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件大事

距離中期選舉只有40多天,這幾天發生的兩件大事看到兩黨鬥爭已經到了白熱化的階段。

第一件事,是這個星期一特朗普總統下令將二百多頁的FISA法庭竊聽申請文件解封,讓美國人看到黑幕的來龍去脈,我在之前已作了分析報導。看過文件內容的議員,都說內容十分有爆炸性,將會牽涉到許多左翼司法機構的「沼澤中人」(包括Lynch,Comey,Brennan, Clapper, Rosenstein,McCabe,Strzok,Page等)。命令發出後,是交給司法部門處理,應該在短期內完成,但可能由於內容太具爆炸性,將會牽連很多人面對刑事起訴,因此這幾天民主黨與司法部及傳媒群起抵抗,企圖阻撓特朗普總統的命令被執行。最匪夷所思的,是國會中4個極左議員竟然聯名發出一封信要求司法部抗拒總統的命名,這個行動完全違反美國憲法,因為司法部是直屬以總統為首的施政部門(executive branch),國會是屬於立法部門(legislative branch),絕對沒有權干涉施政部門的操作,更無權煽動總統屬下抗拒總統的命令。

 

這件事反映了「沼澤中人」極度害怕真相被揭露,因此採取這些激烈的行動,可以說是最後的孤注一擲。

另一方面,國會原定在本週為Kavanaugh法官當最高法院法官投票,最後時刻爆出了福特女士指控三十多年前她15歲作中學生的時候,在一個派對中被當時17歲的Kavanaugh法官企圖強姦。Kavanaugh法官當然大力否認,國會於是傳召福特女士於下星期一到國會作證。今天福特女士的律師宣佈,由於FBI未對此事作出調查,所以她不會出席聽證會。共和黨司法小組議員宣佈,假如福特女士拒絕出席聽證則,會在短期內進行投票。

這件事不合常理之處包括:

1. 范士丹議員在7月已經接到投訴,但她選擇到投票前夕才作公開,企圖拖延投票的意圖相當明顯。

2. 福特女士本身是左翼反特份子,在2012年之前從未作過如此指責,2012年Rommey選舉總統,有消息說他會提名Kavanaugh法官,當時福特女士才向他的心理醫生提起此事,但當時她說的事實與今天的事實有出入。至今她無法記得日期、地點等基本資料。

3。 她提出當時在場有兩個證人,但兩個證人都已經公開表示從沒有見過這件事。

​​4​. 有65名長期與Kavanaugh法官認識的中學同學或同事,全部是女性,主動出來見證Kavanaugh法官從沒有侮辱女性或其他不軌的行動​。一個人是否有暴力傾向或好色,應該有其他事件或人物指證明,不可能只有一件事,很明顯這是Clarence Thomas大法官當年Anita Hill事件的翻版。

5. 福特女士現身後,有一個名叫Cristina King Miranda 的中學同學出來公開指證法官,並說當時許多同學們都知道這件事/但當傳媒要訪問她,並要求她說明事件真相,特別是她有甚麼證據,她表示沒有預料她需要就她的指證提出證明(“I had no idea that I would now have to go to the specifics and defend it… )。福特女士私下提醒她,她的講話中說當時沒有告訴任何人,所以明顯是撒謊,她馬上將她放上臉書的訊息刪除。今天早上,Cristina King Miranda 正式宣佈她並不知道這件事是否有發生(“That it happened or not, I have no idea,I can’t say that it did or didn’t.”。)

以上兩件事,可以看到自由派人士作最後一擊,民主黨已經黔驢技窮,要出到這些低下的手法去企圖打擊對手,而不是用政綱和政績在選舉場上一較高低。假如美國人的眼睛真是雪亮的話,這些詭計都應該不能得逞。因此,我期望在11月的中期選舉美國投票人再次給予左翼民主黨迎頭痛擊。

918/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