sources grudgingly say, it feels as though the investigation will be seen as a sham if the Senate doesn’t find a silver bullet connecting Trump and Russian intelligence operatives.”)

雖然左翼陣營已經開始公開承認無法證明特朗普私通蘇俄,大部分左翼分子和傳媒仍然繼續報道特朗普正被調查,事實上參議院的調查依然繼續,可是,明知道調查沒有發現任何證據,卻依然繼續大事報導,其目的已經十分明顯,我覺得他們是浪費公眾的時間和侮辱公眾的智慧。

明知指控是虛假還是堅持下去,就像十多年前那位Dan Rather抹黑小布殊的個案一般,在被揭發虛報事實之後,還無恥地辯稱他堅信他報導的是事實。

3/26/2017

蘇俄牌好戲在後頭

這些散播謠言去抹黑對手的技倆,在過去是行得通的,因為通常共和黨都是很「順德人」,凡事逆來順受。但對著針鋒相對的特朗普,他毫不介意與對手徒手搏鬥,民主黨要在溝渠裏面搏鬥也奉陪,總之陪你玩到盡。民主黨從來未見過共和黨會用這種「你爛我更爛」的爛仔作風,這場好戲還在後頭,我們只管慢慢欣賞特朗普如何見招拆招,將民主黨逼埋牆角。

3/3/2017

民主黨猛打蘇俄牌

大選之後,似乎民主黨很喜歡用蘇俄來打擊共和黨與特朗普政府,一會兒說特朗普與俄羅斯眉來眼去,一陣又說特朗普閣員與蘇俄互通聲氣,轉過頭來又說蘇俄駭客侵入美國政府電腦,影響了大選的結果。講來講去。都是想透過美國人對蘇俄懷疑與敵對的心態來打擊新政府;奧巴馬下台之前甚至匆匆地推出抵制蘇俄計劃,現今總是想指控共和黨出賣美國利益。這種憑空的指控,並無任何實際的證據。

民主黨絕對不提上一任政府將美國20%的铀(Uranium)賣給蘇俄,是是希拉莉與克林頓基金的傑作之一,而且希拉莉與奧巴馬一向極力討好俄國,但由於外交無能,俄國一直在國際後面扯線。兩年前,已經因為敘利亞情況混亂,俄羅斯大軍進入中東。特朗普政府是否會以強硬手段對待蘇俄,還是未知之數 ,但特朗普與普京的確彼此惺惺相惜。相信兩國將進行高層談判,希望能達成雙贏局面。外交談判必須從強勢出發,像奧巴馬一般到處低頭道歉、笑臉迎人、這樣軟弱的外交當然越搞越糟。

3/2/2017

 

左派奮力要拖特朗普下台

Election Protests California

左翼份子與建制派(包括兩黨的元老),繼續對特朗普總統進行多方面持續和無情的攻擊,務要推翻去年大選的結果,將特朗普總統拉落台。這種行為是對6千3百萬名投特朗普一票的選民的侮辱,亦是將美國成為世界笑柄的畸形行為。左仔亦深信,即使一時未能將特朗普拉下馬,也可以令他忙於應付接踵而至的猛烈攻擊而無暇施政,其實是要損害美國和美國人民利益的敵對行為。

他們這些仇視行為,其實在特朗普當選後馬上開始。這個所謂「私通蘇俄」(collusion)的指控,內容是特朗普和他的團隊在競選過程當中與蘇聯聯手,入侵民主黨總部和希拉里的電郵系統,將資料盜取後,特朗普團隊與蘇俄共同計劃,按時將偷來的資料透過Wikileaks逐日發表來打擊希拉莉,結果導致她大熱倒灶。這個指控荒謬之處,我已經有多篇文章分析;整件事完全是左翼份子憑空想像出來的,連民主黨內的要員都已經承認沒有任何證據。

既然指控私通蘇俄無法成立,左仔現在的策略改為指控特朗普總統本人妨礙司法公正(Obstruction of Justice),但既然沒有私通蘇俄的罪行,又何來妨礙司法公正呢?左仔只能拿著一點,就是Comey作證時說特朗普希望他們放過已經被辭退的Flynn將軍,就此便要指派特別調查員和十多名律師去調查總統妨礙司法公正?對充滿憎恨的左仔來說,根本不需要證據和邏輯,總之一味製造煙幕,加上主流傳媒助紂為虐,便造成目前這種政治迫害的恐怖現象,實在是令人痛心的。

目前的情況與危機分析如下:

  • 由於在Comey作證之後,司法部第二天便指派Mueller作為調查專員,Mueller跟Comey過去關係密切,在這幾天亦請了十多位都是擁護民主黨的律師作助手,所以無法確定Mueller是否會作出公正的調查。從最壞的角度看,這是一個最厲害的陷阱,即使無法證明特朗普本人妨礙公正,也可能會將他周圍的要員(包括女婿)拖下水,就像以前將副總統Cheney的助手Scooter Libby入罪一樣。這些調查員可以在調查過程當中,問一些很久以前發生的事,被調查者的答案與事實稍有出入,便會被指控提供假證供。
  • 這個調查會不斷有消息洩漏,讓左翼傳媒天天抹黑總統,企圖造出一個腐敗的形象,和令人以為大部份美國人都不支持總統。這種攻擊在以下數年會成為特朗普的重擔,令他施政更事倍功半。(按:根據CNN最近民意調查,7成美國人不希望調查總統所謂妨礙司法公正)
  • 這些所謂調查,已經成為政治的工具–民主黨希拉莉,Loretta Lynch做的明明是違法的行為可以逍遙法外,莫須有的罪名卻不斷進行調查,一個講求法治的國家,到了正邪不分,是非顛倒,黑白不明的情況,是相當危險和可悲的。

毫無疑問這是一場政治鬥爭和政治迫害 ,目的是要特朗普下台,但特朗普是一個非常有決心的人,不會輕易就範,因此雙方的角力會繼續,可惜特朗普雖然是共和黨的總統,而共和黨目前控制兩院,左仔本來應該無法得逞的,但似乎共和黨中不少議員對特朗普的支持度不高,變成特朗普要獨力承擔,實在是不容易的。因此我們應該為他切切禱告,除了求上帝保守他一家的人身安全之外,更賜他智慧和能力去戰勝敵人。

6/20/2017

反對特朗普的兩條陣線

gettyimages-622089650_custom-6b10c85e55da3845ca4d387f39f025c78f8b02c5-s1000-c85

從這幾天發生的事,可以看到民主黨和極左人士反抗特朗普當選,已經到了一個將美國推向內戰的瘋狂地步。

反對派第一條陣線是由前聯邦調查局局長Comey作急先鋒,他在國會作證之後我們才知道,原來在被炒魷魚前已經對特朗普相當憎恨,在當調查局局長時已經不斷洩漏消息去中傷特朗普。如今由他引出這個Mueller的特別調查員(Special Counsel)原來是Comey的死黨,本來要調查特朗普是否私通蘇俄,這條路不通行後,近日改為調查特朗普是否防礙司法。這些所謂調查很可能別有用心,目的是要打擊特朗普政府。我不明白為何希拉莉和Loretta Lynch之流明顯的罪行沒有人去調查,反而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不斷要調查特朗普。特朗普要在以後的日子應付這些調查,只有妨礙了他履行總統的職責。

第二條陣線,是慫恿極左分子襲擊特朗普和共和黨議員。他們有人手拿著像特朗普的血淋淋頭顱,有人在紐約舞台上行刺像特朗普模樣的Julius Caesar,這些不斷的鼓吹和煽動,開始影響 一些持極左思想的人,他們可能真拿起武器來進行攻擊。這兩天大家都在談維珍尼亞州極左人士James Hodgkinson 槍傷多名共和黨議員的事。以後這一類襲擊事件會陸續有來。

目前看來,這兩條陣線沒有停下來的趨勢,因此特朗普政府要面對的困難是非常重大的。這兩條反特的陣線其實是反美和反人民,現在是擁護他的民眾出來支持他的時候,我們也要為總統與家人的人身安全祈禱。

6/15/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