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保改革失敗是件好事

正如我所料,共和黨國會搞的健保改革終於第二次功敗垂成,表面似乎是件壞事,但其實是一件好事,請聽我解釋。

正如我前文分析,美國的健保制度給奧巴馬一搞,已經不再是健康保險,而是邁向社會主義的政府健保工具。目前已經浮現的種種問題都是在計劃之內:健康的人保費越來越貴、自付金額越來越高、保險公司紛紛退出、所謂「低收入」(即使他有大筆銀行存款或多個投資物業)的人獲得免費保險(由其他納稅人負擔),再下去就是整個醫療制度由國家一班不經過投票選舉的終生官僚控制,醫療質素大幅度下降等… 共和黨搞的健保改革,只是將其中最差的幾項稍作修改,是換湯不換藥,最基本的問題依然存在,將我前文稱之為「連體」的怪物勉強分拆,只有死快啲,這樣改革是沒有什麼作用的。

如今不再改革,就像特朗普總統說的:讓奧記健保繼續爛下去,直到越來越多的納稅人感到無法忍受,到時才來一個徹底的改革,才有機會成功。換句話說,是要置諸死地而後生,只有這樣才能將奧巴馬故意放落的毒素徹底清除,這也是個釜底抽薪的策略,當然美國納稅人(不是伸手由他人付錢的人)要經過一段痛苦的時候,但由於毒素過於劇烈,不落猛藥病人是沒有辦法生存的。因此,我覺得改革失敗是件好事。

7/19/2017

為何改革奧記健保如此困難?

remove-obamacare.png共和黨國會改革奧巴馬健保,搞來搞去都沒有頭緒,下個星期似乎又要再投票,但我相信失敗的機會居多。為什麼取消和改革健保如此困難呢?以下是我個人的看法。

奧巴馬將美國的健保制度完全推翻,取而代之是一個社會主義方式的國營健保制度,分開兩步進行。第一步是過去幾年我們見到的奧巴馬健保,如今保費大幅上漲,保險公司紛紛離場,整個健保制度瀕臨崩潰,其實都在計劃之內,因為第一步崩潰了,才能引入第二步,就是所謂Single Payer制度,其實就是國有化,整個健保制度完全由政府控制,就像加拿大和英國一樣。這是奧巴馬健保最終的目的。

奧巴馬其實是在美國健保這個水井落了劇毒,現在怎樣搞也無法將毒素排掉。這個毒最厲害的是所謂 Pre-existing Condition的規定 —  所有保險必須接受任何預先存在的狀況,不得增加保費。這個規定是糖衣毒藥,吃下去的時候很甜, 但這個毒是極難化解的,原因很簡單:必須接受 pre-existing condition這個規定已經不再是保險,因為從來沒有一種保險是可以保障過去已經發生的事。有這個規定,誰還在出事(有病)之前購買保險呢?因此,奧巴馬必須迫使人民購買,方法是你不買便要罰款(大法官羅拔士稱為「抽稅 」)。因此,奧巴馬健保的「必須接受任何預先存在的狀況」和「不買便罰」是連體怪嬰,缺一不可。

如今,共和黨國會要保留「必須接受任何預先存在的狀況」規定,卻要同時取消「不買便罰」規定,即硬要將連體怪嬰分開,怎麼能不搞到一頭煙呢?人人都在有病之後才開始購買保險,保險公司必定無法生存!

要解決這個問題,要從「必須接受任何預先存在的狀況」規定入手,要將「接受任何預先存在的狀況」的社會福利(welfare –不是保險)與健康保險(不接受任何預先存在的狀況)分開,前者政府可以讓低收入和低資產的病人以領取福利的方式獲得醫療服務(甚至讓他們領取白卡),有能力的人要自己負擔,一定要維持「接受任何預先存在的狀況」健康保險的話,這種特殊的保險保費必須比一般保險的保費高很多,才不會鼓勵人人等到有病時才買保險。本身身體健康(沒有pre-existing condition)者,可以自由選擇購買沒有「必須接受任何預先存在的狀況」的健康保險,豐儉由人,買不買由你,甚至可以購買保費最低「只保大件事」的保險;這些保險的保費一定要透過讓保險公司跨州自由競爭而大幅度下降,讓人人都可以輕易購買。

健保改革功敗垂成

共和黨修改健保搞到一鑊泡,第一回合功敗垂成,無論怎樣看都是件醜事;我老早說Paul Ryan這個人做事獨斷獨行,估計錯誤,特朗普錯在太信任Ryan,他提出來的健保被稱為奧記健保的翻版,選民投票特朗普是希望他將健保徹底改革,他競選時也信誓旦旦地說要取消健保重新來過, Ryan 的方案是換湯不換藥,在某情度下比奧記健保還不如,這樣改革實在令人失望,不能獲得通過是正常的。也是可喜的,因為證明了共和黨議員們有骨氣,不是應聲蟲。如今健保改革失敗,唯一的好處就是讓特朗普看清楚人民的意願,和Ryan此人的不可靠,以這次失敗經驗作為下次修改健保的借鑒。

其實一個既簡單又有效的修改辦法,便是完全除去每個人都要有健保的規定,即回到奧記健保之前的情況,然後將目前保險公司不能越州競爭的荒謬規例除掉,讓眾多保險公司自由競爭,並容許他們提供各類不同的健保計劃,包括所謂「保大唔保細」的基本保險,讓美國人自由選擇,豐儉由人,買不買由你。然後擴大現有的HSA健保儲蓄計劃,讓美國人用延稅方式支付健保和醫療費用。這正是一個人自由社會應有的模式,硬要人人購買健保,然後由納稅人補貼不納稅的人,是社會主義。

但以上並不能解決奧記健下的低收入白卡,這個實在是很頭痛的問題,因為奧巴馬硬要用其他納稅人的錢,去支付眾多領取低收入白卡產生的醫藥費。他們當中有真正是無法自己負擔的。但亦有許多人是扮窮。去取得低收入白卡。可能他們擁有很多資產。但目前的規例只看收入是不公平的,我提議除了要看收入之外也要考慮資產。

3/24/2017

修改奧記健保實不容易

國會現正商討如何去處理奧記健保,要取消容易,但要訂立一個新的健保制度便不容易,因為奧巴馬已經將健保變成一項政府福利,過去幾年大部份新加入的都是拿免費白卡,福利一旦發出便很難收回。但奧記健保最慘的改變,是多了許多免費白卡的醫療費用負擔,需要由其他健康的和付費的參加者支付,保費當然會大幅度上升。假如不取消或減少65歲以下所謂「低收入白卡」,是無法達到收支平衡的。奧班馬這一招表面上讓窮人得到健保的計劃,已經徹底地動搖了美國的健保制度,如今Gennie妖精已經出了瓶子,要再將它收回瓶子去是不可能的。這也叫做燙山竽,說俗些是叫留下「蘇州屎」給你們嘆。

目前國會的修改議案經過CBO作預算估計後,發覺赤字龐大,明天(星期四)相信不能通過國會,需要重新討論,左翼份子當然會歡呼雀躍,但這個問題叢生的健保是不改不得的。希望特朗普總統組織一個精英小組去更詳細地考慮如何修改,不需要急就章,也不應該給Paul Ryan控制,此君我越看越不喜歡,他做事一意孤行,自以為是。今次搞出一鑊泡,他應該引咎辭職。

目前最急的是減稅方案,去刺激經濟,市場人士都在引頸等待,再拖下去恐怕人們對經濟的樂觀態度會失去,這個股票市場便會有危機可能。

3/15/2017