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有關民主黨彈劾總統的文章

兩項彈劾控罪無料到

pelosi-squad-nadler-impeach-cliff.jpg

民主黨用這兩個理由去彈劾總統:濫用職權(Abuse of Power)和妨礙國會(Obstruction of Congress), 兩個理由都不屬於<叛國,賄賂和其他嚴重的犯罪行為>, 他們找來找去都找不到符合彈劾的證據, 只有找這兩個控罪濫芋充數.

讓我們看看這兩個所謂控罪.

憲法第二條給予總統行政和外交事務的全部職權, 包括與其他國家之間討價還價的權力. 總統也是美國司法最高執法者, 國內有貪污舞弊情況總統有責任推動調查. 美國和烏克蘭之間亦有彼此協助調查協議, 所以即使特朗普要求烏克蘭幫忙調查拜登家族貪污情況也在他的權力範圍之內, 絕對不能因為拜登是20名民主黨競選總統者之一便有豁免特權, 因此特朗普在電話中與烏克蘭元首的談話絕無濫用權力.

妨礙國會的理據是司法小組要求特朗普政府交出許多文件, 特朗普使用憲法給予的Executive Privilege 不同意交出,事件交給最高法院去決定, 這個過程是需要一點時間. 但民主黨急於完成彈劾, 不肯等到最高法院決定, 反而將特朗普交給最高法院決定這個行動當為妨礙國會, 其實這是妨礙了憲法三權並立的規定. 交給最高法院決定這個做法早已有先例, 而且昨天最高法院接受了另外三個案件, 都是國會要求特朗普交出個人財務文件而特朗普訴諸最高法院. 最高法院肯接受這些案件, 可見已經承認了當總統和國會之間有爭議的時候, 是應該由最高法院裁定的. 昨天最高法院這個決定, 名憲法律師Alan Dershowitz 認為已經將彈劾第二條控罪徹底擊碎.

兩條所謂控罪根本不屬於彈劾總統的控罪,特朗普也沒有觸犯這兩條控罪, 民主黨簡直就是亂搞. 現在最新的消息是參議院將會速戰速決將彈劾案件撤銷, 但會另外成立小組去調查拜登事件.

12/14/2019

彈劾鬧劇快進入新階段

49638dec-ff95-471d-8f32-d0f9c5963cbc

眾議院司法小組看來明天(12月13日星期五)會通過兩項彈劾總統議案, 下星期交由民主黨操控的眾議院投票,我相信通過的機會極高, 之後會交給參議院辦理, 相信正式彈劾過程會由明年一月初開始. 特朗普會成為美國第四位被彈劾的總統(註:司法小組通過彈劾尼克遜總統的條款,但由於尼克遜總統辭職,所以沒有繼續進行彈劾). 以下是我的一些感想.

1. 民主黨最初提出的罪名是所謂quid pro quo, 後來改為賄賂Bribery, 現在則改為濫用權力(Abuse of Power)和妨礙國會(Obstruction of Congress). 這兩項罪名都與"Treason, Bribery and high crimes and misdemeanors"無關, 根本是相當輕微的罪名, 絕對不能用來作彈劾的理由. 為何民主黨放棄quid pro quo 和賄賂? 主要的理由是無法找到證據, 二來是會突顯拜登父子真正賄賂的行為. 用這兩條輕微罪名去彈劾總統, 讓更多美國人看清楚整件事其實是個政治的迫害.

2. 整個彈劾是由一個隱名的告密者引起, 都現在民主黨都不肯透露這個人的身份, 更不肯讓這個人作證供, 原因十分簡單:這個告密者其實同Vindman 和Schiff 是串謀炮製整個事件, 告密者當然不能曝光, 可見整件事件是黑幕.

3. 這幾天民意調查已經看到大部分美國人不贊成彈劾, 民主黨堅持一意孤行, 因為已經騎虎難下, 但在明年大選必然付出沉重代價.

4. 現在要關心參議院是否會進行審訊, 抑或馬上撤銷控訴. 特朗普總統聲明希望進行審訊, 讓他的團隊可以傳召和盤問證人, 最終被宣判無罪; 司法小組主席Lindsey Graham 則多次說由於整件事太荒謬所以根本不值得審訊, 一到參議院便將它撤銷. 我也希望參議院進行審訊, 因為可以傳召Schiff, Hunter Biden, Joe Biden, Vindman, Eric Ciaramella (告密者)等人, 將整個污穢事件的陰謀公諸於世. 但我相信大多數不會進行審判, 其中一個原因是參議院裏面許多老油條與拜登共事數十年, 有些老牌議員可能以前與烏克蘭有利益輸送關係, 公開審訊不知會抖出什麼臭屎.

5. 最近特朗普民意不斷上升, 股市也是屢創新高, 好像人人都不覺得彈劾會有什麼負面影響.其實我相信許多人都對整件事感到厭倦.

12/12/2019

證據何在?

民主黨宣佈已經完成彈劾總統聽證,總統犯了賄賂,叛國和其他重大罪名證據確鑿, 因此必須接受彈劾. 這個決定快得驚人, 更甚者是幾乎全無證據. 民主黨傳召的證人當中只有一個人直接跟總統談過話, 其他證人所講的全部是道聽途說, 因此講嚟講去都講不出總統犯了什麼重罪需要彈劾, 大家看看這個兩分鐘的錄影便知道為什麼我叫這個做黑箱作業.

這樣濫用憲法中彈劾總統的條款去砌總統生豬肉,只顯露了民主黨的desperation, 陰險和腐敗, 難怪總統民望在過去一個月節節上升.民主黨在大選年這樣亂搞, 將會失去中間moderate人士,明年11月會敗得極慘。這叫做拿起石頭砍自己的腳。

民主黨過去其實好多臭史, 而家啲人唔係好知道歷史, 聽到民主黨鍾意人人都畀福利就擁護.
美國內戰時期贊成黑奴制度的民主黨, 戰後共和黨林肯總統釋放奴隸, 民主黨組織3K黨去逼害南方黑人.60年代黑人爭取民權, 眾議院當中贊成給予黑人民權的民主黨議員只有61% (共和黨議員80%贊成); 參議院中只有69%民主黨議員贊成(共和黨議員82%贊成).當時最出名的分離主義民主黨議員包括Robert Byrd, George Wallace, Strom Thurmond, 等等都是民主黨. 要知道多些這方面歷史, 可以點擊我這個網頁

12/7/2019

彈劾鬧劇繼續上演

今天眾議院司法小組開始公開彈劾聽證,傳召了四個法律教授, 三個是出了名的左派反特分子, 當然眾口一詞地說總統總統犯下不可赦免的大罪, 馬上彈劾要他下台. 第四位Turley教授是一個民主黨員, 他承認沒有投票給特朗普, 但他覺得目前的事實顯示總統並不犯了應該彈劾罪名,並且大力批評目前的彈劾過程並不公平, 整個美國司法系統和將來總統施政造成巨大損害.Tueley教授的開場白只有10分鐘,值得你看一看。

無論如何, 民主黨已經冇路走, 只有向參議院提出彈劾這一條路, 我也希望參議院進行審訊, 因為到時共和黨可以傳召證人, 包括:Hunter Biden, 拜登, Adam Schiff, 所謂告密者等等, 到時整個黑幕真相必然顯露

12/4/2019

彈劾是個政治迫害

191119_abcnl_schiff_opening_hpMain_16x9_992.jpg幾個星期前, Adam Schiff 傳召了一些證人, 希望他們能夠指證特朗普犯了可彈劾的罪名. 其中一個他想羅列的罪名, 是特朗普延遲將四億元軍援發給烏克蘭, 是因為想要脅烏克蘭去調查政敵拜登.這些聽證會並不公開, 而且Schiff 不准任何議員洩漏聽證內容. 在前一個星期公開聽證會之前, Schiff 公開了一些聽證的內容, 但有少數依然保密.

公開聽證會完畢之後, Schiff 才公開一位名為Mark Sandy 政府僱員的問話, Sandy 是聯邦政府Office of Management and Budget (OMB)的一名負責人, 向他查詢的就是為什麼特朗普要延遲發放軍援.

Sandy清楚指出延遲軍援是因為總統想查詢為何其他國家沒有給予烏克蘭合理的軍援, 只是美國提供巨額軍援, Schiff他們問來問去,Sandy的答案都是一樣, 與特朗普自己的講法一致.

顯然Sandy的答案與民主黨對特朗普指控相反, 因此Schiff 扣押了這個聽證紀錄遲遲不公開.

我一直說整個彈劾是個政治迫害和黑箱作業, 以上是另一個證明.雖然幾個星期的聽證都找不出特朗普被彈劾的罪名, 看來民主黨也照樣會提出彈劾, 因為本來的容易都是要抹黑他, 去影響明年大選結果. 但從聽證會之後的民意顯示, 民主黨繼續搞彈劾是自掘墳墓.

11/26/2019

彈劾進退兩難

看了幾天彈劾調查聽證會,每一個證人講的我都細心聽,以下是一些感想:

–眾多證人中只有一個人(Vindman)在總統與烏克蘭總統談話時在場,只有一個人(Sondland)曾經直接與特朗普總統通過電話,其他證人的證供全部是聽回來的,他們都樂於發表自己的意見,但這些都不能作為證供。

–那一個直接和總統談過電話的 Sondland 是美國駐歐盟大使,他在電話中問特朗普對烏克蘭有什麼要求,特朗普回答說:沒有要求(講了二次),只要求烏克蘭總統按他競選時所答應的反貪污政綱去做。

–沒有一個證人能夠提出總統曾賄賂、叛國或犯了任何重罪的證據,在被共和黨議員問話時全部承認沒有任何總統犯法的證據, 要記得這班證人大部份是反對特朗普的。

聽證會到第二天已經開始相當沉悶, 但有兩件事比較新鮮:

1。有一個證人(Homles)聲稱聽到Sondland大使與特朗普講電話,說特朗普在電話當中查詢Sondland大使調查的進度。特朗普之後出來說他的聽覺良好,但從未能在幾呎之外聽到手提電話耳機傳出對方的講話,CNN Chris Cuomo 在電視節目中即場測試,以為可以證明特朗普撒謊, 結果真的兩呎以外完全聽不到無線電話耳機中對方的講話。我也測試過,真的無法聽得到。似乎這個Homles是個撒謊者。.

2。今次聽證會民主黨事先通過修改聽證程序,完全控制了聽證會的操作,但他們漏了一個程序沒有修改,就是少數黨可以在聽證會完畢之前要求多加一天,由少數黨傳召證人問話。共和黨議員果然在最後一天正式要求使用這項程序,因此可能還有一天聽證會,共和黨議員們聲言要傳召拜登父子和那個匿名的告密者,可能還有好戲上演。

下一步會發生什麼事呢? 民主黨要決定是否對總統提出彈劾,由於只需要眾議院多數票通過,他們有足夠的票數通過彈劾的(除非有十多名黨員倒戈相向)。看來他們已經沒有選擇,因為洗濕了頭,即使沒有足夠證據也要做,否則很難下台。但明眼人都知道證據相當薄弱,甚至可以說全無證據,勉強提出彈劾必遭參議院否決。

我一直都認為,彈劾對民主黨有害無益,如今勢成騎虎,只有彈劾一條路,但這個案件一到了參議院特朗普團隊就可以傳召證人,特朗普已經說第一個要傳召的證人就是Adam Schiff!

11/23/2019

 

這是共和黨首席代表Devin Nunes在最後一天彈劾聽證會開始時候的講話, 將整個彈劾過程的荒謬講得非常清楚, 只有5分鐘,值得一聽.

彈劾調查聽證第二天

今天早上起來之後這幾個字一直在我腦海中盤旋: Slings and arrows. 我想到過去這三年特朗普總統和家人受到無情的攻擊, 包括這個彈劾的陰謀, Deep State, mass media 和民主黨(其實他們是三位一體)能夠做的都已經做盡了, 只差未進行刺殺(我們要為總統及家人人身安全懇切祈禱).

三年前10月24日, 距離大選只有一個多星期, 特朗普發表了一個五分多鐘的影帶, 裏面有提到他為了振興美國和扭轉多年的腐敗, 樂意為美國承受 slings and arrows. 看來這並不是政治的宣傳, 而是他的決心. 請點擊觀看,slings and arrows是在4:06

今天的彈劾是對他政治迫害的延續, 看來不論有沒有證據民主黨都會通過彈劾議案(除非有十多名民主黨議員投反對票). 民主黨也知道但可以看到了參議院必定不會通過, 但他們決心要將特朗普成為美國歷史上第四位被彈劾的總統. 今天的聽證會包括被總統炒魷魚的前烏克蘭大使Marie Yovanovitch, 是一個逢Trump必反的Trump Hater, 他當大使的時候公然在外國人面前詆毀總統, 炒他是活該, 但很可能今天他會流淚作供, 訴說特朗普如何搞亂美國既定外交政策, 大家不要忘記, 憲法給予總統釐定外交政策的絕對權力, 根本沒有什麼既定的外交政策, 總統也絕對不可能搞亂自己的外交政策.

共和黨眾議員Jim Jordan在昨日彈劾聽證會中的講話,值得大家聽一聽,你便知道為何這個彈劾事件完全是一場民主黨泡制的鬧劇,勞民傷財之外更妨礙總統和國會施政。希望早日結束.

彈劾調查聽證第一天

impeach

昨天是國會彈劾調查公開聽證的第一天, 作證的是美國駐烏克蘭暫代大使和一名國務院官員. 這兩個人應該是民主黨最有力的證人, 所以許多美國人都想知道到底他們有什麼彈劾總統的證據.經過六個小時的聽證, 當共和黨議員Rep. John Ratcliffe 問這兩名作證者有什麼彈劾總統的理由, 他們無言以對.

他們的證供當中顯示, 這兩個人當總統與烏克蘭總統通電話的時候根本不在場, 他們的證供都是道聽途說(heresay), 他們都提出與總統外交政策的分歧, 他們都是外交的老手, 特朗普新上場新政策新作風, 彼此意見不同毫不出奇, 我們不要忘記總統是外交政策的最高決策人, 這些官員的職責是執行總統既定的政策. 更重要的, 是他們無法指出任何有關總統叛國, 賄賂或其他值得彈劾的罪嫌.

昨天的聽證會更加清楚顯示整個彈劾是一場鬧劇, 本星期五是第二次聽證會, 相信也是同樣結果. 有識之士很容易就看到整件事純粹是政治迫害.

聽證會中最令我詫異的, 是Adam Schiff竟然說他不知道告密人是誰, 這絕對是一個謊言, Schiff似乎撒謊不需要眨眼. 他一直不准共和黨議員公開告密者的姓名, 也不准傳召告密者作證, 假如Schiff根本不知道誰是告密者, 他如何執行他的禁令?一個謊話連篇的人如何作彈劾總統的主導人?

11/14/2019

 

彈劾總統聽證鬧劇

impeachment farce

今天眾議院開始進行彈劾總統聽證這場鬧劇.

我要問幾個問題:

1. 彈劾必須有總統嚴重犯罪嫌疑, 憲法上講明是:叛國,賄賂和其他重大的罪行. 到底總統犯了什麼嚴重罪行?

2. 過去彈劾總統一定兩黨合作, 彼此可以傳召證人, 彼此可以問話, 為什麼共和黨傳召證人必須獲得民主黨同意?為什麼共和黨問話民主黨可以否決?

3. 整個彈劾是由一個隱名的告密者引起, 告密者的身份和背景其實都已經公開了, 為什麼民主黨不肯讓共和黨傳召告密者作證?

4. 整個烏克蘭事件涉嫌烏克蘭應民主黨要求干預美國2016年大選, 也牽涉到拜登父子涉嫌在烏克蘭嚴重的貪污行為, 為什麼這些關鍵問題都不能提出?

這個聽證會是黑箱作業, 整個彈劾亦是一場show, 最終目的都是要彈劾特朗普總統. 民主黨在眾議院是有足夠的票數提出彈劾, 但在參議院必定壽終正寢. 整件事只有兩個目的:(a)抹黑特朗普去挽回民主黨明年總統選舉弱勢; (b)為將要發表的調查報告打防疫針.

民主黨將彈劾變成打擊對手的政治工具,因此這個聽證會絕對是個鬧劇.

11/13/2019

Quid Pro Quo, So What?

Quid-Pro-Quo-Blog

近期由於民主黨搞彈劾總統, 我們不斷聽到這個quid pro quo名詞, 好像是個dirty word, 因為民主黨要彈劾總統的其中一個主要理由, 是他向烏克蘭進行quid pro quo, quid pro quo 這種行為一定是嚴重的罪過, 真是這樣嗎?

Quid pro quo 是拉丁文, 意思就是一物換一物(something for something), 你來我往, 各取所需, 你情我願, 何罪之有?

其實我們每天都在進行quid pro quo, 你到超級市場買餸, 你出錢換取食物, 大家公平交易. 一切商業活動其實都是在進行quid pro quo, 更不要說政治活動, 雙方(甚至多方)討價還價, 最後達成交易協議.

以上是是正常的和合法的quid pro quo, 但當然也有非法的quid pro quo, 例如其中一方用欺詐或勒索的手段進行交易. 在政治上, 使用強權或賄賂的手法進行quid pro quo, 或者以公營私也是非法的. 做這種quid pro quo的是拜登父子,不是特朗普。

民主黨中的極端分子指控特特朗普總統進行quid pro quo, 必然是指非法的quid pro quo. 朗普總統在與烏克蘭總統談話中有沒有使用強權, 賄賂, 以公營私的手法進行quid pro quo?

沒有人認為特朗普像拜登父子一般收取賄賂, 所以指控只限於使用強權和以公營私兩項罪名. 前者是說他用停止軍援去威迫勒索對方, 後者是說他借烏克蘭的手去打擊競選對手(拜登). 這兩項指責都是無的放矢, 根本不能成立.

特朗普的確延遲對烏克蘭發出軍援, 但並非為了迫使烏克蘭進行調查, 烏克蘭早已進行內部貪污調查;更重要的, 是烏克蘭根本不知道軍援被扣押. 特朗普與對方談話中只提過一次拜登和兒子的事, 因為拜登曾經公開承認用十億元援助作為威脅迫使烏克蘭換調查他兒子的檢察總長, 不要忘記特朗普是最高司法者, 他絕對有責任根據1999年美烏的 Mutual Legal Assistance in Criminal Matters條約調查這件涉嫌貪污賄賂案件. 當時美國競選連初選也未開波, 將拜登列為特朗普競選對手實在言之過早.

用quid pro quo作為彈劾總統的主要理由之一, 可見民主黨是多麼desperate。總統在處理外交上應該有絕對自由使用各種手法去應付不同的國家對手, 只要沒有涉及貪污賄賂等不法行為, 國會是沒有權加以規限的, 更不要說用這樣拙劣的理由去彈劾總統。

11/7/2019

民主黨彈劾總統的策略

maxresdefault.jpg

民主黨籌劃彈劾特朗普總統已經有幾年時間, 本來以為慕勒報告結論可以成為彈劾的理由, 可惜慕勒和十多位如狼似虎的調查員(花了納稅人4千5百萬元, 傳召了500位證人,發出了2800張傳票(subpoenas),動用了40名FBI探員)沒有辦法找到特朗普私通蘇俄的罪證. 其實慕勒團隊很早已經知道特朗普沒有私通蘇俄,兩年多時間其實大部份是在搜集總統妨礙司法公正(Obstruction of Justice)的罪證,可惜這方面也是搜集不到證據. 現在民主黨開始通俄門下集, 名叫「通烏門」(Ukarinegate), 比上集「通俄門」更無稽。他們也知道單憑一通電話是無法入彈劾罪的, 現在Adam Schiff的策略與通俄門上集相似: 是在搜集總統妨礙司法的證據. 我們怎樣知道呢?請看以下Schiff 最新的推特。

adam-schiff-tweet-further-build-v2

這個推特的背景是特朗普政府覺得整個彈劾的調查過程不合憲法, 是個不公正的調查,所以一直堅持不參與。民主黨用閉門審訊和不給予共和黨議員參與問話和盤份證人這些蓋世太保的野蠻手法, 用意似乎是要激怒特朗普, 連續堅持不要閣員參與,從而構成障礙司法公正。

要彈劾總統,必須能夠清楚證明總統犯下「叛國,貪污和其他重大的罪名」(Treason, bribery and other high crimes and misdemeanors)。即使Schiff 利用圈套令特朗普總統跌下障礙司法公正的陷阱,我也不覺得足夠構成彈劾的罪名。

要用這種entrapment 的骯髒低下手段來編織彈劾的理由,去推翻由6千3百萬美國選民選出來的總統, 是個驚天的大陰謀, 是美國法治社會所不能容許的. 兩院的共和黨議員除了要同心協力之外, 更要主動出手猛烈還擊, 不要讓普洛西和Schiff為所欲為。

11/3/2019

誰是「告密者」?

tYvrTY3e_400x400

那個所謂「告密者」(whistleblower)的身份已經被揭露,是個CIA在白宮的臥底,這個人(33歲, 名叫Eric Ciaramella)洩露了許多機密,必須接受調查和起訴。難怪Schiff一直不肯讓告密者曝光。這件「通烏門」陰謀好戲在後頭。大家可以聽一聽Glen Beck14分鐘的解說,便知道黑暗的內情。

Russiagate is a much more potent impeachment tool because, if it can be proven, it could be considered Treason (working with a foreign power to influence a U.S. election). Unfortunately for the Democrats, after nearly 3 years’ digging for collusion with Russia by 14 hate-trumpers they have not turned up anything. Now Russiangate II, known as Ukrainegate, is much weaker because it is built on a whistleblower’s heresay, which is immediately proven to be false when the actual transcript is released. Now they have to say the transcript is not complete, and Trump was going after Biden, etc. These are rather lame compared to Russiagate I. In order to add strength to Ukrainegate, Democrats have to resort to closed door (Soviet style) tactics to get anti-trumpers to smear Trump. But smearing would not add strength to impeachment. Where and what is the crime (defined as Bribery, Treason and other High Crimes and Misdemeanors)???

11/2/2019

我對彈劾調查的看法

impeach

眾議院終於通過正式展開對特朗普總統的彈劾調查, 但調查的過程相當一面倒, 例如共和黨需要傳召證人問話須經過民主黨同意. 這樣的調查與以前國會展開調查兩黨合作完全背道而馳.不論民主黨如何進行彈劾調查, 總統都不可能因彈劾而下台, 因為參議院需要三份二票做才能定罪,絕對不會有20名共和黨參議員投贊成票.

假如總統因為一通電話便要被彈劾下台, 這個國家的民主政制也就完蛋了. 總統早已公開談話全部內容, 裏面沒有任何賣國賄賂或其他嚴重的罪行, 根本與彈劾談不上關係. 憲法第二條給予總統權力(與責任)保衛國家和國民的安全, 他也是美國最高的執法者, 司法部正在調查整件通俄事件的起因, 烏克蘭與這件通和事件有直接關連, 假如總統不向烏克蘭提出協助調查其實是瀆職的. 這份transcript人人可以閱讀 (https://sauwingcom.files.wordpress.com/…/transcript-trump-t…), 如此透明的做法還是引來彈劾實在是匪夷所思的. 因此, 整個彈劾事件絕對是一場政治迫害, 是通俄調查的下集.

民主黨要特朗普下台其實不必進行什麼彈劾,12個月後在總統選舉中勝出便可以了。美國立國以來都是使用這個方式顯示民意,一少撮政治人物想走捷徑是不能被接受的。

民主黨當然也知道沒有機會透過彈劾令特朗普下台, 為什麼他們堅持要進行彈劾呢?主要的原因是他們知道IG報告和司法部的刑事調查快將出爐, 裏面必定揭露民主黨各樣嚴重的非法行為, 他們希望推行彈劾調查會掩蓋了刑事調查的聲音, 甚至解釋說這些報告是要向民主黨進行報復.

民主黨這種借司法系統進行政治迫害的做法, 對2020年選情有害無益, 他們應該是知道的, 但在沒有辦法之下只有用這種手法希望可以擊倒特朗普, 但我覺得結果會是適得其反. 我希望特朗普政府繼續抵抗彈劾調查, 即使要透過最高法院訴訟.

11/1/2019

彈劾是無法無天的瘋狂行為

marklevin

昨天(10月13日)晚上Mark Levin(本身是律師,前司法總長首席助理)清晰地解釋為何民主黨使用彈劾去迫害特朗普是一個無法無天的瘋狂行為。看來民主黨利用匿名的告密者去彈劾總統的計劃現在進退兩難, 很大可能這個匿名告密者是Adam Schiff 炮製出來的, 當然不能曝光, 因為會爆煲. 他們怎樣也想不到特朗普會出高招, 將談話紀錄公開. 現在他們已經誓言要進行彈劾調查, 但要調查匿名告密者便要現身, 他現身整個黑局便會曝光, 因此今天Schiff已經說彈劾調查不需要匿名告密者作證, 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現在要取消彈劾調查情況更糟, 因為等於承認整個是黑幕. 聰明如特朗普當然知道民主黨一身潺, 因此不斷鼓勵他們 go right ahead, 且看民主黨怎樣下台.

彈劾不應該成為政治迫害工具

impeach.jpg

這一陣民主黨不斷叫嚷要彈劾特朗普總統, 以下為您提供一點有關於彈劾的資料.

彈劾impeachment並不是一個法律的過程, 而是一個政治的過程, 讓國會在總統涉嫌犯下嚴重罪行(High Crimes and Misdemeanors)的時候可以調查甚至起訴總統. 嚴重的罪行包括賄賂,叛國等罪名.

彈劾的過程首先在眾議院司法或情報小組內討論, 然後提交整個眾議院投票通過是否進行彈劾調查(impeachment inquiry), 只需要超過一半票數便可以通過. 經過調查之後假如決定進行彈劾的話, 便會提交參議院進行聆訊, 由最高法院大法官擔任主審法官, 全部參議員成為陪審團, 之後需要三份之二票數才能定罪. 一旦定罪總統便要下台.

美國開國以來只經歷過兩次彈劾事件, 第一次是內戰之後1868年Andrew Johnson被彈劾, 結果在參議院以一票之差不被定罪. 第二位被彈劾的總統是克林頓, 原因是在國會宣誓作證時作出虛假的證供, 結果在參議院不夠票做定罪. 尼克遜總統因水門事件準備被參議院彈劾, 因有超過三分之二參議員準備定罪,所以他選擇辭職. 因此, 在美國歷史上從未有總統在參議院被彈劾定罪而被迫下台.

其實特朗普總統一上台民主黨議員已經宣稱要進行彈劾, 他們一直未採取行動,是因為要部署私通蘇俄罪名, 因此炮製了慕勒調查這個鬧劇, 怎料慕勒無法找出特朗普私通蘇俄的證據, 於是轉為煽動特朗普妨礙司法公正, 他們使用各種方法去激怒特朗普, 希望他炒慕勒魷魚, 怎知特朗普完全不採取任何行動, 並且提供了超過140萬頁資料, 且讓白宮幕僚包括律師接受問話, 攪了幾乎三年都無法有足夠彈劾的理由, 於是現今開始另一個彈劾的藉口, 就是說他煽動烏克蘭去調查競選對手拜登. 這個理由其實毫不充分, 民主黨自己也知道, 所以目前只有姿勢沒有實際, 因為只是在小組裏面討論, 議長佩洛西聲言進行彈劾調查, 但她從未將事件提交眾議院投票通過進行彈劾調查, 原因之一是啟動調查特朗普也可以傳召證人問話,不記名的所謂「告密者」(whistleblower)身份必須曝光,假如這名「告密者」與民主黨有聯繫必然被揭發。原因之二是是有31名眾議員來自特朗普2016年勝出的地區, 這三十一名眾議員可能不敢贊成調查. 未經眾議院投票根本未正式進行調查, 現在只是在造勢而已.

更重要的, 是即使交由參議院進行彈劾審訊, 也絕對不會有三份之二贊成票, 即是一定通不過參議院. 那為什麼民主黨堅持要進行彈劾?我想是他們看到2020年大選他們處於劣勢, 只有用彈劾這個方法可以削弱特朗普. 但彈劾並不是一個政治的工具, 只會讓共和黨選民更齊心支持特朗普, 因此近期特朗普民望繼續上升, 民主黨這班人可以說是枉作小人了.

10/6/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