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前最後一篇

4af958039942hbl2jwju

今天(十一月六日星期日)我將與一班團友出發到約旦(中途經法蘭克福),之後有十多天遊覽約旦與以色列,下星期二大選晚上揭曉結果時是約旦時間星期三清晨,我將在約旦Amman Cham Palace 酒店收看。

我預測(亦期望)特朗普(Donald J. Trump)先生將擊敗對手希拉莉克林頓 (Hillary R. Clinton),成為美國第45任總統。

我估計特朗普會得到許多「沉默的多數」(silent majority)選民支持,這些是以前不投票的中下層人士和基督教/天主教徒,並且支持特朗普的女性、黑人、拉丁裔、華人等傳統民主黨黨員會比預期多。

我深望大多數美國人會看到目前美國因走錯方向帶來的危急情況,看到世界因美國無能帶來的亂局,看到希拉莉這位美國有史以來最長期腐敗貪污、無能瀆職、冷酷無情、虛假無信的候選人,加上她正被FBI刑事調查,極可能要接受審訊的困境,都不適合當美國總統。

星期二大選之後再見,現今我會為美國和為特朗普祈禱,求天父保守他的人身安全!

補記:

趁著在德國法蘭克福(Frankfurt)機場轉機,有一點空閒時間,說幾句有關Comey宣佈對希拉莉調查維持原判的感想。

希拉莉這件事嚴重的程度並非一般事件,實不應該由Comey一個人承擔,從他七月提出希拉莉「極度不小心」的指證,已經看到的確希拉莉是應該被起訴的,無奈司法部長和總統都不要動希拉莉,Comey知道單憑FBI是無能為力的。因為Comey七月時和今次最正確的做法,是將整個事件交給特別檢察官(special prosecutor)或「大陪審團」(Grand Jury)去處理,兩者都是獨立的,會細心衡量證據去作出是否起訴的決定,民眾也會信服作出的決定。為什麼Comey不這樣做,而包攬上自己身上呢?答案是:FBI無權指派特別檢察官,或將事件交給大陪審團,只有司法部長才有這個權力,而司法部長受奧巴馬指示要制止事件進一步升級,故只能由Comey「宣判」。

這個宣判對星期二大選有何影響?我看對Trump是有利無害,因為更激發民眾認同他「清洗沼澤污穢」(Drain the Swamp)的決心,希拉莉的粉絲本來就不覺得希拉莉所作所為有任何問題,Comey這個宣佈對游離票也沒有太太影響,所以對Trump只有正面的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